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妖孽相公独宠妻

第五轻狂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她,清冷孤傲,实力强悍,一朝为国捐躯,魂入龙兰。   再次睁眼,脱胎换骨,她成了众矢之的——婚前失洁的宁王妃!   陷害、群攻、刺杀层出不穷,她隐而不发,只是招来更大的迫害。叔可忍,婶不可忍。把她当软柿子捏了,她就把你当炮灰!   王爷厌她欺她陷害她?一巴掌扇过去,让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情敌恨她派人刺杀她?靠,毛情敌,渣王白送她她都不要,惹到她,遭殃的是你全家!   甩了渣王爷,虐了蛇蝎女,杀了残忍敌,拍拍手,逍遥天下走!   可是谁来告诉她,这个妖孽男人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国舅爷不当,隐忍多年的身份不继续藏好,缠着她做什么?   “讨债。”某妖孽男笑眯眯看她。   “讨债?杀人还是放火?还是要银子?等老娘赚了钱立刻还给你。”   “杀人放火太粗暴了,要银子多俗气。我吃点亏,你把自己打包了给我就行。”   “靠,你当老娘是什么?”   “我娘子啊……”   【一句话简介:一个千人唾弃万人嘲的弃妇与来历神秘、绝世无双的国舅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女主清冷+强大,男主腹黑+深藏不露,无限宠溺,男女身心干净,欢迎跳坑!)   PS:存稿很足,坑品保证   

废材孤女杀神王爷

初霁 | 异世大陆 |
  前一天赐婚的圣旨刚下,第二天就传来未婚夫用一颗七阶异兽内丹买了郁家大小姐郁烟华五年时间的消息。身边诸人皆为景曦不平,怒喝七王爷太叔熠欺人太甚。   然而,整个元丰国的人却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擎天大陆,以武为尊,人人修炼武道,上到王孙子弟,下到平民布衣,每一个都有一身武艺,偏偏她景曦,这个将门之后,却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武道废材。武道废材配他们元丰国的战神王爷,这和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有何区别?简直是侮辱他们元丰国的战神。   可见,这一个不被祝福,不被看好的婚约。   景曦,将门之后,一门忠烈,父母去世,只剩她一个三岁稚儿。可怜她打从娘胎中出来就体弱多病,三岁时得知自己的父母去世的消息后,不过几天也死去。她刚断气不久,身体便被来世现代的隐世古医家族的少主霸占,从此,她成了她,这一世注定不平凡。   底下人来报,“主子,七王爷府放出消息,说愿意把七阶异兽内丹送给郁家,不过条件是让郁家大小姐郁烟华卖身给七王爷五年。”   他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她需要七阶异兽内丹锻体,他却用七阶异兽内丹换了一个女人的五年时间。   众人怒,纷纷扬言要找七王爷算账。   景曦却笑了,“传出消息,就说冥医公子抵达京都,有办法治愈郁家家主郁清河的病,但条件只有一个,那便是七阶异兽内丹。”   众人顿时由怒转喜,冥医公子就是主子,如此下来,那七阶异兽内丹仍是主子的。   太叔熠,元明皇的第七个儿子,天赋卓绝,年纪轻轻就上阵杀敌,成为元丰国独一无二的战神王爷,也称杀神王爷。只因,他嗜杀,暴戾。   护卫:“王爷,京都传来消息,圣上颁布圣旨给您赐婚,赐婚对象为景家孤女景曦。”   太叔熠墨瞳幽深,“景曦?那个待在景宅十五年没出过门的女人?元丰国有名的废材?”   护卫:“是的,王爷。要不属下去杀了她?”   太叔熠:“无需麻烦,不过是一个名分,让她占着又何妨,本王这辈子不打算回京,自然也不会与她成婚。”   “王…….王爷,”护卫支吾,“您不回京,景曦小姐却可以来云州啊,京都传来消息,几天后,京都一众官员的子女,还有几位皇子公主,即将到达云州,目的是为了来协助您杀异兽,顺带出来历练一番,景曦小姐也在其中。”   太叔熠:“……..”

