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妃子不详,皇上请避让

牛桃桃 | 古典架空 |
他是北唐郡王,如仙人卓姿风华,温润尔雅,却生性薄凉。 杀兄弑父,成为一代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唯独对奸臣之女柳氏 的宠爱盛久不衰,羡煞众人。 据说,那柳氏是个不祥之人,腹中所怀皆为死胎,有生之年并未给他产下一子半女。 据说,他为她一夜血洗西夏,战火四起,鬼哭狼嚎,如修罗地狱。 只是,柳氏为何最终会不得善终,无人知晓。 --------------------------------------------------------- 窗外已经泛起鱼肚白,那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大手贴的更紧,似乎在感受她肚子里的生命,她轻轻挪开身子,反被他紧紧一箍。 “你要干什么?”她声音透着警惕。 “你敢带着本王的孩子跑了,本王还没和你算账,现在却来质问本王,本王是碰你不得吗?”他声音柔和低沉,听不出喜怒,气息喷在她颈后。 --------------------------------------------------------- “过几日,让十一弟把你送回雁门郡,你一个孕妇留在军营不合适。” 这个消息对涟漪而言无异于五雷轰顶,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他,眼窝瞬间积满泪水,他们久候重逢他竟然已经厌烦她了吗? “我不敢了,以后我会乖乖听你话,不会再来找你,你不要把我送走好吗?我们才刚见面。” 他看了她一眼叹气:“你哭也没用,本王早已决定好了,你的早膳已经去准备了,吃了再睡。” “你不改变主义我就不吃。” 事实证明他确实早有想法,无论她如何吵闹不休,赔礼道歉,冷战到底他也没有心软。

天价前妻:宠婚无度

香菜牛肉饺子 | 豪门世家 | 已完结
  【忠犬伪渣男前夫x傲娇伪心狠前妻一个披着虐文外表其实宠上天的故事】   一   结婚不到七年,七个月都没有,痒了。   他冷漠又无情,他无情又无义,人渣。   没有拖泥带水,没有依依不舍,离吧。   离婚协议他拟,离婚日期他定,可……   前夫,离婚协议你还没签就失踪了,人呢?   二   阮惜乐说,前夫三宗罪:不举,不义,不爱她。   人们羡慕她嫁给了俊美芳菲,灼灼其华的容家大少,她却觉得这人阴晴不定、腹黑深沉,离婚说不定是种解脱。   但是为什么离了婚,前夫重新出现的时候,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眼巴巴凑上来,像牛皮膏药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而且他不是不举吗!现在一夜七次是什么情况?   三   容褚说,前妻太绝情,屡次把他赶出家门。   失忆之后,容褚最重要的事情是去和前妻复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面对前妻质问失忆前的事儿,容大少爷薄唇一勾,想不起来了!   什么都不记得,偏偏记得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是阮惜乐。   追妻之路再漫长艰辛也要坚持到底!   ※   【小剧场】   重新得手的容褚迫不及待拉着阮惜乐去复婚,阮惜乐拒绝。   容褚脸色一沉:你不爱我了?   阮惜乐笑眯眯的拿出那纸离婚协议:要不然你先签了?   容褚立即撕碎协议,既然就没离过,   何必多此一举?   ※   某日情事中,阮惜乐情动之时喊了一声:兜兜   容褚眼神冷下,骤然清醒,声音里含着滔天醋意:你在喊谁!   阮惜乐眼睛一眯笑起来:怎么你连自己的乳名都忘了?   吃了自己醋的容醋王很尴尬……   ※   又一日。   阮惜乐问:容褚,你有多爱我。   容褚答:不能多爱你一点了。   因为他所有的爱都给了她…… 

