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豪门独宠之夫人要上位

爱吃香瓜的女孩 | 豪门世家 | 已完结
  相爱七年,功成名就,羡煞旁人   却还是抵不住小三上位,落得个净身出局!   更倒霉是去趟酒吧还遭人下药,被人嫖了?   吕萌愤愤咬牙   公司被占?抢回来当第一股东!   小三炫富?傍个大款弄死她!   表妹陷害?开除!开除!开除!   嫖了自己的人……BOSS!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   吕萌是被自己公司开除的创始人,她总结是自己做得太多,要的太少。所以她决定从今以后只说不做。把谈好的生意谈崩了,把小三告上法庭,把讨厌的人赶出公司,决心当个好人。可是面对跟自己一夜情的大BOSS,她表示有点头疼。   秦川是帝都最大地产集团的总裁,背景强悍、杀伐决断,短短三年成为尊荣显耀的全球最佳CEO,资产过百亿。被无数女人窥视的他,认定是那个女人勾引的他,正愁找不着人时,她自动送上门了?   看着应聘者的简历,秦川冷笑:“吕萌,新仇旧恨,你想怎么死?”   *   【相杀小片段】   吕萌是校官之后,村霸之主,十里八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最爱干的事就是欺负别人,尤其是一个叫秦川的城里人。   可当他们在城里相遇后……   吕萌打不过他,斗不过他,只能暗里扎小人唾弃他。   秦川白天折磨她,晚上折腾她,光明正大随时随地的调戏她。   终于有天被欺压太惨的吕萌站起反抗。“秦川!不要以为你是BOSS我就不敢打你,我以前是村霸,现在是村富!”   秦川嗤笑。“就你那破村子,早晚征了它养鱼。”   ……   【相爱小片段】   金融风暴过后,闲得蛋疼的吕萌问秦川,   “等你有钱了,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睡你。”   “能有点远见不?”   “睡你孩子。”   吕萌扬眉吐气的拍他脸:“你等有钱再说吧,小白脸。”   秦川二话没说,拉着她去了民证局。“九块钱还是有的。”   ……   【宠煞他人】   小秘书:“BOSS,副总裁说要收购宏达。BOSS你知道的,宏达那公司已经没多少价值了。”   大BOSS:“准备收购合同。”   小秘书:“BOSS,副总裁又看上海月名弯的房子了!”   大BOSS:“准备过户合同。”   小秘书:“BOSS,我看到副总裁有枪!有枪!”   大BOSS:“我买的。”   小秘书:“BOSS不好了不好了!副总裁准备购买直升机!”   大BOSS:“把这个忘了。去联系陈少,武直-10和黑鹰都要了。”   小秘书对手指:“BOSS,再这样下去,你迟早得破产……”   大BOSS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   【一句话简介】   这是一个村富VS首富外加虐渣的激情暖爱故事   PS:作者是军装和西装控,所以全文西装居多,么么啾,喜欢要收藏昴^^~   ——   【推荐香瓜完结军旅文】   http://www.xxsy.net/info/803090.html《军少强宠之地球的后裔》史上最萌养“弟”。   http://www.xxsy.net/info/684120.html《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最无法抗拒的告白。   http://www.xxsy.net/info/552523.html《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一个热血时代的开始。   http://www.xxsy.net/info/511207.html《宠妻之首席设计师》设计与反设计的强者之局。