夫人有喜,招夫一名

孤独雨的眼泪 | 经商种田 | 已完结
  穿越到异界,爹不亲,娘不爱,下头还有五个妹妹,古代超生队是有,可要全都是女孩,就不被人待见了。   家里堂兄弟多,可尽欺她们没有兄弟,爹娘怕没有人养老,早早的巴结别人家的孩子,属于放养的孩子伤不起,特别是还要照顾这一干小屁孩子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太家常便饭了,生活怎么可以这么悲崔!   于是穿越过来的有喜怒了,吃不饱,只要能入口的,都让她找了出来,穿不暖,小本生意可以做,只要六姐妹齐心,这日子还是过得风风火火的。   只是,为啥这些三姑二大姨的,个个都争做媒婆了?她这泼妇不是无人问津的吗?还有,这些最是无耻的堂兄弟,说的是人话吗?什么叫她们只是赔钱货,迟早都要嫁出云,她们东西都要他们的?最最可恨的,明明她们这一干姐妹的努力,怎么到了父母的嘴里,就变成他们的产业了!她陆有喜就要守住家业!   女孩就不是传后人了吗!于是,村姑的招夫行动开始了。被一干恶狼般的亲戚吓狠了,陆有喜的招夫对像,必须要满足第一个,那就是无父无母,无不良亲戚!   想像太美好,结果招了个家里尽是兄弟的曾一鸣。原因无他,人家兄弟多,保准家里的亲戚占不到甜头!相公人是穷,不过看他志不穷的份上,她就接收了。

绝世贵夫

许溪陌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1对1,男女身心干净,女扮男装,涉及战场,江湖,权谋,宫廷。】   容珏是个忠犬。   独孤月白是个腹黑的忠犬。   ★★★   容珏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萧拂璃的时候——   牙牙学语的女孩站在他面前,水汪汪的大眼睛痴痴的看着他。对他张开双手,呵呵的笑着:   “漂亮哥哥,抱抱。”   ★   再次见到萧拂璃——   脏兮兮的小男该倒在路中央,孤独而无助。   ★   而在萧拂璃的记忆里,记得第一次,却忘了第二次。   多年以后,她已经是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萧浮将军。   一见容珏误终生。   这时的容珏,犹如一道利刃,更名独孤月白归来,成为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   ★   觥筹交错,举杯共饮,萧浮一身花哨的粉红色袍子,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玩味的笑了起来:   “我看这世间的男人,都比不上国师的天资绝色。”   独孤月白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看着对面的萧浮,如何能把一句调戏男人的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关键萧浮还是个——   不折不扣的男人!   ★   众人道,轩辕王朝萧浮将军英勇善战,风流雅韵,走到哪里都有美人在怀。   却无人知“他”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娇娥。   众人道,轩辕王朝独孤国师俊美无双,神机妙算,一众皇子顺势攀附。   却无人知道他竟是十五年前被定谋反之罪所诛九族的容小侯爷。   【小剧场一】   “国师,皇上下旨将十公主赐给了萧将军。”   某男俊眉一挑,调戏了他,乱了他的心神,还想娶别的女人?   “本国师刚刚算了一卦,萧将军跟十公主命中相冲,不宜婚嫁。”   “……”   第二天众大臣只看到满脸泪痕的十公主从御书房走出来,狠狠的瞪着众人称赞的国师大人。   众大臣汗颜,早就听说国师大人跟萧将军的关系不一般,现在看来,还真是不一般呐!   对于某人已经是第十次破坏了自己的姻缘,萧拂璃躺在她的软塌上,轻笑一声。   “本将军就是断袖,那又如何?”   众大臣:……   众百姓:……   皇上:你们高兴就好。     【小剧场二】   “萧拂璃,你可别忘了,他是罪臣之后。”男子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双黑眸深不见底。   “太子既然叫我一声萧拂璃,那么自然忘不了,我同样也是罪臣之后。”   “倘若你嫁给本太子,就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   “太子忘了吗?萧容两家本来就是有婚约的,这可是皇上亲自下的旨,太子,你要抗旨么?”   “既是如此,本太子坐上九五之尊的位置之时,就是你们的婚约废弃之日。”   ★★★   我等到了你,再也等不了别人。   PS:这是一本需要亲们猜测男二的书,猜猜谁才是最后的大Boss。   镜头多的不一定是男二,注重每一个细节。   另:此太子非彼太子。

