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哑君的掌家妻主

耽君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1V1双洁。一个腹黑无下线的哑巴男人和一个死过一次势要撸平一切不爽的女子,联手互作!不休不弃!)   新婚驸马纵容侍妾毁她名节!他让她狼藉史册,更让她亡了国,也殉了国——   “傅画磬,来世咱们血债血尝!”   再睁眼,成了农门长女,破屋薄田,极品邻里,还有古怪……县令府。   等等,县令府上那个美得惊人的哑巴少年,他怎么越看越像当年打昏驸马闯入她洞房的娄蒹葭?   可他不光哑了失了忆,还变得痴痴傻傻。   看你受人欺负,本姑娘念你当年恩情,领回去当个嗯……童养夫。   “俯瞰大地的荣耀你不要,甲天下的财富你也不选,你究竟看上那个傻子什么?”   女子闻言勾唇贴着男人的耳朵道:“那你听清楚了,本姑娘,喜静、喜洁!”   ——娄蒹葭不会花言巧语,娄蒹葭他白璧无瑕。   【亡国帝姬的农门奋斗史,看张狂冷君扮猪吃虎,反被训成忠犬枭雄!】   ***关于抢夫***   “桑为霜,你凭什么和我争娄蒹葭?”某个不识时务的姑娘找上门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坐在木椅中的少女笑得很浅,她慵懒的抬眼:“凭什么?”   她思考了下,笑意深了:“就凭他吃饭穿衣都是我手把手教会的,还有……我帮他绑了三年的头发。”   桑为霜望向娄蒹葭,见后者望向她眼里是纵容的宠溺……   ***关于表白***   “娄蒹葭,为什么总是我向你表白?”她是笑着在说,可是她微皱的眉头显示她有些遗憾。   少年一震,红着脸有些腼腆,可他突然伸手将她往怀里一带,唇瓣贴了上来。   天昏地暗的吻将她的呼吸夺走……   无法言语,吻你,就是最好的表白。   ***关于独占***   护卫甲:主子可真奇怪,别人说他哑巴他也不恼,却听不得别人说当家的一句坏话。   护卫乙:上个月隔壁书斋老板的儿子来感谢当家的为他的画题字,无意间碰了下当家的袖子,那小子肘子到现在还吊着呢!也不知道那画最后怎么了。   护卫丙:西桥的朱二姑说当家的面色苍白身体瘦弱不好生养,回头她一窝小猪仔全成了烤乳猪,这几天朱二姑的脸色怎一个惨字了得!   护卫丁摸着下巴斜睨一旁的几人:……我突然有些庆幸主子不会花言巧语了,否则言多必失,遭殃的绝对是咱们!   护卫甲乙丙:……   (注1:文前几章的商引素就是女主桑为霜前世的名字。   注2:非姐弟恋,男主当时痴傻所以女主教他。)

魔妃归来:帝君请恭候

君玖 | 东方玄幻 |
  她原是叱咤风云、名震四方的魔域之主,却因一次蓄谋已久的围剿,最终画上了句号。   当时隔一年,帝都某处别墅里,一双合上的双眼再度悄无声息地睁开之时,逝去的王者,终将重临于世势必手刃仇敌!   她生在帝都风氏战神家族,身份尊贵,本该受到世人尊重却不幸遭人算计,终成众叛亲离、名声败坏彻底沦为帝国笑话!   当两个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人变成同一个人时……   也许正常情况应该是重复一下生前秒天秒地秒空气的人设。   但现实却是——风宛云的奔溃日常:现在她很茫然,甚至有点绝望……谁来救救她,这里到底都是些什么鬼啊啊啊啊!   霸气凛然、主宰全场?过去式,不存在的。   假装无辜,做朵娇滴滴的小白莲?嗯,这个可以考虑考虑。   什么?你说我怂?!   这不屁话吗!人不怂点还能健康茁壮成长活了这么久吗!来自风氏家族第一怂的悲痛呐喊。   然而,当风宛云以为,只要不沾是非便可剧终全身而退。   却不知从何时起伪装变得不堪一击,更是不知,那本该一别过后两相忘的身影,竟会一朝不由分说地强势闯入她的世界……   【场景一】:   初遇时——   她本着一腔热血,明知敌强不敌却还是将身负重创的他护在身后,浑然不知畏惧二字。   侥幸逃脱,她却满脸不在乎浑身的伤:“人为己而活,无暇多虑。”   她自是不知自己救下的人是谁。   而他,看着笑得不以为然的人儿,眼中不知觉地泛起了淡淡的涟漪却不自知。   【场景二】:   再遇时——物是人非,魔皇威名远扬,而坠落的消息更加是人人知晓。   他却注视着那抹与她极为相似的身影,步步尾随。   “想你。”   他的眼中含着淡淡的喜悦,只一眼,看破所有伪装,再多的变化也皆在他眼下无处遁形!   而她膛目结舌相对,浑然记不得他是哪号路人。   【场景三】:   寻一人数年不得,终一日寻见踪影。   曾经让你从容走出视线之外踪迹全失,至此余生,绝不再让你有机可乘!   一日,她随口玩笑提起道:“我要是魂归西天了看在朋友一场可得把我埋好,如果另寻新欢记得带来我看看,真期待你这家伙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而他笑得温柔,眼中闪过嗜血的暗芒,注视着她逐渐错愕的神色,不善言语的他瞬息杀意弥漫:“谁敢从本帝身边夺走你,吾必斩断这轮回让其永坠地狱!”