101次试爱:影帝的天价蜜宠

野狸 | 豪门世家 |
姜赛儿VS司楉: 明明是去逮捕他这个吸毒败类,却一入狼窝被他吃干抹净! 为了自己的幸福,她逼他签下备胎协议。 只是这协议,到底是便宜了谁? 察觉自己可能被坑的大小姐,某日她问:“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 而司楉却淡然一撇:“要不是被毒品影响,就您这糙汉子,我真硬不起来。” 一向毒舌的大小姐遇到了对手,她明明该生气,为何却反感他和别的女人接触。 某日,她明白了自己心:既然我喜欢司楉,那我该怎么让他对我告白! 在陆亦桃吐槽她大小姐放不下身段时,她开始了画风诡异的追夫之路。 当司楉吸毒丑闻澄清,摇身一变成为大总裁大影帝之时,身边浪蝶一波接一波,某富美醋坛子扔进七大洋!醋意熏天! 于是乎基本O绯闻的司楉开始传绯闻了:司楉经纪人怒扇某某女星两耳光,司楉经纪人砸坏了千万豪车,司楉经纪人…… 直到某一天,某影帝接了床戏引爆头条,女主角却在一夜之间被换! 第二日,有位绝色女子,一身水红色的石榴裙,带巨资进组。 “你不是对我这糙汉子硬不起来吗?”她酥胸半露,笑容摄人心魄。 只见他淡眸一眯:“最近肾不好,在你身上验验。” 陆亦桃VS肖柏煜: “我就算是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也要用那腐朽的声带喊出:肖柏煜,我恨你!” 于是肖柏煜真的整了一口大棺材把她扔在了里面,“喊吧,喊到喉咙出血我会把你放出去!” “我就算是被你吊在鲨鱼嘴上,我也不会求你一句!” 于是肖柏煜真的把她带去了太平洋,把她吊在了海中央,“你最好祈祷鲨鱼能咬断你的腿,那样就不用我亲自给你打断了!” 陆亦桃清楚,他曾经多爱她,现在就多恨她。 他将她拴在身边,说错话,做错事,得罪他,他不开心,虐待她!她被男人追,蹂躏她! 陆亦桃觉得他是变态。 直到某天,她突然有了身孕,一场误会,一场强暴,她险些流产。 “肖柏煜,你怎么停下了,你的种快被你杀死了,赶紧送他上路啊!” 他暴怒如猛兽,可抬起的手,还是没舍得落在女人的脸上。 数月后。 他抱着新生儿,看着病床上心跳越来越慢的女人,清泪划过脸庞,“不论恨还是爱,桃桃,我离不开你……” 恨的多深,爱的多痛。 以为被恨,却是被爱。 以为不可能,原来距离隔尽万水千山,也有他历尽千帆把她藏在心里。 “柏煜,终于,能……嫁给你了。” 【不管你萌信不,这是宠文,所有cp身心干净。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三月棠墨 | 都市生活 |
  【22岁的大四在读生喻橙被催相亲了!】   妈妈说:“高中不谈恋爱,大学不谈恋爱,都快毕业了还不谈恋爱,你想干什么?”   爸爸说:“小鱼鱼啊,优质的男人要提前挑选,剩下的没好货。”   相亲前——   爸爸问喻橙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喻橙站在床上,大手一挥,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她手指划过墙壁上一排当红男星的海报:“譬如这些类型,我都挺喜欢……”   喻橙是个追星狗,最爱男神。   眼见爸爸的脸色越来越沉,喻橙连忙改口:“要不然,千玺弟弟也可以啊!我不介意姐弟恋!真的!”   爸爸冷冷一笑,打击女儿:“呵,等你有邱淑贞的美貌再说吧!”   相亲后——   周暮昀问喻橙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喻橙羞涩一笑,摇摇头:“嗯~,就、就喜欢你这样的。”   爸爸:“……”   *     寂静的街道飘满了雪白的柳絮,周暮昀牵着喻橙的手散步。   气氛静谧美好 。   周暮昀停下脚步,垂眸看着她,眸色清澈如水:“眼睛闭上。”   喻橙不解:“什么?”   “你睫毛上沾了柳絮,我帮你弄掉。”   周暮昀面不改色撒谎,一本正经的样子将单纯的喻橙骗到了,她乖乖闭上眼睛,还不忘叮嘱:“小心一点,别弄花我的睫毛膏。”   哦,他当然不会弄花睫毛膏,他又不打算碰她的睫毛。   蓦地, 微凉的,柔软的,猜到那是什么,喻橙立刻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俊脸,呆住了。    周暮昀笑道:“ 收好了。”   喻橙:“……”   心机Boy!不过……真的好撩。   *   三月的小甜文,从头甜到尾。啊,快张嘴,喂你吃糖!

首席请离婚

穿游泳衣的小鱼 | 豪门世家 |
推荐小鱼新文,其他作品里《豪门前妻,总裁步步紧逼》。 乔伊念觉得这世上最理想的爱情,应该用十二个字形容:一见钟情、从一而终、白头偕老。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父母的死会跟他家扯上关系,当她签好离婚协议书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得知自己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该如何抉择?留下或者离开…… 你爱过一个人吗?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整整十年的时间,她将自己对男人所有的幻想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偶然的相遇,让完全没有交集两个人闪婚,这对乔伊念来说,莫过于天上掉馅饼,天大的喜事,可是对于苏郁来说,这不过他生活中的调剂品,因为他的生活里从来都不缺女人。 于是,从民政局走出来的那一刻,乔伊念开始了自己伟大的计划,誓有一天要将这个男人扑倒吃干净。 他不爱她,她从来都知道这一点,可是她不在乎,只要她爱着他就行了。 在网上,报纸上,公司里,总是会听到关于他的花边新闻,她从来都不问,而他也从来都不解释,因为他知道,他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当有一天她看到一个女人很细心地为他整理领带的时候,她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痛彻心扉,听说,听说那个女人是他的初恋,也是他最爱的人。 有人说,在爱情的世界里,谁先爱上,便注定了就是输家。乔伊念偏偏要颠覆这个观点,她先爱上了,爱了十年,未必她就输了。 苏郁:有一种爱是慢慢渗入的,渗入到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无处不在,直到当她离开的时候,你才知道,原来那一种爱早已经深种。 本文宗旨:如果爱,请深爱。