顶包正妃:生个宝宝斗君心

清墨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卷一:王府篇   当穿越成为流行,这个世界会怎样?   她施晶晶,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香港西九龙冲锋队特警警长,在一次卧底行动中,不慎遭泄身份,而英勇牺牲。   本以为此命休矣,没想到上天跟她开了个极大地玩笑话。   生孩子啊!多艰巨的任务,正主半路逃跑,她倒成了冒身顶替的了。   正牌王妃,但是不受宠?外加那对奸夫淫妇三不五时的在自己的面前甜蜜蜜?   没关系!谁让一道圣旨,自己就成了破坏人家感情的第三者了呢?!   冷嘲热讽外带设计陷害?我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让自己寄人篱下呢!   但是,她忍耐不代表她软弱!如若一旦有人触及她的底线,她便会化身为最毒辣狂妄的女霸枭,翻天覆地在所不惜!   当下堂狂妃对上暴躁酷王爷,那么,这个游戏便会变得非常有趣!   一纸休书,可能斩断万缕情谊?!   卷二狂妃篇:   在战场她是须眉不让的巾帼女将军,挥手间雷霆万击,气吞山河。   在江湖,她是鬼医的医学嫡传女弟子,医术高明,妙手回春,芳踪难寻。   如此,或狂、或媚的她究竟终会花落谁家?   是暴躁如他?   还是儒雅如他?   或是诡异如他?    ☆★☆★☆★☆★☆★☆★☆★☆★☆★☆★☆★☆★☆★☆★    推荐自己狂女系列文之《狂后弃宠》http://read.xxsy.net/info/246171.html   穿越前,她是势力强大的黑帮大佬!出手狠绝,且从未失手!   穿越后,她成为友邦进贡的冷宫弃后!   他,是帝国的残暴皇帝,为人嗜血,冷酷无情,绝情弃爱。是女人为玩物,暴戾残酷!   三夜强宠,那冷俊的男人薄唇紧抿,俯视着那红潮仍在的精致容颜,轻鄙淡笑:“当年身为沧烜王朝质子王爷,他不得不将心爱的女子送至朕的身下!不知,如今已是沧烜之帝的他,可曾后悔?不如,今夜由朕最为宠幸的后儿替朕一探可好?!”   床榻之上,女人那精致的容颜神色淡然,清冷的眸子闪过犀利杀机。   礼物?!棋子?!那也要看她是否甘愿!   清冷美眸染上阴狠讥笑,诱人的红唇吐气如兰:“慕容烨!他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日后不踏平龙煜,我就不叫独孤无垢!”   当冷宫大佬狂后对上暴戾如狮,嗜血残忍的君王,结果究竟会是鹿死谁手?!   。。。◆ 好文推荐:   戚格《狂妃三夫》http://read.xxsy.net/info/281489.html   血兽--怒怒baby的好文:http://read.xxsy.net/info/250229.html     《特工皇妃》—好友胡狸精的好文:http://read.xxsy.net/info/251819.html

