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浮梦公子 | 古典架空 |
  她是夏国公主,携天命所生,承一国龙脉,身份尊贵,风华绝代。   可却无人知晓,父皇冷酷绝情,贵妃心狠手辣,皇妹尖酸恶毒,皇弟意欲谋夺太子之位……   他是楚国世子,拥天人之貌,富经世之才,气质淡然,举世无双。   可他虽为王府子嗣,却惨遭排挤,只能远走他国,沦为质子。   她于深宫之中且行且笑,步步惊心,除祸妃、杀奸佞、冷心冷血,惟愿守护幼弟,助他登上至尊宝座。   他在异国搅弄时局,一颗九曲玲珑心,算人心、算时局,算无遗算,策无遗策,谈笑间,运筹帷幄,屠城于千里之外。   ……   当他遇上她,是羊入虎口还是强强联手?   他以江山为聘,求娶佳人,本以为不过是一场政权交易,却无人知晓,他搅弄风云,挑起战事,举国一战,尸荒遍野,却不过是为了与她说一句:“云曦,从此,我来护你……”   世人皆道,世子爷机关算尽,恐意谋乾坤天下。   他却微微一笑:天下太大,乾坤太广,吾只骗过她一人足矣。   既然决定骗她,便要骗一生、欺一世,让她一生唯爱他一人!   小剧场(1)   冷凌澈:能娶你为妻,我很开心。   云曦:得蒙世子爷抬爱!   冷凌澈:你能嫁我为妻,也该是很开心才对。   云曦:……   蜜汁自信!   看着云曦一时沉默无语,冷凌澈不禁微微挑眉:我有很多优点,你捡了大便宜了!   云曦:比如呢?   冷凌澈:比如我善解人意!   而很久很久之后,云曦才明白,这位腹黑的世子爷,当真是极为“善解人衣”!   小剧场(2)   云曦哭泣的时候   冷凌澈:你若是再为了别人掉眼泪,莫要怪我把你欺负哭得更狠!   云曦微笑的时候   冷凌澈:这般模样合该只有为夫我能看,你若不想害人性命,日后还是莫要对着除了我以外的男子这般微笑。   云曦生气的时候   冷凌澈:你若是对别人生气,为夫便帮你去出气;可你若是对为夫生气,那为夫便只好牺牲色相来为你解气了。   云曦累了的时候   冷凌澈:膳食在桌上,为夫在榻上!

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

西青先生 | 古典架空 |
  这是相门才女搅弄风云,盛世王妃玩转江山的史诗。   这是明君圣主为酬红颜,一代天骄成就霸业的故事。   前世生为孟氏嫡女,她习得祖父与父亲一身治国之才,弃红妆,入朝堂,走沙场,扶持新君,入宫为后,受万民拥戴,最终竟落得举家被抄,深宫受辱,一缕香魂被那帝王踢入火海,冤魂不散的下场。   一朝重生,成为敌国右相府被弃在外的嫡女,阮弗韬光养晦,蛰伏多年。   借势回府,阴谋诡计重重而来;此身卷入皇子夺嫡之争,惊起京门风云;   相争不让的各国权贵,纷纷上前的皇族子孙,威逼利诱的各方势力……   素手芊芊,她挑起皇权深处风云诡谲;秋眸如波,她淡看天下浮沉起落。   这一世,她定要这浩瀚江山,这中原大势,这皇族权柄,尽在掌握之中。   原以为报仇雪恨,实现前生遗愿,此生不复红妆。   然而……前世那个屡次交手难缠至极败于她手的男人,不知何时,已入心底……   剧场一?据说这是告白——   浓云满天,阴风阵阵,腐臭的味道充斥风中,乱葬岗里,埋葬的,不知多少岁月几多孤魂野鬼,站在场外高处,清丽卓绝的女子眉目平静,如蝶翼的睫毛覆盖眼中机敏与清冷,“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气质卓绝,长身玉立的男子,轻袍缓带,气息似雪如兰笼罩身前的人,轻轻牵起女子微凉的手,“因为,普天之下,唯有我知,阮儿此身,不在男儿列,阮儿之心,却比男儿烈,世人千万,独吾解汝,此心,当知之解之珍之重之爱之护之念之永不负之。”   剧场二?据说这是醋王爷的日常。   清雅花园,男子闲手落棋,看着女子举棋凝眉,声音清雅如满园玉兰。   “阮儿,听闻稷歌昨日来京?”   “唔……许久不见稷歌了。”女子心不在焉,观察棋局。   “听闻前日十二邀请阮儿去三哥新马场?”   “嗯……新马极骏。”女子继续举棋,犹豫不定。   “听闻阮儿今日答应了舞阳来王府借住几日之求?”   “舞阳很可爱!”女子终于落棋,眉梢生喜,抬头粲然一笑。   男子表面平静,柔目含笑看女子眉眼如画,继续举棋……   第二日,据说京城发生三件大事:稷歌公子无故消失于京,一年无法再入京;清王殿下的新马场连同马儿,无故易主,十二皇子突然离京游历;舞阳郡主因不得出府哭闹竟惊动陛下……   【男强女强一对一,一生一世一双人】   【专爱宠溺远虐恋,欢迎入坑加收藏】   【——这个故事,献给每一个姑娘……愿你有信仰,遇见生命中的五彩温暖】