重生法医之小妾不好惹

诸葛晓由 | 推理侦探 | 已完结
  如果说,别人家的女主是人见人宠;那么,俺们这里的便是人见人烦。   1995年出生的她,十五岁之前,一直都是食人族长老的素斋。   好不容易一朝清醒,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怎么她偏偏是这个样子?   品学兼优,却是老师最看不上的学生。最要命的是,她根本就不想读这个法医系。每次解剖课,她都要在外面如同排毒一般上吐下泻,将体内所有的除零件之外的物体排除干净,才能进入课堂。就是这样,她依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是,她兢兢业业地干了一辈子,也殚精竭虑地吐了一辈子。   然而,倒霉透顶一辈子的她在油尽灯枯、嗝屁朝凉的前夕却突然转运,被“火属性”选中,成为“宇宙级”试验品,华丽丽地穿越重生!   重生后的人生,逍遥几何?   未知年代大户人家独子的第六房姨太太是也。(whatareyou 弄啥嘞!这什么狗屁身份,还能不能愉快地穿越了?)二十芳龄,翩若惊鸿,豆蔻年华,坐井观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她端庄、温婉、稳重、大气,从不与人争辩,人家要的她都不要,人家抢的她都不抢。被人称为窝囊废。真的吗?你们见过运筹帷幄、抽丝剥茧、步步为营、屡破奇案的“窝囊废”吗?没见过?还不来见识一下!   嫁进来的第一天,她就被下药;花样层出不穷,接下来还有深山迷路、遭遇变态女巫、被泼粪、送上牛郎的床,最吓死人不偿命的是,某一天她归来,发现她的床上,躺着一个人--死人……   片段推介:   --   好似从天而降的男子,那双黑亮的眼眸,准确地把握他想要的方向,锁定于她的身上,那目光有如一张无形之网,将她的身影纳入其中。   看他的样子,帅是很帅,但手上拿着一只女士拖鞋的话,那就……   咦?宋雨潞好奇怪,刚才这个心理描写,是谁想的?呸呸呸,绝对不会是她吧?   “有钱又有闲,世外桃源?很好,请继续。”   他看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露出俊美无俦的笑容,开朗得如同天空明媚的阳光。   --   “叫我牛郎。”   宋雨潞笑了,被逗笑的。“这里不是织女的房间。”   他邪气地笑出声,俊俏的男性脸孔透出浓浓的暧昧味道。“现在,对我来说,你就是织女。”   “不如,我们先来玩一个游戏。”妙龄女郎的手里面拿着一件游戏道具--绳子。“你来把我绑起来,好不好?   --   ……我……还有……一句话……   看下去,你会发现,它--竟然--是一篇隐形宠文。历经坎坷、细水长流的暖心之作。所以,别怕,坚持住。嘻嘻。

君子爱妻囚之有道

站在边缘的蜗牛 | 都市异能 | 已完结
  ——你知道天使是怎么变成恶魔的吗?   他是Z国最年轻,最权威的心理学家,精神病医师;他获得过的奖项,得到过的荣誉能撑起Z国原本贫乏的心理精神界。   他是孔原,她的老公,她在法律上的第一监护人,也是判定她患有精神分裂的主治精神科医师。   他说,“想把一个人囚禁起来,就要让所有人相信他已经疯了。”   他说,她疯了,她挣扎,抗拒。   她说,他疯了,他却笑回……   “我是疯子,可是……又有谁信呢?”   *片段*   他优雅地翘起腿,从怀里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开始每日的例行检查……   “还记得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吗……不记得?”他微微垂头,装腔作势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记得我们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上床吗?”   “……”   他抬了抬眼镜,说得一本正经,“遗忘,是精神官能症患者经常会伴随的症状。”   “我不是精神病!”   “很好。”他笑笑,优雅地摘掉眼睛,放下一直在记录的笔记本——上面只有一副她的肖像画。   “……把刚刚我问的问题仔仔细细地回答了。”   他一步步把她击溃,她似乎在做困兽之斗,她从没赢过他,所有的一切总是逃不脱他的掌控。   然而,当真相来临,她才明白,他早已为她,输掉了灵魂。   ——   “我明白爱情是一种化学分泌的结果,我能想象出世界上最美丽的景色,我有无懈可击的逻辑,至高无上的荣誉,我可以掌控很多人的命运,安排他们的生活;而你只是冷漠地看着我,无奈地耸耸肩,再嘲讽地笑笑说,怎么办,我还是不能和你在一起呢。   有时候,彻底打败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   ——我知道天使路西法变成撒旦的过程,但我想说的故事是,恶魔也可能变为天使。   都市婚恋文,带点小悬疑,有些小异能,文中萌物很多,欢迎跳坑。