鬼马宝宝明星爸

木子菲 | 都市生活 | 已完结
第一次见面。人声鼎沸的购物街上。 肉嘟嘟的男孩儿牵着他乔装打扮的明星爹地指着面前的长发女子说。“爹地。我喜欢这个姐姐。我想以后每天都可以看见她。” “儿子,你天天在家看你的漂亮妈咪不就够了吗?再说我们家的佣人管家都不缺了。”“那就让她当我的保姆。还有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妈咪。” 第二次见面。在新聘的保姆家。 肉嘟嘟的男孩儿皱着眉头看着他面前这个粉嘟嘟的女孩儿自言自语着,“为什么我们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因为我是比你晚了45分钟出生的龙凤胎妹妹。基因,智慧,优良的传统,我想,我们平分了。很高兴见到你,哥哥!” 第三次见面。在消毒水浓重的医院。 粉嘟嘟的女孩儿牵着长发女子的手,断断续续的哽咽着,“妈咪。我们一定要把哥哥救回来。我可以的…” “向儿,左儿一定不会有事的,妈咪一定会让哥哥跟我们重聚的。妈咪一定会让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 【多角关系类】 第一个男人,李然,五年前身为她的男友却背叛了她。并且在利益之前再一次的背叛她。这样的男人,过了五年却对她说让她回到他的身边。他一直深爱着她。 第二个男人,左少棠,男扮女装成为他的助理。身心在交予他的那一刻没有后悔。即使五年之后他还是认不出她,她也一样飞蛾扑火。即使是将所有的爱恋放在心底。 第三个男人,zero,国际明星,五年之前偶尔相识,继而相知,在她孤独悲伤的时候守护着她,这五年以来,他终于告诉她,他一直在爱着她。 这些,为何都要在五年之后发生在她身上,现在的她一颗心早已遗落在一个人的身上,五年之前她就早已身心具疲。满心破碎。这样的她,叫她如何再去爱呢。。。 【小鬼类】 左儿:凭什么五年之前就把我留下。即使别人事诡计即使别人再厉害,你也不应该只带走那个向儿那个家伙。哼。现在回来找我你以为我稀罕嘛!而且向儿这个妹妹竟然还维护着zero那个家伙,现在有我在,爹地的权益有我维护。 向儿:左儿那个臭小鬼,明明知道妈咪拼死都要保护他的,还拿着五年前别人的错来惩罚妈咪。这个哥哥,不好好教训教训她向儿怎么肩负起保护妈咪的名声呢。而且我就是喜欢一号爹地,哼小样儿哥哥,看谁厉害! 【内容简介】 左少棠,一个重量级巨星。女生们的左殿。男生们的模仿。 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一个天才鬼马的宝宝。一个他深爱的太太。 可是,她回来了。向语心,也是向宇新。 左少棠曾经的助理。一个众人皆知的男助理。 只是,这次的身份,是以一个女人。未婚单身母亲。 还有,带着她和左少棠另一个共同的孩子来找回这一个。 五年时间的离开,身份样貌的改变,再次归来,她与他还有继续么? 五年前对自己女扮男装的隐瞒,当他心里那个女人回到他身边的无奈,当她亲口听到他对她诉说对那个女人的思念爱意时… 想要转身离开,带着他给予的礼物,肚子里的孩子,可是… 却被那个看起来纯洁高贵的女人骗走了她的孩子。 五年了,现在她足够力量回来了。足够力量保护她想保护的了。 宝宝,如果你们心有灵犀,那么就帮助妈咪一次吧。 她只想,让她的孩子回到她的身边。保护自己的宝贝。 她只想,让自己回到他的身边一次。以一个女人去爱他。 即使不能再靠近他,即使不能幻想他的爱,即使独自忍受思念爱意的侵蚀… 她也会静静的待在他身边,然后离开… 简介先这样,实在是伤脑筋。目前只能想到这些了。想到好的再改过来。不知道亲们有没有看明白。希望没把你们绕晕或是增添你们的困扰。 内容很精彩。菲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精彩的宝宝文。这次是从五年之后宝宝出来开始开头的。 喜欢的就不要犹豫了收藏吧。等下一章的就投票票吧。想要知道后面的内容留言call我吧。 吼吼。收藏收藏。票票票票。留言留言。菲顶着砂锅爬过再吼两声!!! —————————————————————————————— 好友好文推荐 坏坏太坏《帝尊》http://read.xxsy.net/info/242439.html 玄幻仙侠 打造坏坏牌至强女尊。超强女主,各式美男,神奇色彩。动手收藏吧。 潇湘小笔《灰姑娘的天价宝宝》http://read.xxsy.net/info/221792.html 现代都市 打造笔笔式坚强女主催泪感人爱情。女主的爱情生活上的成长。还等什么。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宝宝文。

君生花凉(全本)

