搜索结果

邪王强娶妃你莫属

银杏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现代的佣兵女王严逐玥,一朝意外死亡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难道人死后其实并没有奈何桥,更没有能忘记前尘往事的孟婆汤?这算穿越?重生?新生?所幸这婴儿是个官二代,有个当大丞相的爹,这一辈子可以混吃等死,甚至做个纨绔了吗?严逐玥看着短胳膊短腿,郁闷!   混吃混喝好不容易长到了五岁,却被太后一纸赐婚,指定了终生。我可以不嫁给皇家人吗?心堵!   看他可怜兮兮,任人宰割的模样,好吧,实话实说看他颜值不低的份上,当然也为自己今后不为寡妇或者背上克夫的名声上帮一帮他啰。   十年的维护,十年的暗中帮扶,成就了名满天下的逐月公子,叱咤风云的战神东云。   三年孝期守满,嫡女归来,为最亲的人复仇,斗继母,毁长姐。终于把身边的臭虫清理了,原以为这一生该如童话故事一般有个美好的结局,从此男女主角过上甜蜜幸福的生活。没想到却得到一句不想成一对怨偶,心,真的好痛!   罢了,爱上他是自己的事与他无关,别再为难!“强扭的瓜不甜,今日签下了这合解书,你我就是路人甲,路人乙,再无瓜葛!”严逐玥决绝地道。感情之事,姐不会乞求。好吧,姐成全你!   “路人甲,路人乙?休想!”太后崩百日后,申屠云眼眸微眯,霸气四溢。逐玥,你是本王的月亮。想要与本王划清界限,休想!“王爷,大爷,这般偷人算什么?”某女唇角猛抽。   “偷人?就算是偷,本王偷的也是本王的女人!”某男一本正经的回答。   “大爷,您老年痴呆了,咱们签了合解书的?”严逐玥怒:“你这是强抢民女!”   “嗯?合解书?本王不记得。本王只记得该记得的,那就是你是本王的王妃。”某男邪肆一笑。   混蛋、无赖……   本故事纯属虚构,拒绝较真!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泉青叶 | 未来世界 |
  海恩·墨尔顿,全星际最战功赫赫的3S级将领——正派,正经,正义,正能量!被誉为男人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顶配机!   传说他女色不喜,男色不近,但其实他生理不举。   星际时代,结婚不是父母包办,不是自由恋爱,而是中央光脑基因匹配。   海恩的基因匹配率最高对象是古医世家之女姜盈,全星际最声名狼藉的体质精神双废柴——妖艳,浮夸,烂俗,超辣鸡!   结婚前一天,姜盈的父母闹离婚,她爸不要她,她妈不要她,认识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全星际网民都在喷她臭狗屎也妄想插鲜花。   姜盈崩溃了,“你们要是离婚我就去死——”   结局很美满,父母离了,她也如愿死了。   紧接着她又重生了!   重生的姜盈脚着吧,不能再犯傻为别人去死了,她应该为自己而活!   虽说活着也是一堆烂摊子,但有句话说的好——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对父母:随便离!但我名下的财产谁也别想吞一分!   正派老公:聘礼嫁妆都归我,另送我一台机甲,新婚百日后就离,同意了?好,嫁!   自打有了钱,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也不浮夸了,也不烂俗了,废柴一下子也开窍了——叮,星际第一药师已上线!   ★--★--★   海恩眼中的姜盈:   第一面:疯子!第二面:虚伪!第三面:狠毒!第四面:凉薄!   N面之后,海恩的不举顽疾无药自愈了:虚伪狠毒的凉薄小疯子我要了!   姜盈想掀桌,没敢。   姜小怂:“小哥哥,你长这么帅眼睛却是瞎的么?看看我的妖艳浮夸烂俗超辣鸡啊!说好的新婚百日就离呢?做人得厚道。”   海恩笑,放出了精神幻兽狮虎兽:“宝贝儿,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能再说一遍吗?”   姜小怂:“小哥哥我爱你!”   海恩:“乖!来,到新婚百日的时间了。”   姜小怂:摔!你丫不是说没听见?还有,你这么饥渴你部队领导知道么?   ★--★--★   姜盈眼中的海恩:   恐怖!恐怖!恐怖!   姜小怂特别想问候宇宙全家:到底谁特么的传此男正派正经正义正能量的?玩黑的玩阴的玩污的玩见不得人的,放眼全宇宙还有人盖过此男吗?   海恩:“宝贝儿,你又在想我吗?”   姜小怂:“小哥哥我爱你!”   海恩:“乖!来,新婚百日的时间又到了!”   姜小怂:……   她脚着吧,再死可能会是肾虚而死。   ★--★--★   自带雷点:   男女主的父母都是亲的,不洗白。   男主是欧式帅哥,金发蓝眼一米九各种能力强强强。   双洁1V1,先婚后爱有包子,虐渣打脸有逆袭。   欢脱爆笑,励志成长,花好月圆人渣全都死光光!   ★--★--★   狮虎兽携老祖宗小银杏震天一吼:“放入书架”的都是宇宙绝版漂亮小姐姐!   ★--★--★   每早九点更,通知见评论!   怂怂推荐旧文〈吻杀〉和〈污敌〉!   