盛世繁华之公主嫡妃

火腿蕾蕾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爽文,女强男更强,男主身心干净,欢迎入坑】   前世,齐澜是名孤儿,18岁参军入伍做了特种兵,23岁为救人质和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   再次醒来,她带着记忆投胎成了北齐近千年第一位公主,更是成为了六国当中其中两国的公主,有了父母,哥哥,弟弟,以及家人。   她发誓要守护好这得之不易的亲情,哪怕再一次牺牲自己的生命。   封地的皇叔想抢夺父皇的皇位?那就让你有来无回,死无葬身之地。   和亲公主想要嫁给父皇,和母后抢人?那就让你身败名裂,找个侍卫把你收了。   命定之女,凤翔九天,千年归来。   因为这十二字批语和她三国公主的身份,无数人想得到她,也有无数人想除掉她。平静千年的盛天大陆,因为她的到来,再次风起云涌。   他是大燕朝最尊贵的太子爷,可没人知道,早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他亲爱的皇伯父卖了,卖给北齐新出生的公主做夫婿。   小剧场:   “澜儿,皇伯父说我是你未来的夫婿,可夫婿是什么啊?”五岁的沧逸睿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问着旁边正努力练功的七岁小齐澜,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小齐澜没说话,给了沧逸睿一个暴栗,小小年纪脑袋里想的都是些什么?都被义父给带坏了。   “澜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十二岁的少年已初见风姿,俊逸出尘,不变的是看向少女那温和宠溺的目光。   齐澜扶额,这货脑袋里是不是就一根筋?十四岁的她突然想暴走抽人。   终于,北齐有人想抢夺皇位,刺杀暗害不断,在她拼近一切守护国家和家人的时候那个少年一直在她身边,守护着她,遇神杀神,遇魔屠魔。   “澜儿,江山为聘,万里红妆,你嫁给我可好?”十八岁的他站在齐澜面前笑着说道。   “好”她看着眼前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男人眉眼含笑,也许,除了家人,她还可以拥有爱人。   总而言之这就是个男主从小开始追妻,终追到手的故事。   也是女主为了心中在乎的人谋夺天下的故事。   所以,你愿意陪我共赴这一场盛世繁华吗?