連城女子 | 古典架空 |
在这个世上,有没有一个人,他宠你宠上天,赐你最深情款款的温柔与最众星捧月的一切,却又予你跌入深深渊薮的冷血与绝情,摔得你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 她是从繁花锦绣深处涉水而来的薄凉女子,是一枚蛊毒,爱上她,戒不掉,忘不掉,痛彻心扉,刻骨铭心。——若凉花 他就如一个神的存在。 他的剑是天下第一剑。他的人、他的气质、他的风采、他的心机谋略、他的运筹帷幄天下第一。 他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器宇轩昂,卓然轻举。举手投足间将便可将天下收拢于囊中。 ——白慕苍 她遇见他时,只知那句诗: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尤旦暮。 - 他灿若华茂,形如质木,为人也,岩岩若古松之独也,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却道:“不是不爱你,是笙哥哥爱不起你……”——宫凛笙 他风神潇洒,卓然轻举,机智颖慧,风流多情。德兼三皇,功高五帝。但冷酷无情,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却道:“若你心中还有半分白慕苍,我便立时去斩了他那个废人……”——公子玺 他冷峻优雅,气质若遒劲古柏,泠然多情,傲岸若迤逦古刹,亹亹之势,高山绵远。却道:“白慕苍,你若伤她一毫,我便屠尽你点苍门人;你若伤她落泪,我便屠尽天下人;你若要她绝命,我便毁天灭地!” ——珞扇卿 他如松下清风,潇洒清丽。又若龙章凤姿,特秀爽朗。更若水中清荷,幽然清冷。却道:“她看得透这世间的一切,却惟独看不透爱情。她这一世,无论做什么都是赢家,却独独输给了爱情。”——央姬晟 在这个世上,有没有一个人,他宠你宠上天,赐你最深情款款的温柔与最众星捧月的一切,却又予你跌入深深渊薮的冷血与绝情,摔得你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对于公主若凉花来说,白慕苍便是那个人。 白慕苍,冷眼睥睨这江山残骸,不惊不急。他这一生,皆是以苍生为赌注、天下为棋局,玩弄天下苍生于股掌间。 为了他的江山,他不惜一次次折断自己,折断他的公主若凉花,折断他们之间所有的希冀。 其实,他与她,皆是世上最孤独寂寞的人。孤独到令愿让你死我也不会放过,寂寞到即使我们不能相守也要痴缠一辈子。 就算是灰飞烟灭、挫骨扬灰亦不悔。 就算是万劫不复、不得轮回亦无罪。 就算是呕心泣血、撕心裂肺亦欣慰。 ========================================== (本文由红袖添香网独家首发,不经授权,谢绝转载)

有凤难仪潇湘妃

依稀如梦 | 古典架空 |
  【固执痴情才女生死大爱 浪漫温馨清水独宠生死不渝】   芳园色色香与艳,谁是真正惜花人?   九岁那年冬天,父亲生病,黛玉回扬州探父,次年九月初三日父亲病故。半年多与病父相处,黛玉有没有脱胎换骨重新审情?   泪要还,恩要尽,孤标傲世到底偕谁隐?   金克木,水生木,一切痴怨本有因!   北冥有梧却无凤,南方有玉众难容。   三岁读书识字,五岁有名师指教,祖上百年书香望族,五代列侯,父亲为探花郎,这样饱读诗书,品性高洁的黛玉,会不会真的年纪轻轻泪尽人亡?   冷心冷情,会诗善画了悟的贾惜春会不会独卧青灯古佛?   气如兰貌比仙的,孤傲清高谜一样的妙玉,能不能云开见日改变命运?   红楼群芳,“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到底为何?   本书以林黛玉为第一主角,以秦可卿,惜春,妙玉,宝钗,凤姐,元春,宝琴等为次角,在原著基础上,加以浪漫时代化,展现所有金陵十二钗的全部结局。   高洁才貌全的红楼群芳,不应当全部一辈子薄命而终,既然有执著之情,又怎么会听从他人安排的命运?   宝玉,冯紫英,水溶,李泰,柳湘莲,蒋玉函,薛蟠,这些代表几个阶层的男角,如何选择自己的红尘共度人?   情人见情,史人见史,希望此书,能让所有经历磨难或正在迷茫中的年轻男女,更加自信执着应对人生,珍惜人生!