殇天下,霸道君王醉倾心

春暖倾城 | 穿越奇情 |
他,运筹帷幄、忘情弃爱的绝情帝王,唯一的夙愿便是一统天下。 她,出生商贾之家的经商奇才,却因一个交易,意外的成为帝王的盟友,她恨他夺她自由,却助他一统 天下,究竟是执念成殇还是一见钟情? 他,夜夜笙歌、流连花间的风流王爷,却只为一人倾心。 他,静若止水,人淡如菊的世外高人,却因身负血海深仇,将爱人拱手相送。 他布局让她入戏,只为帝王的尊严;他为她兄弟反目,只为红颜一笑;他将她拱手相送,只为血海深仇。 霸道如他,她如何相依? 深情如他,她如何相负? 绝情如他,她如何相忘? ******** “宫睿瑶,朕和你不过是一场猫鼠的游戏,帝王怎会有真爱?是你痴心妄想罢了!”男人冷冷望着地上的女子,字字锥心,句句伤人。 “呵呵,确实是我痴了!”女子擦干嘴角的血渍,艰难起身,步履蹒跚的走向门口。 ******** “瑶儿,帝王之爱你又如何强求?只要你愿意,我愿放下一切,只求能与你携手余生。”男人望着摇摇欲坠的女子,眼中皆是深情与疼惜。 “这一生瑶儿活的太累,爱的太累,心已死,情已灭,你的深情恐难回报,你又何必执着。”女子淡淡地看着男人,毫无血色的脸上挂着一抹浅笑。 ********* “瑶儿,若早知我已对你情根深种,我又怎会将你拱手相送?再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放下仇恨,和你一起远走。”看着女子清冷绝情的背影,男人眼中划过一抹痛色。 无心之失,却意外卷入了一场帝王之争,成为众众矢之的,爱与背叛,利用与被利用,最终情归何处...... (本文有宠有虐、有权谋有商战,故事深情,结局是喜!初次写文,请大家支持,谢谢大家!)

鉴宝系统:土匪夫君请绕道

不道心 | 异世大陆 | 已完结
  咱女主有个坑爹的鉴宝系统,有多坑爹?   材料不是人家贡品,就是在他们祖爷棺材里,想拿?开棺!   普通兵器,丹药往她手里一滚,立马变成灵器,法器,仙丹。   【随手一丢,徒儿们接住!师父多的是法宝,拿去尽管使,没事儿,师父任性!】   【大家快闪开!我徒儿们要开始装逼了!】   【徒儿们,这波逼,你们先装,我垫后。】   【喂!那谁!材料是你的不错,但宝贝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许抢!】   【不许抢听见了没有?你妹的!】   【把我灵石还回来!】   【啊!把我魔兽蛋还回来!这是我辛辛苦苦日日夜夜孵的魔兽蛋!怎么全认你当爹了?三条小兔崽子,一个个跟白眼狼似得,连摸都不让摸了?】   呜呜呜——她怎么这么命苦的说?   【哦?啥?愿意让它们认我当乳娘?砸认啊?】   仙丹往她嘴里一丢?   【嗯?这是啥?等等?为什么胸前感觉涨涨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似得?莫非?乳娘的意思是?你妹的,我还没生宝宝呢!赶紧把这药性给我去啦!】   【我去!移动秘境池你也抢?而且还是抢了最高级的四维移动秘境池?你土匪嘛你?你要给你三条干儿子找窝也别来抢她窝啊,她也要孵蛋呢!】   土匪!这男人绝对是个土匪!情况不妙,赶紧撤!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