隔壁村的小娘子

浅尾鱼 | 穿越奇情 |
  女主:穿越的   身娇皮嫩易推倒,端的是贵族千金的架子,喜爱清静,淡薄冷情,万事不放在心上。   没想到就这样一个本该乐活,活在现代的贵族千金,莫名的穿到了古代。   同样是贵族,你说你怎么活的那么憋屈?嫁人倒贴嫁妆,庄子被霸,这都不算啥。   可恶的是,刚穿越就生孩子,贵族千金懵逼了,饭可以乱吃,话也可以乱说,这孩子可不能乱生?   这穿越弄的,不光生孩子了,还得种田,那种事是她千金贵族该做的吗?   本千金端的是贵族气质,种田这种小事,自然还得干,不干活、不种田,吃土啊!   男主:重生的   前世光顾着玩弄权势了,弃了娇妻、丢了孩子、还被带了绿帽子。   朝堂玩的不错,权势滔天,无人敢欺,走到哪里,都得尊称为顾大人,老了老了,媳妇儿出轨了,可恶的是,孩子还不是他的。   怒气太深,上天怜他深谋远略、过人的政策才华拯救过无数平民百姓,才给他重生机会。   上辈子权势滔天,活的太累,这辈子开启种田模式,一亩三分薄田,种出家产万贯。   不用权势,照样玩转人生。   只是,这小小娇妻貌似不太安分守己,得好好调教?想多了,媳妇啊,就得宠,宠到谁都看不上。   本文带你玩转古代农场,种出一片桃李天下。   标签:穿越、重生、种田、瓜田、农场、商超

凰权之尤物庶女

偏爱陌生人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一对一,男强女强,干净甜宠。】   全能的黑道女王穿越成为月家二小姐,一颗野草,竟然妄想长成大树。   被指定了两次亲事,对方相继暴毙而亡。   被冠上个“克夫孤星”的名号,也好,反正她也不想嫁!   ◇◆   女扮男装的经商奇才,是她;   麻子黄脸的百晓生,也是她;   兵戈铁马倾国倾城的女将军,还是她!   她这样的尤物,岂是凡夫俗子能降得住的?   于是,一二三四五优秀的男人们出现了!   ◆◇   鼎鼎有名的全国首富,为她挥金如土!   名声赫赫的隐世画家,视她为红颜知己!   武艺绝伦的江湖侠士,是她的忠犬!   德才兼备的第一公子,为她甘愿沦为叛国贼!   还有他,他他……   ◇◆   情敌这么多,打牌的醋坛子能绕地球三圈儿!从不问政的病秧子九皇子,最爱扮猪吃老虎。   可这只“母老虎”却不轻易“到碗里来”!   从想“杀她”到“利用她”到“想娶她”,他被她狠狠折磨了一把,不如来个欲擒故纵?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环肥燕瘦莺莺燕燕,都是哪里来的妖精,给我起开!   于是,傲娇的女主只得拉走这个男人,在他脸上勾画几个大字:名草有主,禁止勾搭!   【小剧场一】   “杀了她。”   “没杀成。”   “那我娶了她。”   “可是她要嫁断背山!”   【小剧场二】   “她说她比我好看,我划烂了她的脸。”   “甚好。”   “她说你也比我好看。”   “那,为夫也可以,很不要脸。”   “唔……你,色中恶鬼!”