重生之田园辣妻

香香大小姐 | 古典架空 |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我爱你,你却不爱我!   而对于“商界小辣椒”江罗来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好不容易创下了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还没嫁人,没好好享受成功的果实,人就死了!更痛苦的是重生异世,还成了没爹没娘又被赶出家门的小孤女!   怎么办?躺在溪边,望着蓝天想了一天,江罗决定,那就干!   爷奶伯婶嫌弃?弃之就是!   堂哥堂姐陷害?还之就是!   没米没菜没粮?种之就是!   没房没地没车?买之就是!   没钱?那就只能想办法赚了!   对于“商界小辣椒”来说,最大的本事,就是会赚钱!   开渠引水改荒地为良田;荒山头,大坡上,坎了杂草变果园!   种粮食,种蔬菜,虽然一样不会,可有大把的邻居来干活!目的?跟着江罗有饭吃。   收乞丐,收孤儿,被休的,和离的,都被江罗纳入旗下,一眨眼,孤女变成了大家长!   一不小心,三年的时间,江罗就从江家弃女,变成了南江第一女富商,成就了自己的商业王国,也成就了自己的狠辣名声。   名气大了,就是麻烦!   江罗现在最头疼的,就是此时这个躺在自己床上,不断向自己抛媚眼还越脱越光的男人怎么办?   江罗一闭眼,一狠心,用之就是,继续干!   对于东方世子来说,清水庄园,就是自己无聊时,建立起来给家人和自己度假的一个地方。   一次偶然的一眼,他看到了一个浑身是伤的小农女,双眼瞪着蓝天,像是要瞪破天一样。   从此,他午夜梦回,都是那双清澈间又带着幽怨狠辣的眼。他觉得,那只是个孩子,却不该有那样的眼神!   从此,东方世子对那个从小农女一步步变成了大辣商的女子,动了心,动了情!   从此东方世子开启了“柿子吵辣椒”的追妻模式!   听说她缺米,我悄悄的送!   听说她缺糖,我悄悄的送!   听说她缺床,我悄悄的送!   听说她缺个男人,我。。。悄悄的去爬她的床!   人生五味:酸甜苦辣咸,重生孤女江罗带着你来品味!   (本文种田+经商+女强+暖宠)   本文延续香香大小姐一惯的文风:暖男+强女=独宠一生   推荐香香的两本完结文:   《相女选夫》   《废材小姐修成神》

无敌丑皇后

无敌二小姐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她,南宫挽晴,21世纪最有实力的金杯奖得住,被娱乐媒体界视为最有潜力的奥斯卡影后接班人,她美丽高贵典雅大方骄傲,拥有凌云之志,是众人心中崇拜的偶像和神话,却在壮志未酬之际,一夕间因为意外的阴谋而隔绝了朋友、家人、事业,来到一个皇权至上没有自由的陌生世界。 一朝穿越,别人都是好吃好喝,位高权重,她却遭逢突变,倾城容颜被毁灭殆尽,尝尽世间冷暖。 在这皇权至上、处处充满阴谋算计的异世之中即便穷途末路,亦坚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理想。为寻求自由之路,为寻所谓的爱情,她太傻,信什么十指交缠便是一生一世,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她太贪心,想要独占他的爱。到头来,彻底的给予,却换来她的贞洁尽失,家破人亡,南宫家上百条人命,甚至父亲的五马分尸....... 看女主如何玩转后宫,如何俘获一众美男的心,如何在硝烟四起,充满杀机的异世中大放异彩........ 【楚少秋】:南楚大皇,邪佞妄肆,从不曾将任何人放在眼中,视世间万物为虚无,后宫佳丽三千,从不曾将任何一人放在眼里,却偏偏愿意为他遵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三年的等待,三年的孤寂,只为满心满身都是她 的印记。 【佟浩宇】:商业巨子,手中网络覆盖药材、米粮、丝绸,足以富可敌国。却因灯火节无意一瞥,而丢了心失了魂。为了她,宁愿扮作聋哑人;为了她,不惜散尽家产独守一生。 【北宫冥】:北国太子,一场啼笑皆非的相亲宴会注定了二人纠缠。翩翩公子,俊美不凡,风流天下,招蜂引蝶,而那其貌不扬的女子,偏偏成为他永生走不出的魔障。为了她,出门十万铁骑,他说战至一兵一卒也要保全她的性命。他说,为了她,即使放弃富贵荣华,也要陪你浪迹天涯。 精彩片段一:  遮天盖地的呼喊伴随着呼呼的风声传进了南宫挽晴的耳朵,直到现在,她还是觉得不太真实。虽然这个婚礼不是自己所期待的,是莫名其妙的一个婚礼。可这毕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婚礼,从小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穿上洁白的婚纱,在众人的祝福和期盼中嫁给自己的喜欢的那个人。 现在虽然不是洁白的婚纱,甚至还维持着古代的婚礼,她多么想揭开红色的吉祥盖头,想看看下面是怎么样的情景?是不是特别浪漫,是不是特别盛大?   可是就在下一秒,她的心彻底的坠入了冰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和痛楚。   就在在登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南宫挽晴突然被不知名的力量绊了一脚,一个没站稳,就往旁边摔了过去,与此同时,脸上的红盖头也随风而落。   那一瞬间,整个广场上寂静无声,红色盖头随风而落,一股不知名的风划过南宫挽晴的心头,像是狠狠刺了一刀,就像是寂寞荒原的风,寂寥无声,但是却带着沁入骨髓般的痛和凛冽的寒意,从头冷到脚。   那一瞬间,所有的王公大臣,文武百官都惊呆了;那一瞬间,所有的妃嫔女眷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那一瞬间,所有的太监宫女都愣在了当场,如同被石化了一样;那一瞬间,有一丝玩味的表情从楚少秋的脸上划过。   没有人相信,未来的皇后娘娘是个奇丑无比的人!   没有人相信,皇上居然娶了一个容貌如此丑陋的人做自己的皇后! 而面前这个带着邪魅笑容穿着鲜红色喜袍的男人露出鄙夷和不屑的笑容:“就你这副容颜,也敢嫁给本皇?” 精彩片段二: “废话,你只要把父王的骨灰还给我,我就放了你——”三年后她用锋利的匕首抵住他的下颚,说出的每一句话犹如猝满了千年寒冰,一字一句如同宣誓:“从此以后我们之间毫无瓜葛。” “晴儿,你何不把我的心挖出来看看,看看里面装得到底是谁?”说完抓起她柔弱的皓腕,将抵在呃下地匕首移至心口,狠狠的刺进去。随后艳红色的鲜花一路蜿蜒,开满了素色的衣袍....... 嫣红的花朵慢慢的变成了黑色,散发出狰狞的光芒,原来匕首上喂满了剧毒....... 亲们,文章中的妖精们个个狂野霸道,个个持久力强,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喜欢此文的亲一定要收藏啊。 留言、票票、鲜花、钻钻才是写文的动力与支持。

