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相府庶女

虚妄浮生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本文一对一,宠文,女强+男强+宅斗+权谋   她,是二十一世纪某跨国集团的第一继承人,人人称赞艳羡的天才少女,甜美单纯是她的伪装,腹黑狡诈是她的本质。 热力推荐: http://www.xxsy.net/info/454595.html 嗜宠——相门毒女 宰相府嫡系大小姐天生痴傻蠢笨不如猪,貌丑无盐赛鬼魅,半面天使艳惊天,半面鬼刹吓死人。   亲娘不在,亲爹不爱,姨娘欺辱,庶妹迫害,下人践踏,人可打骂。   被丢弃于乡下老宅苟延残喘,却不想仍旧有人不甘寂寞,一朝毒计出,傻女魂归西,却因而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异世灵魂。   她,是二十一世纪世界级S级赏金猎人,一手玩儿毒,一手耍暗器,出道至今从无败绩,却不想某日一觉醒来竟魂穿千年。   她,是龙腾国左相的庶女,人人嘲笑讽刺的白痴二小姐,一张吓死人不偿命的大花脸下隐藏的却是一副足以迷倒万千男女的绝色面容。   当白痴变天才,鬼魅变绝色,那该是怎样的惊才绝艳?   深宅大院中看似平静却内藏汹涌波涛,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的她在这异世中如履薄冰,为保自己与亲娘,她却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争取步步为营。   本以为在相府站稳了根脚便可安然无忧一生,不料皇上突如其来的一道圣旨却又将她推入了一个更深更险的漩涡。   在这以夫为天、风雨飘摇的古代,究竟谁才是她的良人?谁才能护她一生?   【精彩片段一】   男子看着她冷漠的眼神不由慌了神,紧张道:“蝶儿,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我根本不爱她!我爱的从来就是你,你放心,纵使有她在,我也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妻,只有你才配站在我的身边!”   梦蝶闻言嗤笑不已,冷声嘲讽道:“我从来就不怀疑你的心机,若她那猪脑子都能设计到你,那母猪都会爬树了!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要后悔,我知你的野心,我也信你是真的爱我。但是不好意思,我不爱你了。”   在男子震惊的眼神中,梦蝶潇洒地转身离开了。从没有想过,自己竟会看上这么一个虚伪的男人,只是为何她却感觉不到心痛?反而还有些庆幸······   【精彩片段二】   新婚之夜,艳红的盖头被缓缓挑起,本以为入眼的会是一个挂着脏兮兮的鼻涕虫的傻子,却不料看到了一个妖孽般的面孔。   在她怔愣惊诧的目光中,妖孽眨巴着一双纯洁如小鹿般的眼睛开心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娘子咯!娘子,我们来做功课吧?”   梦蝶疑惑道:“做什么功课?”   “就是这上面的功课啊!陈妈妈说要跟娘子做了这个功课才是好孩子!”小鹿单纯地笑了,自怀中掏出一本书塞到了梦蝶的手上。   梦蝶疑惑地接过书一看,却发现竟是一本春宫图!任梦蝶的脸皮再厚,此刻在小鹿单纯的目光下也不由羞红了脸,将春宫图往床上一丢,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功课是大人做的,你现在还小,不适宜做那功课。”   小鹿闻言依旧单纯地笑着,眨巴着他勾人的桃花眼道:“那是不是等我长大了就可以跟娘子一起做功课了?”   在他单纯却灼热的目光下,梦蝶只得吱唔道:“嗯···”   【精彩片段三】   看着眼前跪着的一美人儿,梦蝶娇笑着对某男道:“相公,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费劲了心思想要爬你的床,你怎么能不给点表示呢?”   某男闻言露出了一抹绝代风华的笑,“既然如此,那爷便收了她。”   梦蝶闻言依旧笑靥如花,底下的女子却激动万分,对男子抛了个媚眼还顺带挑衅地看了梦蝶一眼,接着娇笑道:“谢谢爷!妾身日后一定会好好伺候爷的!”   男子闻言笑意更深了,却有种刺骨的寒意,“来人,将她送去军营,就说是爷深知将士们辛苦了,特将此女送去犒赏三军!”   “爷!您不是说收了妾身的吗?!”女子不敢置信地看着高高在上的男子惊慌道,送去军营,那简直是生不如死,她不敢相信他会这么狠心对她。   “爷收了你那你便是爷的东西,爷想将你送谁就送谁,带下去!”   在女子被拖走后,男子狠厉无情的表情立刻烟消云散,转而换上了一抹讨好的笑看着梦蝶道:“娘子,为夫做的可还满意?”   “嗯···还不错,赏你一个···”说着,便在他妖孽般的俊脸上狠啵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却是,男子的脸竟红了···   本文讲的就是一个“斗”字,喜欢的亲请点“放入书架”支持一个,芯儿在此欢迎各位跳坑。另本人素质较低,只喜中肯意见,若有人恶意辱骂人身攻击,永久禁言,谢谢合作!