明星老公,太放肆

木鱼笃笃 | 豪门世家 |
【别想再从我的身边逃离,因为我会不惜折断你飞翔的羽翼——慕斯】 五年前,他是娱乐圈光芒万丈的大明星,魅力四射,她是蛋糕店的小小糕点师,圆脸身胖的丑小鸭; 五年后,他是龙腾冷漠狠厉的总裁大人,政商两界,黑白两道,无人见他不礼让几分,她是S国宫廷御用糕点师,柔美而坚强。 【逼婚版】 “乖,签了它。” 她看着眼前来回挥动着的结婚证书,眼角处于严重抽搐状态,胖嘟嘟的小脸别过去。 “数三声,不签,后果自负,一,二,三!” 然后,她就被他吃干抹净…… “哼,非让我用强硬手段不可。” 他满意的看着结婚证书上那扭扭曲曲的名字。 【一纸离婚】 泪如断线的雨落下,低落在眼前的纸上,融化了她熟悉到不能熟悉的签名…… “签了它,签了它之后拿着这一千万的支票离开这里,孩子从此归慕家所有,与你再无瓜葛!” “孩子是我亲生的……” “不,他是我的,从今以后与你没有丝毫关系!!” 她被逼签下离婚协议书,抛下爱子,消失无踪…… 【宝宝版】 “哼,笨爹地,你这样对我就证明了一点……我一定不是你亲生的,我要离家出走找妈咪!” 嘟着粉嫩的嘴儿,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背起卡通猫包包就离开家门。 经历了暴雨,被恶犬追了三条街,摔到水沟里,最后饿晕在街头的小男孩被一女娃拖回家。 睁开漂亮的眼睛就看见一张荡着温柔的女人脸容,小嘴一扁,扑入那柔软温香的怀抱。 “妈咪,我终于找到你了!”

绣色可餐

青青的悠然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美貌变态要杀人灭口和一个弱女子反抗被灭口的故事,这是狩猎者和猎物间“吃”和“被吃”的故事。    ****   人人都说楚家小娘子好命,救了凭着掌江南织造绣行,富甲天下的第一美人琴家三爷,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多了个二十四孝的美貌大侄儿。   “放屁。”她冷笑吐槽——   她穿成热心小捕快一枚,善心救个火,却撞破世人夸赞的温柔神仙美人乃是恶毒狠辣大魔王的真相,差点被魔王灭口。   只是她走狗屎运,狠狠先将对方撂倒。   谁知神仙魔王被她虐傻了,魔王变傻X,如小鸡开眼只认第一个活物,他开眼只认她这个“母鸡”,张口要奶吃。   从此她被迫跟着魔王进了富贵窟魔窟,却不想魔王虽‘智障’,但到处都是算计她小命的小鬼。   阴差阳错背上一张夺命藏宝图,背负天下朝野多少阴谋重重,算计无边。   她人活了两世,只信命是要自己挣,不会绣又如何,她偏要以握不住绣针的手“绣”出一片锦绣天地,大好山河。   管他浑水还是好水,既已遭恶人强拖下水,她便海阔凭鱼跃,惊起江湖朝堂万丈波澜,成就史上唯一不会刺绣的——传奇大绣师。   且看她开绣坊,改工技,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   灭海盗,平海路,破逆案,宰倭寇。    顺道努力灭了某只神仙脸孔恶心肠,翻云覆雨,专爱拿绣花针在她身上刺刺刺,老想剥她皮的超级大魔王……   她要坚定一颗红心不动摇,从此坐定狗屎堆不挪臀,誓要将狗屎运走到底,再用狗屎糊恶人们满脸。   (非种田文)   **   小剧场:   “哎哎哎——儿子,你扒为娘的衣服干嘛,如此重口,你爹知道嘛!”   魔王温柔微笑,手上剥皮刀杀气森森:“哦,你叫本尊什么?”   楚瑜四肢摊开,英勇就义状,娇笑:“哥,神仙大哥,小妹知道你功夫好,来吧,请温柔一点”   魔王长了神仙脸,她不亏。   魔王笑得美绝人寰:“小鱼妹妹,为兄确有祖传剥皮功夫,正缺你一身‘鱼皮’做长靴,娇躯一副来插花。”   楚瑜冷笑:“神仙大哥,小妹有祖传超劲白花油,帮你洗内裤的时候加了点香,你裤裆里的小神仙销魂否!”   魔王笑得仙气飘飘,宽衣解带:“销魂,太销魂,为兄自然也要让小妹试试这销魂滋味才好!”   且看看谁先剥了谁的皮,谁比谁狠,誰先灭了谁的口,谁揭了谁的面具,谁先吃了谁的……肉!   ***********************   正儿八经传统个简介——   这是一个一点刺绣都不会的绣娘,两棍子打傻了最会刺绣和杀人的美男,从此迎娶变态,成为史上第一个对刺绣一窍不通的绣商行会会长,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刺激的诡异传奇。    《传奇列女录》——云州有女郎名瑜,史上第一传奇绣娘,贫贱之女,兰心蕙质,机巧敏善,善工技,以一介丝毫不会女红绣艺之身,领江南绣行大败挑衅之湘南绣行行会,坐成绣行会长。   她改工技,促生产,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赢资财满船,建善养堂惠及天下鳏寡孤独,贤名满民间,更领单枪匹马立城头,率满城娘子军大败倭贼逆寇,奏响了一曲民族女英雄抗击外辱侵略的凯歌。   以上历史记载——   那是纯属忽悠不明真相群众!!!   楚瑜叹了一口气,顺手抱住一只美貌傲娇的‘公猫’,啵了一口。   琴三爷搁下笔,斯斯文文地挽袖子:“到时间吃你了。”

撩心娇妻,早上好!