情不逢时

傅小晚 | 都市生活 |
新文占坑,喜欢的可以收藏下:http://novel.hongxiu.com/a/1029284/ 柏林初见,她孑然一人于酒色场所,孤立无援。 而他醉意盎然,一掷千金。 “三十万美金,陪我一夜……” 后来,她站在他面前,大言不惭,“娶我。” * 她如愿以偿成为云城巨擘薄临城的太太,可这个身份,却如同秘闻。 “时暖,算计我,就要做好被我算计的准备。” 新婚夜当天,他亲手撕破她一袭洁白婚纱,让她名正言顺的成了他的太太。 未曾耳语缠绵,凌晨一点,他驱车离开。 而后,他再不曾碰她。 后来她才知道,那些她见不着人的日子,他人在医院…… 只因,他的心上人,脑部受创,昏迷多年。 * 再后来,薄太太的身份被公之于众,他径直捏断她的手臂。 “时暖,你这么不乖,是会受到惩罚的,嗯?” 第二天,她出现在郊区一栋废弃的房屋里。 有人捏起她的下巴,“夫债妻还,天经地义。” 冰冷的匕首划破她的皮肤,滚烫粘稠的血液,遍布女人精致的五官…… 她的脸蛋被利刃划出蜿蜒的伤痕,如同树皮翻卷,丑陋不堪。 * 经年不遇,物是人非,她辗转归来,披着另一张美丽的面孔。 薄临城自然认不出那张面目全非的脸,目光轻垂,却瞥见她手上的玉镯。 是夜,男人潜入她家,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脸上。 他细细描摹,嗓音低喃,“你到底是谁?” 时暖醒来,不惊不闹,却只是明媚的拉长了声调。 “哦~那先生以为,我是谁?” 薄唇噙笑,嗓音低柔,“似是……故人来。” * 她名唤时暖,本是他命中最是明媚温暖的存在。 却在之后数年,得他唾弃,鄙夷,冷漠,羞辱。 后来,她只身在沙漠了住了三年,与黄沙狂风为伴,唯独遗憾,海市蜃楼里,没有他的脸。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