世子有喜:丞相求放过

灵犀殿下 | 古典架空 |
  她本是天之骄女,番王后嗣,却一袭男装掩红颜,淡去红妆,以孤傲狂逆为面具,运筹帷幄,谋定千里,以天下为棋,谋凰途霸业。   杀她父,灭她族,谋她家族权势,欺她孤女无援?   狂傲世子,无盐小姐,各种身份玩弄世人于鼓掌。   重生一世,乱世纷争,生死何所畏惧?既然这天下容不下她封氏一族,那便倾覆天下,为自己谋个盛世年华。    他是东昱少年丞相,性格冷淡清素,高雅俊美,才华横溢,谋略倾世,是东昱权倾朝野的君之宠臣。   ★★★   传闻:封世子风华绝代,顾盼生姿,潋滟倾国。文可安邦,武可定国,杀伐果断,人皆敬畏。   丞相说:“虚张声势!”不过是一个冷面心热的傻小子罢了。   又传闻:傅家四姑娘容貌丑陋,不通诗词,不擅歌舞,粗鄙无礼,人皆鄙夷。   世子说:“纯属瞎扯。”本世子貌美如花,美的空前绝后。   ★★★   当白日的假男人夜晚变为真女人,当纨绔世子谋上腹黑丞相,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盖头掩面,十里红妆!   嫁他为妻,暖他床,打他桃花,吃他粮!   某女使出浑身解数,某男却岿然不动,世子悲:“中看不中用,定是断袖男人身下受!”   断袖?   丞相怒,推倒,食之。   世子哭:“丞相美如娇,压断本世子的小蛮腰!”   事毕,踹之,逃之。   天苍苍,野茫茫,人走黄花凉。   丞相带娃寻妻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隔壁世子府。   【断袖篇】   某日,丞相假醉,呓语低喃:“明争暗斗本相替他扛,阴谋诡计本相为他挡,他却春宵红帐,怀抱美人日日笙歌。来生……只愿不与他同为男人。”   世子闻,捶胸顿足:“本世子宽衣解带夜夜勾引,你不为所动,没想到不是爷这容貌磕碜你,而是因为爷错了性别,迎合不了你这断袖郎。”   断袖?   丞相醒,怒,翻身,压倒!   【萌宝坑爹篇】   丞相推了推身边的两个小萌娃,道:“去,前面那个是你们的娘。”   两个小包子睁着大眼睛,相视一眼,女娃仰天大哭:“爹爹想娘亲想疯了,连男人都不放过。爹爹,哥哥和我究竟是怎么出来的?”   男娃戚戚道:“妹妹莫哭,有你有我,至少证明爹爹正常过!”   丞相气绝!   ★★★   PS:这是一个丑女(实际上是个美人哦)追美男的逗逼史,也是美男追美人的辛酸史。总之,此文通篇感动强宠无大虐,里面美男云集,CP多多。   还是那句话,这是萌宝《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的系列文,喜欢萌宝,喜欢九月倾恒的,想看他们的爱情故事的,欢迎继续追灵殿的新文哈。

绝嫁嫡妃之盛世医女

风吹九月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扬州有女,名为子容。   ——此女最恶最毒最可恨。   本为名门嫡女,却划花了庶妹的脸,杖杀善仆,气死祖父,害得母亲撞死家门。   锦官侯爷,唤作沈谢。   ——此子最弱最丑最废物。   本是他地世子,却落为质子,家族弃而不顾,成为锦官城内三餐难继的乞食侯。   一纸婚书,临安恶女下嫁乞食侯。   众人笑言:这回,恶女恐怕要跟着沿街乞讨回临安了。   然而一纸和离书,隔着马车的帘子,未曾谋面的男子轻轻递上。   ——孟姑娘,在下身中剧毒,前途艰险,今日奉上和离书,姑娘可自请离去。   从此之后,海角天涯,再无干系。   但是冥冥之中,未曾谋面的两人再次相遇。   谁曾料:   她本非临安恶女,而是智慧非凡的清华少女,容华如玉,医术无双,智慧天成。   他本非无能质子,而是身世成谜的第一公子,背负国运,剑指天下,操国盛世。   清华少女和第一公子,经风雨,平三藩,定风波,夺帝国,倾尽天下。   千里红妆,倾国以聘,盛世绝嫁,千古绝唱。   不求轰轰烈烈,天下无双,但求一生一世,岁月静好,花开人在,永不相负。   ——————————   我的心里,有座长安城,住着我的心上人。   ——————————   ①,一对一,身心干净。   ②,谢谢大家哒~~

媚骨天成,丞相请自重

清风醉妖娆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她,琴棋书画舞样样精通的才女。 他,权倾天下,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她穿越而成尚书府嫡女唐绯歌。虽是嫡女,却爹不亲,无娘爱,伪善的大夫人、白莲花的庶妹都是随意欺负她,还有欺主的恶奴相伴。 他,风陌容,鼎鼎有名的儒雅公子,温润如玉,却也无人得知他也是冷到骨子里,可以一怒斩杀千人。 她们的相遇,既是因原,亦是姻缘,也是注定无法改变的情劫。 *** 当女神替代了废柴,从此,东方大陆天朝翻了天。 面对伪善的大夫人和白莲花庶妹的造谣中伤、阴谋陷害,她呵呵笑了。 你们会装?姑奶奶现代学习的人际交往的手段以为都是白学的吗?! 郡主爱而不得的陷害,使她遭遇弃婚,成为东方大陆的笑柄。 然而他却毫不在乎成为众人笑柄的她,他看上的人只能由他来欺负。对于陷害她的郡主,他要她在他给唐绯歌盛世婚礼的那一天来亲眼见证。 成亲那日,他骑着雪马揣着出现在尚书府门前,十里红妆,八抬大轿,铺天盖地的花从天而降,不知耀瞎了京都多少人的眼。当她穿着他专门定制的白色喜服时,不仅是震惊了全场,更是惊艳全场,也包括他。也只有她才配得上他给的独一无二的婚礼。 *** 清风强力推荐好友一本爽文,值得一看哦~不看会后悔的~么么哒~ http://novel.hongxiu.com/a/1323940/