纵宠金牌妖后

虚妄浮生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她尉迟妍姗,乃月华国护国大将军之嫡女,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与第一天才少女之称。    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赋信手拈来,最重要的是,她的练武资质亦百年难得一见。 热力推荐:http://www.xxsy.net/info/454595.html 嗜宠——相门毒女 宰相府嫡系大小姐天生痴傻蠢笨不如猪,貌丑无盐赛鬼魅,半面天使艳惊天,半面鬼刹吓死人。   亲娘不在,亲爹不爱,姨娘欺辱,庶妹迫害,下人践踏,人可打骂。   被丢弃于乡下老宅苟延残喘,却不想仍旧有人不甘寂寞,一朝毒计出,傻女魂归西,却因而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异世灵魂。   她,是二十一世纪世界级S级赏金猎人,一手玩儿毒,一手耍暗器,出道至今从无败绩,却不想某日一觉醒来竟魂穿千年。    如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裙下之臣自然多不胜数,上至王孙贵族,下至草根黎民,而她,却偏偏瞎了眼错将狼人当良人,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亦毁掉了自己的一生。    为他,她不惜含泪凤冠霞帔嫁与他人为妻,亲手将那个爱他如命的男人送入地狱,只为帮他除掉他此生最大的敌人。    为他,她不惜忍痛亲手将自己的庶妹推入他的怀抱,只为能免除她不在之时他的空虚寂寞。    为他,她不惜褪下红装换铠甲,四处征战十载,将一个女人最绚烂的年华留在了血流成河尸骨成堆的战场,只为满足他的野心为他打下这天下!    却不想    十年前,他便亲手喂她喝下了绝子汤。    十年后,他更与庶妹一同亲手将她推上了黄泉路。    天可见怜!    蚀骨恨意、冲天怨气得以保她灵魂不灭,重生一世,一切皆刚刚开始。    身为讨债人:欠了我的,我尉迟妍姗誓要你们百倍奉还!    身为欠债人:前世债,今世偿;前世情,今世还。   【精彩一】    八抬大轿抬入王宫,却不见新郎相迎。    洞房花烛夜,新郎却与宠妃云雨不休。    天下第一美人,瞬间沦为天下第一笑话。    谁料翌日宠妃登门挑衅,新郎冥王的一句“断其四肢,拔去舌头,打入冷宫”却惊呆了所有人。    一时间,阴晴不定的冥王对王后的态度似乎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唯有尉迟妍姗自己心里清楚,他对她是爱之深恨之切。    尤记得上一世他临死前曾说过:若有来世,我还会娶你为妻,却不会再爱你,因为我对你的爱,早已被你挥霍殆尽!    既然如此,那么今生便换我来爱你吧。    【精彩二】    “唔······好热······”    皇甫雨泽忙将她凌乱的衣裳拉好,扭头对暗一冷声命令道:“退下!”    “王,您不能和王后······还有一个月您就要大功告成大成了,若是今日······那王您这十八年来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啊!”    “这是孤王的事,不用你多管,退下!”    “王您请三思啊!一个女人而已,王您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为了她······”    “世间女人千千万,除了她,孤王谁都不要!”    “王······”    “砰”的一声,皇甫雨泽袖子一挥,一股强劲的劲风将影直接打了出去,房间的门也随之紧紧闭合了。    一室旖旎春色,十八载苦修,一夕破身,功力尽散!   【精彩三】    万丈悬崖边,一身功力尽散的皇甫雨泽被一掌轻易打飞,朝着悬崖下方直直落去。    “雨泽!”撕心裂肺的哭喊,誓死与共的痴狂。    “谁允许你跳下来的?!”    尉迟妍姗嫣然一笑,“雨泽,别丢下我一个人,若是没有了你,这个世界于我来说也不过就是人间炼狱。今生惟愿,与你碧落黄泉不离弃,天上人间永相随!”    血色红裙空中飞扬,如墨秀发随风起舞,如此妖艳,如此美绝人寰。   那一笑,倾尽这乱世浮华悲与喜。   【片段四】   “贴出告示,谁若能献出千虫万蚁散的解药或是天山雪莲,孤王便许其任意一个愿望作为交换。”   “这任意愿望是不是太······”万一对方要这王位,甚至是要他的命岂不糟糕?   “只要能救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孤王都在所不惜!”    “另外,命人秘密打造一口双人棺柩。”既然生不能继续同床,那便死后同穴吧。   ······    “雨泽,快起来啦,你已经好几日未曾上朝了。”    “一寸光阴一寸金,清晨可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娘子乖,不要浪费时间了,快陪为夫晨练。”    “不要啦!再这样下去你的那些大臣们可就要骂我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了!”    “谁敢?孤王砍了他的脑袋!”    “忠奸不分?你就不怕我真的祸害了你的国家?”    “想怎么祸?都依你。谁若说你的不是,那便是奸,该杀!”    “你莫不是想当个遗臭万年的昏君?”    “为了你,也未尝不可。”   