西青先生 | 古典架空 |
  这是相门才女搅弄风云,盛世王妃玩转江山的史诗。   这是明君圣主为酬红颜,一代天骄成就霸业的故事。   前世生为孟氏嫡女,她习得祖父与父亲一身治国之才,弃红妆,入朝堂,走沙场,扶持新君,入宫为后,受万民拥戴,最终竟落得举家被抄,深宫受辱,一缕香魂被那帝王踢入火海,冤魂不散的下场。   一朝重生,成为敌国右相府被弃在外的嫡女,阮弗韬光养晦,蛰伏多年。   借势回府,阴谋诡计重重而来;此身卷入皇子夺嫡之争,惊起京门风云;   相争不让的各国权贵,纷纷上前的皇族子孙,威逼利诱的各方势力……   素手芊芊,她挑起皇权深处风云诡谲;秋眸如波,她淡看天下浮沉起落。   这一世,她定要这浩瀚江山,这中原大势,这皇族权柄,尽在掌握之中。   原以为报仇雪恨,实现前生遗愿,此生不复红妆。   然而……前世那个屡次交手难缠至极败于她手的男人,不知何时,已入心底……   剧场一?据说这是告白——   浓云满天,阴风阵阵,腐臭的味道充斥风中,乱葬岗里,埋葬的,不知多少岁月几多孤魂野鬼,站在场外高处,清丽卓绝的女子眉目平静,如蝶翼的睫毛覆盖眼中机敏与清冷,“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气质卓绝,长身玉立的男子,轻袍缓带,气息似雪如兰笼罩身前的人,轻轻牵起女子微凉的手,“因为,普天之下,唯有我知,阮儿此身,不在男儿列,阮儿之心,却比男儿烈,世人千万,独吾解汝,此心,当知之解之珍之重之爱之护之念之永不负之。”   剧场二?据说这是醋王爷的日常。   清雅花园,男子闲手落棋,看着女子举棋凝眉,声音清雅如满园玉兰。   “阮儿,听闻稷歌昨日来京?”   “唔……许久不见稷歌了。”女子心不在焉,观察棋局。   “听闻前日十二邀请阮儿去三哥新马场?”   “嗯……新马极骏。”女子继续举棋,犹豫不定。   “听闻阮儿今日答应了舞阳来王府借住几日之求?”   “舞阳很可爱!”女子终于落棋,眉梢生喜,抬头粲然一笑。   男子表面平静,柔目含笑看女子眉眼如画,继续举棋……   第二日,据说京城发生三件大事:稷歌公子无故消失于京,一年无法再入京;清王殿下的新马场连同马儿,无故易主,十二皇子突然离京游历;舞阳郡主因不得出府哭闹竟惊动陛下……   【男强女强一对一,一生一世一双人】   【专爱宠溺远虐恋,欢迎入坑加收藏】   【——这个故事,献给每一个姑娘……愿你有信仰,遇见生命中的五彩温暖】

宫外夺嫡王爷入赘

依稀如梦 | 古典架空 |
她是末世最受宠的精灵公主,五岁亡母,六岁亡父亡国失去所有的亲人。 “皇妹,情愿信鬼不要信男人的话!”这是亲人留下的忠告。 他是众多王子中的一个,在战乱冷漠中呱呱落地,在争斗孤独中长大,冷血无情是他的代名词。 凭战功封为亲王的他,眼里的女人就三种:老的少的,死的活的,穿衣和不穿衣的。 偶然遇见她,发现一切变了。 “我家小姐只招入赘,必须未娶且与王侯将相无关的人!” “我是平民百姓!无妻无妾,所以来入赘!” “如果你骗我,我会亲手杀了你!”她冷冷道。 半年后,她发现他不单是一个十足的“骗子”,肚子里还有了一个“小骗子”! “我先杀你,再杀他!”她手握锋利的匕首道。 “别动气,我来帮你!”他执住她握住匕首的手,用力刺向自己! “小骗子”会说的第一句完整话:“娘,我想要一个爹!” “那娘帮你找一个爹!” “入赘爹”头盖着喜帕坐着轿子来了。 “你是我招来给孩子做爹的,盖头自己取下吧!”新房里,她不看他一眼冷冷道。 “夫人说的是!” 她觉得声音有点熟悉,猛一转身,惊得目瞪口呆:“怎么是你?” 他笑道:“怎么不是我?难道还有更合适的人选?” 她气得发抖,挥动两个拳头砸下:“你——骗子!无赖!” “站着打多累,我躺下让你打!”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