钻石婚约之宠妻上瘾

香菜牛肉饺子 | 都市生活 |
  第一次相亲,君祎看完了午间新闻,对方打电话给中间人,失约。   第二次相亲,君祎看完一集电视剧,对方发短信给中间人,失约。   第三次相亲,君祎看完一整部电影,对方没有通知任何人,失约。       君祎站起身,整理一下墨黑长发,喝掉面前凉透的咖啡,气定神闲的联系自己父亲:爸,以后您就是跪着求我,我都不会再来相亲——以及,这个许慎,最好不要让我见着他......不巧,君祎这三次失败的相亲,失约的都是同一个人。   不幸,因为这是父辈定下的姻亲,即使相亲失败,君祎还是被逼着同他结婚。******许慎,男,三十岁,A院神经外科二区副主任医师。   他高冷,毒舌,清心寡欲,只有拿起手术刀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人情味。君祎,女,二十四岁,大学毕业两年,社会新闻记者。   她聪颖,热血,朝气蓬勃,怀着一颗赤诚的心去面对所有的一切他冷若寒冬,面对告白失败后痛哭的小护士,表情漠然:心痛?吃点儿硝苯地平,止痛。   她热情似火,面对开跑车抱玫瑰的追求者,扬眉挑衅:我这儿有你脚踏很多条船的照片,要么?君祎与许慎有过三次失败的相亲,她对这个男人厌恶之至。   当他们终于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起因是,君祎被碰瓷了。而最让君祎无法接受的,是她遇着危难,竟然要靠他来救她。******   part1   初识。   君祎被领导安排到A院对许慎进行贴身采访。   手术前,一堆女护士挤破了脑袋就为一个能帮许慎穿手术服的机会,这是A院所有女护士的梦想。   许慎冷眼旁观,伸出骨节修长的手指,施舍一般的指向君祎:“你来。”   君祎瞬间收获无数嫉妒的白眼。   part2   婚前。   君祎:这天下男人就算是死绝了,我也不嫁你!   许慎:发这种毒誓诅咒全天下的男人,那我更得娶你为民除害。   君祎:你不要脸!   许慎轻轻一笑:对,我不要脸,要你。part3   婚后。   君祎改稿到半夜,屋里灯光通明。   许慎面无表情的走进君祎房间,抽走她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将她摁在床上,强硬的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关掉灯:“睡觉。”   君祎:“你凭什么管我!”   许慎:“在法律上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怎么不能管你?”许慎清心寡欲,偏对君祎性趣高涨。   许慎冷静自持,面对君祎通通瓦解。   许慎说,这个世界上只能同一个人在一起的话,那个人只能是君祎。   所以,他对她的承诺是,许君一生。

抵死纠缠:妖皇的烙印

半只蜗牛 | 古典架空 |
本文在红袖添香连载,请尊重版权!!! 她捡起落在玉床上的凤镯泄愤似的套上,雪白的肌肤立即印上了血色的刮痕,娇艳的唇里恨恨的吐出两个字:“卑鄙!” “承蒙夸奖!”聂无心白玉般的容颜如三月摇曳生姿的桃花一枝,抖落万种风情,他的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睨着白玉凤床上的女子。 * 她坠入山崖,他便以自己为铒,毁掉原本属于她的江山:“你要是敢这样就死了,我就让临洵的万里江山为你培葬!!!” 她历劫归来,一身风尘,紫衫翻飞:“聂无心,你怎可言而无信,毁我凤氏江山?” “你不知道吗?”他笑,邪魅而轻佻,眸子里却是一片冰凉:“朕最大的乐趣,就是如何毁掉这锦绣河山。” * 她掉进冰河,他从高崖上一跃而下。 “凤云崖,你最好记住,上天入地,你休想逃开朕的手掌心!”他青衣渺渺,宛若上古河神,一低头咬住她的唇。 “你这个疯子。”她喘息,夺目的红色在她唇上绽放出一朵朵小花,与清雪似的肤肌相映,愈发的娇艳欲滴,动人心魄。 * 她失忆,阴差阳错成了别人的宫妃。 他单枪匹马独闯敌国,在她肩上留下他专属的印迹:“凤云崖,你与朕,一生一世,至死方休!” 本文每日两更或以上 欢迎加入QQ群,96383054 推荐好友作品:《爱,安然无恙》文/今夕冷清 http://novel.hongxiu.com/a/222666/