凤傲六宫,谁料王爷惹不起

敖九黎 | 古典架空 |
为了报仇,她想尽办法嫁给他的皇兄。 再次相见,她是他的皇嫂,他是她的皇弟。 四年前,她是女尊至上的澜焰国当朝第一女将,当她凯旋班师回朝时,因为在街道上的惊鸿一瞥,买下了奴隶身份的他。 除去满身污垢,露出绝色容颜,她为之吸引,一年相伴之后他却如同人间蒸发。 再次相遇,金甲铁靴,大军兵临城下。 她骑在战马上,讥讽地笑了“北苍国七皇子长的怎么这么像我以前府上的一个面首?” “本殿下从未见过将军。”他目光如铁,语调冰冷薄凉。 当长剑刺穿她的战甲,血染红了衣襟,人们眼中曾经澜焰国的神话轰然跌下了战马。 燕丘一战,她重伤失踪三年,除了当事人以外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的五国之中,一名歌姬名声鹊起。 传言她有倾世之容,却从不露面。每次弹奏,也只是在帘幕之下。 也有传言她人和其声差异太大,貌若无盐钟无艳。 见过她容貌的也有人说……她像澜焰国一名叛国的女将。 你以为这就是结束?不—— 三年后,风云乍起,北苍国当今圣上最重视的五皇子齐王竟然要娶一位风尘女子! 一时之间,五国轰动,大到朝野,小到街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洞房花烛夜,男子垂眸看着一席红妆盛世美颜的她“我娶你进门,落得天下人的笑柄,不是要你做一个花瓶。” “妾身定不负王爷期望。”她红唇勾勒薄凉的浅笑,眸底一片黯然。 她步步逼近,为了报仇一步步将他逼向绝境,换来的却是,他轻轻的叹息“玄姬,你活着就好。” 她措楞,失色。 当燕丘一战的真相被揭开,她拿着剑指着身侧的人“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为什么?!” “殷玄姬,你是本王的齐王妃,永远都是!” 从女将到王妃到皇妃,愿废后宫佳丽三千只为她一人。 只是,身侧的人到底是放弃皇位娶了她的他,还是那年她凯旋回朝,初遇倾心的他。 一个从初遇就谋划好的局,从她卷入他的世界那刻起,就再也无法逃离。

医王心尖宠:风华嫡妃

风吹九月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一对一,身心干净,宠文。   ——   他是名满天下的帝国九皇子百里洛川,文韬武略,医术无双,引天下女子尽倾心。   年及弱冠,他要娶亲了,娶的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少女。   她是太傅府中的林清越,平庸无名,上有嫡姐才华出众,下有嫡妹倾国倾城。   所有人:……她怎么配得上九皇子?   然而百里洛川不顾众人反对,亲手将少女娶入府中,捧入手心,爱若珍宝。   嫡姐心中暗怒:我二妹才华盖世,怎被你这小贼娶了。   嫡妹心里暗恨:我二姐惊鸿之姿,你把她给我还回来!   谁都不知道,平庸无名的名声下,她是盛世的覆雨翻云手。   那一日,整个王朝和他为敌,面对千军万马,她只是拿着一枝花,笑盈盈。   “我不管他是好人坏人,是乱臣贼子是乱世英雄,我只知道,他是我夫君,谁敢伤他一分,我必定还百倍千倍!他若要谋逆天下,我替他开疆辟土!”   百里洛川握住她的手。   “谁也不能带走她,神不能,鬼不能,天不能,地不能!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本王就杀了那神,斩了那鬼,捅破那天,踏碎这地,碧落黄泉,毁了这人世!”   他为她乱过心,白过发,屈过膝,屠过上万人。   她为他摘过花,掉过泪,丢过命,炸过一座城。   遇一个人,执一双手,爱这一生,诚诚恳恳,经年未改。   **********   我本是人间孤人。   想那日春江花月,想那日温酒雪门,想那日青丝相挽,想那日横渡凌云。   偶相遇,命中逢,秋波横,眼儿媚,倾尽此身。   百年须臾,一朝浮生。   望江山,帝业如画,唯尔倾城。   ——改自夏侯淳《南仙吕?傍妆台?自叙》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