情深蚀骨总裁先生请离婚

顾美人 | 豪门世家 |
  [一对一,大宠小虐]   【生活篇】   某天,萧太太逛街时正和某男性好友聊天,恰好遇到萧先生打电话查岗。   在她身后,萧先生一脸阴戾地看着前方笑得迷醉的女人,慢慢对电话里道,“太太,你要当心今天风太大把心上人刮跑了。”   安言忽然觉得后背阴风阵阵,转身只看见萧先生迈着极快的步子朝她走来,满目都是他的大长腿。   萧太太心生荡漾,讷讷道,“现在的男人是都随随便便长到一八六的吗?”   萧先生伸手取下她放在耳边的电话,薄唇翕动,“不算随便,努力了三十几年。”   女人不置一词,“……”   【现实篇】   温城安家安言,为了一个男人不仅葬送了家族企赔还赔上了自己的命,茶余饭后,大家都说,何其傻!   后来,坊间八卦流言四起:安言死而复生,萧景宠妻无度,上班带着,出差带着,甚至连上厕所也带着——   ……   这段婚姻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与甘之如饴。   鸿门宴归来,她差点连命都丢掉。   安言忽略了他怀中的女人,只说:“萧景啊,我是舍不得你成为杀人犯的,所以我回来了。”   彼时,有密密麻麻的痛从心脏那处蔓延,他想,住在心里的恨是不是也会变?   无人知道,爱恨本是一个极端,恨到极致,大概就是爱了。   直到——男人心头的白月光因她坠机身亡。   那个寒冷的傍晚,安言只记得萧景悲怆地嘶吼,“怎么不是你去死?!”   于是……她消失的一干二净。   可当他再也找不到她时,那自始至终冷静自持的男人几度崩溃,最终放弃一切,吞药自杀。   有人对他说,“萧景,你知道吗?你疯的厉害。”   他先是沉默,侧脸在昏暗的光线下忽明忽暗,青白的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而后轻嘲,“早就疯了。”   全温城的人都知道,他疯了。   只因那一晚,整个城市的梧桐都被换成了银杏,他说,我太太喜欢。   ……   后来啊,萧先生带回来一个腿有旧疾的女人,有人说,那女子极丑。   但,萧先生将她宠上了天。   甚至那女人当着上流社会的面,将蛋糕尽数扔在他的身上。   众人震惊,惊的是他不顾自己一身狼藉,却掏出巾帕小心翼翼地擦着沾到她身上的蛋糕屑……   无人知晓,很多个深夜,萧先生抱着怀中女人纤细的身体,听着她轻浅的呼吸,总是忍不住将热泪落在她白皙的脖颈——   ——你不知道,那怦然心动的一眼,是我在劫难逃的一生。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TT。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