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邪王强娶妃你莫属

银杏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现代的佣兵女王严逐玥,一朝意外死亡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难道人死后其实并没有奈何桥,更没有能忘记前尘往事的孟婆汤?这算穿越?重生?新生?所幸这婴儿是个官二代,有个当大丞相的爹,这一辈子可以混吃等死,甚至做个纨绔了吗?严逐玥看着短胳膊短腿,郁闷!   混吃混喝好不容易长到了五岁,却被太后一纸赐婚,指定了终生。我可以不嫁给皇家人吗?心堵!   看他可怜兮兮,任人宰割的模样,好吧,实话实说看他颜值不低的份上,当然也为自己今后不为寡妇或者背上克夫的名声上帮一帮他啰。   十年的维护,十年的暗中帮扶,成就了名满天下的逐月公子,叱咤风云的战神东云。   三年孝期守满,嫡女归来,为最亲的人复仇,斗继母,毁长姐。终于把身边的臭虫清理了,原以为这一生该如童话故事一般有个美好的结局,从此男女主角过上甜蜜幸福的生活。没想到却得到一句不想成一对怨偶,心,真的好痛!   罢了,爱上他是自己的事与他无关,别再为难!“强扭的瓜不甜,今日签下了这合解书,你我就是路人甲,路人乙,再无瓜葛!”严逐玥决绝地道。感情之事,姐不会乞求。好吧,姐成全你!   “路人甲,路人乙?休想!”太后崩百日后,申屠云眼眸微眯,霸气四溢。逐玥,你是本王的月亮。想要与本王划清界限,休想!“王爷,大爷,这般偷人算什么?”某女唇角猛抽。   “偷人?就算是偷,本王偷的也是本王的女人!”某男一本正经的回答。   “大爷,您老年痴呆了,咱们签了合解书的?”严逐玥怒:“你这是强抢民女!”   “嗯?合解书?本王不记得。本王只记得该记得的,那就是你是本王的王妃。”某男邪肆一笑。   混蛋、无赖……   本故事纯属虚构,拒绝较真!

绝色病王诱哑妃

铭荨 | 穿越奇情 |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   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   再次醒来,前世顶级特工强悍灵魂入住,自卑,懦弱,孤僻的她,已然变成了强势,果决,随心随性恣意而活的她。   曾经欺她,辱她之人,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曾经无亲无故的她,这一世拥有了前世可望而不可及的父母兄长的百般维护与疼爱,谁若胆敢动他们分毫,那她誓必要毁他整个天堂。   这一生,原本她就只是想要好好守护着父母兄长就好,谁知还会有那样一个他......   ★★★★◇◇◇★★★★   【小剧场】   “丫头,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唔......”某女呆了呆,而后摇了摇头,表情纯洁无辜。   她又不傻,怎么可能告诉眼前这个看似美如天仙,温文尔雅,气质若烟云般的男子,她将他全身上下都看光光了。   呃,其实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看一个男人看得入了神,几辈子的脸都被她给丢光了。   “丫头,你还看?”某男嗓音低沉暗哑,灿若星辰般的眸子微微上挑,邪魅的勾起嘴角,语气中竟是带了几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   某女大囧,俏脸微红,急忙瞥开目光,又羞又恼的背过身去。   “丫头,娶我吧!”某男道。   “什...什么?”某女瞪圆了双眼,结巴的问出口,以为自己幻听了。   “你看光了我的身子,你想不负责。”某男语气危险,周身气势斗然一变。   某女绝倒,呆愣的微张着嘴,这...这这不是该女人说的话么?   靠,一失足成千古恨呐,古人诚不欺我也!   ★★★★◇◇◇★★★★   【PS】:   1,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强强联手。讲述的是一个喜欢扮猪吃老虎,扮兔子拌倒大象的小女人与表面病弱绝美,温文尔雅,内里腹黑狡诈,心思深沉的大男人,征服与被征服的故事。   2,本文纯属虚构,切莫较真,简介无能,内容绝对精彩。   3,喜欢荨的亲,记得收入书架,不认识荨的亲,如果喜欢这本文,也请记得收入书架,若有不喜欢的亲,敬请绕路。   4,荨愿意接受亲们的意见,请言语婉转,切莫言语过激。最后,荨厚着脸皮的呼唤,求收藏,求撒花撒钻,求点击求留言,总之就是各种求,乃们要给荨顶起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