痞女养夫成瘾

漆起 | 穿越奇情 |
  这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狡猾痞坏女和傲娇冷清的帝王子直接“驯养”与“被驯养”的斗智斗勇斗心的纠缠不清的那些事。   苏四对于能再活一次是心怀感恩的,没有上辈子作为私生女的各种艰辛无奈,今生能坦然活在蓝天白云下,还有个狂傲孩子气的老爹,这是一件多美好的事!即便在这个古代偏远的小山沟沟里没有前世灯红酒绿里的各色美男来调戏,但作为一个随心所欲的小霸王,自己还是挺自在的,就这么简单平淡的过一生也很不错,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就倒霉催的遇到了这家伙,还他妈狗血的中春药了,呸,“挫货!”   “嗯?你说什么?”一道冷清的声音响起,“呃,没有啊,我什么都没说,肯定是你最近纵欲过度伤身伤心伤脾肺,最终身体要垮机体免疫力下降这就产生了幻听,你看,这就是纵欲的后果,让你不听我的。”苏四信誓旦旦的肯定。“我身体不好?那再试试!”“啊,救命!”   苏四表示很郁闷,最初,自己都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可却还是和这种大人物纠缠一起了,啥?你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亲,你不懂,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儿啊!可是甩不掉,还有老爹,你怎么就答应了让自己闺女做那装逼货腹黑狼的属下啊?还历练?闯荡?偶不想呢!您这是送羊入虎口啊?!果然,当属下伺候这伺候呢最后终于被拐床上去了吧?呜呜呜,偶是根正苗红的小白杨,乐观向上不怕苦,就当嫖一鸭了,当跑友赚大发了,咱好聚好散啊!   啊?什么?见家长?好吧,反抗不了,那就见吧,给名分?啥名分?妾?这不侮辱人吗?老子妥协这么多就是为了有一天脱离苦海,自由自在浪迹天涯去,这就要被绑住了,然后生孩子还要叫别人妈?那不跟我以前一样了?不行!绝对不行!   于是就收拾收拾东西跑路了,逛他个山河大海,游他个大江南北,爽啊!   “女人,你敢逃!?”   傻子才不跑!哈,你追啊,嘻嘻,追不上!   ……   “娘啊,爹啊,就是这混账玩意欺负我。”原来自己也是有背景的牛叉人物,哼,我娘是公主,我爹是将军,我爷爷是太师,我外公是皇帝,哈哈,你爹你娘还是我师哥师姐,哈哈哈,让你狂,乖,来,叫阿姨,阿姨疼你哦!   “娘,要不然你给我多选几个夫君吧?那家伙就会欺负我。”一脸愤愤。   “对哒,对哒,娘子,咱家小四这么好,谁配的上啊?”立即应和,满脸赞同。   一老一小放肆又猖狂,相似的神情打着好主意,旁边貌美妇人无语地扶了扶头。无奈的唤外面的人进来,“楚陌,把你媳妇儿领走。”   苏四惊恐地看着外面的人一脸铁青的进来,冷冷地撇了苏四一眼,“你想要几个夫君?”   吓得苏四小心肝颤颤的。   美貌夫人又摆摆手,吩咐道,“好好管管小四,你看都被你宠成什么样了?”   “好。”一把拽着苏四就往外拖,还敢找几个夫君,但越来越肥了,自己难道满足不了她吗?哼,是要好好调教调教了。   “爹,救命啊……”只留下一阵哀嚎,无人问津。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