倾城风华

虚妄浮生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她,是二十一世纪杀手界的第一把交椅,心狠手辣、冷酷狂妄是她的专有名词; 她,是龙鈅国最具权威的丞相之女,一个胸无点墨不学无术的草包美人。一朝嫁入皇室,却于新婚之夜被帝王无情地打入了冷宫。 当她变成她,一个顶尖杀手穿越成为了一个落了毛的凤凰,纵然是萧条冷宫也难掩她的满身风华,纵然是粗布麻衣也难掩她的万丈光芒! 【片段一】 “雅儿,能听到···你这么说,我···死而无憾了。你曾说过···若有来生,只希望我···不再生在···帝王家,这辈子我们···无缘再聚,你可不可以···许我下辈子?下辈子···我们只做一对···普通夫妻,朝出而做,朝落而息,可好?”听到夜魅的话,轩辕殇惨白的脸上瞬间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眼神却有些迷离了,仿佛在幻想着他们的下辈子。 “好,我答应你,下辈子我们一定会是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妻!殇,你不可以忘了我,知道吗?要是你敢喝下孟婆汤忘了我,我生生世世都不会原谅你的!你听到了吗?” “小傻瓜,就算我忘了···自己是谁,也绝不会···忘记···你!你的一颦一笑···早已深深地印···在了我的灵魂上,就算轮回···千年,我也绝不···会忘记你!雅儿,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好的幸福下去,连同我的那一份···一起幸福下去!答应我,好不好?” 【片段二】 “就算我一辈子不接受你你也会守在我的身边吗?” “是,哪怕你一辈子都不接受我我也会守着你。只要你能让我每天都看见你我就满足了,我希望我可以分享你每一次的喜悦,分担你每一次的悲伤。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感受到我的心跳,才能证明我是活着的。”虽然我会心痛,可是比起永远见不到你来说,心痛的感觉已经微乎其微了。 “尘,我夜魅何德何能,能得你如此痴心守候?”不可否认,夜魅真的感动了,温热的泪水滑过脸庞滴落在红唇上,竟是甜甜的··· “因为你是我的整个世界啊。傻瓜,别哭。” ······ “尘,既然牵了手,就不要轻易放手。” “魅儿,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不管前面有什么在等着我们,我都会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过。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片段三】 “上官楚寒你看清楚了,我是夜魅,不是你的妹妹上官雅儿!我也不稀罕当谁的替代品!”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夜魅不是雅儿,我上官楚寒爱的就是你夜魅,你也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不···不可能,你爱的一直都是上官雅儿!” “你先冷静点听我说!我承认,之前我是以为自己爱雅儿,可是那只是以为!因为从小跟她一起长大,而我的生命中除了她也没有其他任何女人,所以我才会有那样的错觉!那充其量不过是年少轻狂时的迷恋罢了!” “但是你不一样!看到你我会心跳加速,想要时时刻刻把你搂在怀里,甚至想要亲吻你!看到你和别的男人亲密我会心痛,会吃醋···这些都是和雅儿在一起时从来没有过的!我知道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欲望,而不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爱!” 【片段四】 “梓晨,快放手!这是师父的命令!”感觉到梓晨的手又向下滑落了一分,夜魅焦急地大叫起来,甚至用上了师父的身份向他施压,但是梓晨却依旧不管不顾,死也不肯松手。 “我说过,死也不会放手!师父?我从来就不想当你的徒弟!你知不知道我连做梦都想要牵着你的手,可是我却不敢,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但是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了,就算是死,我也死而无怨!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听着梓晨的这一番真情告白,夜魅动容了,心下一酸,嗫嚅道:“傻瓜,快放手,不然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的!” “就算这样我也绝不会放手,就算你恨我我也在所不惜!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哪怕是死,我也死得心甘情愿。