红豆醉相思 | 婚恋情缘 | 已完结
  没背景!没出身!不怕,撬个支点也能征服天下。   莲花婊绿茶婊明争暗斗,轮番轰炸?   没关系!渣男随时都能拿去,姐嫌恶心正愁怎么打发呢!   可突然冒出来的腹黑丑鬼是什么东西?对她穷追不舍的求宠宠,请问?你到底为啥?   三面之缘,丑鬼强势迫她交媾!   她说:“乃丫的干脆弄死我得了!”   他说:“我能答应你——弄得你欲仙欲死,弄死你!我舍不得。”   繁华都市锦绣城,小透明秦玉嫁给了矜贵男杜宸,评论成了亮点。   亲妹讽:“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闺蜜劝:“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姑子嘲:“抱着个金龟婿宰,爽呀?”   连亲娘都说:“一颗烂白菜被金猪拱的,你就惜福吧。”   ……   秦玉叹:“打不过斗不过阴不过的男人,咱给你不断制造麻烦好了!Who怕who呀!”   宸少乐:“嗯,老婆就该宠,事实证明:越宠性能越好,老婆心情好,幸福几家人!”   新婚房!   秦玉看见婚床上等她的陌生的顶级美男大吃一惊,没有犹豫,她欺身上前。   “bb式还是69式?”   男人半眯着危险气息浓厚的眸,半嘲弄,半奚落的笑着。   “妞懂得挺多!”   ……   一番云雨事毕,她推着未着寸缕汗迹未干的男人走向窗口。   “快走,一会被我老公发现不好,下次再来啊!帅哥!”   某型男一脸黑线,嘴角微怵,瞟了一眼窗外。   “这是八楼!你想谋杀亲夫?”   “亲——夫?”靠!乃说的什么鬼?她怎么听不懂。   她老公明明就是一个巨丑残颜的男人,这个美若谪仙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她“亲夫”?   对了!刚才她扑了人家来着,也算“亲”自——夫(抚)——了。   “有人来了,亲夫丁头你快走。”   门口有人敲门,她一慌,失了手……   秦玉,杜宸,一生一世一双人,   不是冤家不聚头,携手今生一起走。   爱情!呵呵,   正如:鱼游碧天鸟扑火!   他说:千古奇观,凤凰涅槃。   她说:纯粹找死,贪多可耻!   笔者的话:   无良女VS精品诡异男   痞子女扑倒男神极霸道腹黑总裁   多情大灰狼无限极压榨狡诈小狐狸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宠妻无度春光关不住的故事。   虐渣,神扯的全新世界O(∩_∩)O~   支持的亲们都是好运气的美人儿!!

妃子不详,皇上请避让

牛桃桃 | 古典架空 |
他是北唐郡王,如仙人卓姿风华,温润尔雅,却生性薄凉。 杀兄弑父,成为一代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唯独对奸臣之女柳氏 的宠爱盛久不衰,羡煞众人。 据说,那柳氏是个不祥之人,腹中所怀皆为死胎,有生之年并未给他产下一子半女。 据说,他为她一夜血洗西夏,战火四起,鬼哭狼嚎,如修罗地狱。 只是,柳氏为何最终会不得善终,无人知晓。 --------------------------------------------------------- 窗外已经泛起鱼肚白,那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大手贴的更紧,似乎在感受她肚子里的生命,她轻轻挪开身子,反被他紧紧一箍。 “你要干什么?”她声音透着警惕。 “你敢带着本王的孩子跑了,本王还没和你算账,现在却来质问本王,本王是碰你不得吗?”他声音柔和低沉,听不出喜怒,气息喷在她颈后。 --------------------------------------------------------- “过几日,让十一弟把你送回雁门郡,你一个孕妇留在军营不合适。” 这个消息对涟漪而言无异于五雷轰顶,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他,眼窝瞬间积满泪水,他们久候重逢他竟然已经厌烦她了吗? “我不敢了,以后我会乖乖听你话,不会再来找你,你不要把我送走好吗?我们才刚见面。” 他看了她一眼叹气:“你哭也没用,本王早已决定好了,你的早膳已经去准备了,吃了再睡。” “你不改变主义我就不吃。” 事实证明他确实早有想法,无论她如何吵闹不休,赔礼道歉,冷战到底他也没有心软。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