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且试仙华

連城女子 | 古典仙侠 |
【风尚阁】告诉你,阅读是一件美丽的事情: http://www.hongxiu.com/fengshang/ ================================ 乱世红尘,六界苍黄,群雄逐鹿,谁主沉浮? 莲微澜遇见慕邺怀璧时,就在这个时段,还是最美好的年纪。曾与君相约瑶池,曾与君击缶而歌,曾与君琴瑟相和,曾与君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那一刻,绿鬓朱颜,任她万种风情跳跃。亦不如卷囊伏案。只为绣他的眉目他的发。他的黑瞳他的唇。 那一次,她转山转水转佛陀,却不为超度,只为再一次与他相见。 那一世,怅望岁月万年,世世为情悲楚,她终究化身为鲛,在佛前沉寂千载,虔心万年,只为扣问他遇上她的来路。 怎奈一夕风云变幻,狂狡大作,六界动荡,八荒瓦解。有情人也终成不了眷属。 夙世魔君【冥劫】:“阿澜,你若迟迟不醒,我便长眠不起……” 他,曾为她情根深种,甘愿被镇于赤城十九层炼狱,受尽红莲业火折磨,干枯其躯。却又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赐予她魔骨、魔心、魔魂、魔神,将她生生从神道上拉入魔道,逼得她生生世世受尽堕魔的煎熬。 旷世妖帝【矢妖】:“澜儿,那年你告诉我,陌上花开时,你便归来,还我一个完完整整的莲微澜。可是,千帆过尽,陌上花开花谢三千年,你亦迟迟未归。” 他,曾为她深埋下情痴,数千年等待,那抹红豆相思化作噬情痣映入他胸口,深深烙进他的灵魂。每每一次想念,便钻心蚀骨,噬情焚肤,身变折裂。然而,在他上穷碧落下黄泉寻觅到她之时,却拥着自己的绝色宠姬,与她擦肩而过,视而不见。 末世鬼王【阎镜】:“神仙有别,神魔有别,神妖亦有别,神鬼更有别。所以,莲微澜,我以鬼王的名义诅咒你:永生永世,你在神界,不老不死。” 他,曾为她灰飞烟灭,曾为她挫骨扬灰,曾为她散尽七魂六魄,守候黄泉数千年,只为年少时期许下的承诺:爱若终究成了一场劫难,我便渡你成神。 这世间爱恨翻覆,恩仇难明。本来就旁观者清,当局者执迷至死,如此而已! 情生情灭,缘起缘落,有情人终画地为牢,为情所困。 后来,有传说:有公子怀璧,其仪一兮,心如结兮。其带伊丝,其冠皎洁。其仪不忒,正是四国。 有女微澜号倾国,举世并无双。一舞倾天城,再舞倾天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与公子携手长游! ====== (本文由红袖添香网独家首发,不经授权,谢绝转载)

相公好惑人

凤骨扇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本文也可名为《相公好诱人》,可惜萧湘不准用“诱”字。         一朝穿越林宛瓷变成了陵宛瓷,成了盛都盛王爷的王妃,她说:“我不是你的妻。”    他——盛王朝的绝色王爷,倾城的容颜,狭长的凤眼勾人心魂,夺人神魂,魅惑着众生芸芸。他说:“你是我妻,我是你夫。”然几何时,曾今的柔语思情在他绝然转身之际,一切都变了,他漠然而说:“你是——谁?”    他——凤者,至当遨游四海,悠然于世。他笑靥如花,踏月旖旎而来 ,深深吻上她的额,他说:“悠此生定不负宛瓷。”然,从几何起,他的情,他的意变得如梦似幻般虚无,抓不住,他含笑嫣然,“此生我注定只能唤你丫头,而不是——娘子。”      他——盛王朝一代铮铮铁骨大将军,霸道狂野,就算脱离战场,依旧刀光剑影,血影丛中过,他霸道的对着唯一触动他心扉的女子宣誓:“盛王朝江山是我的,你更加是我的。”然,几何时,他持起她的柔荑,轻颤脆语,“女人,你的心中可有我的——一席之地。”    他——如一幅水墨画般,静雅优美,如琉璃般透明通彻,一曲青花瓷,让他失了心,动了情,“我是你朋友。”然,几何时,他暗垂眼帘,喃喃而思,“我们可以做朋友之外的——夫妻吗?”    他——心怀慈悲心,琴演绝代风华,红尘滚滚,他愿堕入地狱,普渡众生芸芸,他睁着灰蒙双眼,郎朗而说:“凡尘俗世,不过似那苍穹天间游过的云,虚无飘摇的风,等一切过后还是那片蓝天绿水。” 然,几何时,天变了,黑暗笼罩天下江山风云,他黯然而叹,“我已追不上云的脚步,抓不住风的衣角。”       ...............     她蓦然回眸瞭望,那来时的路早已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掩住,只余两髻春风拂面,撩起缠绵思意,到底谁才是她此生的唯一?或者他们谁都——不是?    一场穿越,到底谁倾了谁的心?谁缠了谁的情?谁负了谁的心? 谁断了谁的思?谁乱了谁的意?    谁又能说清谁是谁的劫?      本文男主妖孽,女主并不是万能的。  第一次写文,喜欢的话就收藏+推荐+投票+留言 嘻嘻,先谢谢各位的支持。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