如果我现在放手了,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生,不能同寝;死,亦要同穴!” ······ 芯儿建了一个读者群(八七五五二七八四)供读者朋友们聊天讨论,敲门砖---本文任意人物名,有兴趣的亲可以加来玩玩,喜欢小说的亲也可以进来一起分享一下哦! 推荐自己的另一篇玄幻女强宠文《覆手天下为卿倾》 本文坚持一对一! 她,是21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鬼见愁”,亦是世界小姐总冠军,高贵优雅、倾城绝色也难以形容出她的半分。 她,是风云大陆三大世家之首的言家小姐,却是个不受宠的小妾所生的“废物”小姐。更夸张的是不知她与何人一夜风流后竟珠胎暗结,孩子还没落地,她却早已魂归西天,结束了她十五年的悲剧生活。 一朝穿越,她成了她,不料连处都没有破过的她一醒来竟就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娃娃成了未婚妈妈。 然而,悲剧才刚开始。刚生产完就遭到了无良父亲的追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温柔美丽的女人惨死在他的手下,无奈稚子尚幼,她只得抱着儿子辛苦逃亡。 她说:“娘,惜儿不孝!言天华,今日你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他日我言若惜必定加倍奉还!不死不休!” 五年苦修归来,她用自己的实力洗去了昔日的“废物”之名,从此一身绝代风华倾尽天下!风云大陆亦为她而风云变色! 【片段一】 这时,一道清脆的童音打破了这个诡异的场面,“妈咪,他就是我那个无良外公吗?” “他?不配。他只不过是寂寞难耐的时候在你外婆的身体里播了颗种而已,生儿不养枉为人父,我和他又有什么关系?既然你妈咪我跟他都没关系那你跟他哪儿来的关系?小天,你记住了,以后见到这种无情无义的人就给我狠狠地打,打不过还有你妈咪我给你撑着!” “那要是妈咪也打不过怎么办?” “那咱们就多带些人群殴,或者是暗地里使绊子,那些什么江湖道义对咱不管用,反正要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就成!” 【片段二】 “咳···那个,我知道我问的问题有点那个什么···不过下次你可不可以不要骂我白痴啊?”君寒生尴尬地摸摸鼻子道。 “我妈咪说,做人要诚实,实话实说的才是好孩纸。” “看吧,我儿子都比你明白事理。人呐,不要太虚荣,俗话说忠言逆耳!要知道我也是为你好,免得以后你这个堂堂君家少主出去丢人,君家的面子要是毁在你手上那你的罪过可就大了,我也是把你当朋友才这样说的,要是换了别人我还懒得管呢!唉···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啊!这年头,好人都难做了···” 听着若惜“中肯的教导”,君寒生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为毛我总是说不过这个女人?为毛欺负了我还变成她有理了?为毛啊为毛?额滴个神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看着君寒生欲哭无泪的样子,傲天索性“好心”地帮了他一把,竟唱起了若惜曾教给他的那首歌。 【片段三】 “小天,我当你的父皇好不好?以后我把皇位传给你你就是主宰一切的一国之君了。”墨寒儒满脸希冀地对面前粉嫩的小人儿讨好到。 “不要!” “为什么?”墨寒儒奇怪地问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连皇位都不要的? “因为妈咪说你是种马。”傲天眨着纯洁的双眸一本正经地说道。 闻言,墨寒儒两眼一黑,双腿一蹬,从龙椅上了栽下去。 见此,小傲天老成地摸着自己嫩滑的下巴喃喃道:“妈咪果然没骗我,坐在龙椅上的人通常会摔得很惨······” 【片段四】 “妈咪,外面有个长得和我很像的人说他是我爹地!”傲天风风火火地跑回屋子对若惜说道。 闻言,若惜一愣。和儿子长得很像?不会真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吧?哼,想和我抢儿子?窗户都没有!于是一本正经地对儿子说道:“小天,你怎么能随便相信别人呢?他肯定是觊觎你老妈我的美色才这么说的。” 紧接着,小傲天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对门外的皇甫瑾轩问道:“喂,你会不会娶我妈咪?” “当然会娶!”那么有趣的女人,又是他儿子的娘亲,于情于礼都该娶······ “靠!原来你真是觊觎我妈咪的美色才骗我的!” “我没骗你,要不我不娶你娘亲,这样你该相信我了吧?” “什么?你这个负心汉,跟我妈咪玩玩儿的咩?小心小爷把你拖出去枪毙一分钟!” 于是,皇甫瑾轩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龟裂了,简直泪牛满面啊!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教出这样的“活宝”儿子? ······ ☆☆☆☆☆☆☆☆☆☆ 推荐友文 《无心弃妃桃花多》http://read.xxsy.net/info/368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