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一生一世笑皇途

君子江山 | 穿越奇情 |
  他爬上她的床:“你想不想得到我的身体?”   她无情推拒:“不想,请滚!”   却蓦然被他压住:“那就只能我来得到你的身体了!”   他,北辰皇朝众皇子中,最善凌虐人心的——恶魔。   她,21世纪里,充满恶趣味臭名昭著的——变态。   当恶魔遇见变态,还组了个队成了夫妻,其他人就只能倒血霉了……   【听说是有爱宠文】:   北辰邪焱:“暗恋,是世上最怯懦的情感,不过是人性的深处藏着自卑,因为怕被拒绝,所以才默不敢言。”   夜魅:“你想说什么?”   北辰邪焱:“我想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不妨说出来,何苦暗恋?”   夜魅:“抱歉,我并不暗恋你!”   北辰邪焱:“那好,我暗恋你。”   【又仿佛是虐文】:   洞房花烛。   他气度优雅,似高贵的神祗,撩起她胸前墨发:“嫁给我,当真只是为了利用我?”   她神情冷若冰霜:“不错!”   他眸中邪光一炽,不见喜怒,扬手放下床幔:“被你选中利用,是吾此生之幸!”   【其实一群人都丧心病狂】:   北辰邪焱:   人行世间,多少阴谋交织,多少恨火情仇,多少抉择离弃。   夜魅,我能背弃天地,但独不弃你。   ——   北辰奕:   世间从无第三条路可以选,你可以选择站在我身边,或者……陪他去死。   ——   孤月无痕:   我这一生没多少在意的东西,唯独在乎我的性命,如今,我将它交给你。   不求你善待,只望成全你的心愿。   ——   神慑天:   世人惧我强悍如神,其实我也不过是人。当我杀过你一次,我就知道,此生我的手,无法再杀你第二次。   这一次你杀我,从此两清。   ——   九魂:   肮脏污浊的世间,唯有你对我好。除了用刀杀人,我什么都不会。   所以,他们欺负你,砍吗?   ——   夜魅:   我前路从来明朗,无人可阻。   有人说我是疯子,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变态和疯子的区别。   ——   北辰邪焱:   我但望你刺穿我胸口的长剑,再深一些。   这样你就能记住我。   永永远远。   【最后】:   简介看起来特别高大上,其实还是搞笑逗比文。这里是一个总是努力写正剧,却常常一不小心就恶搞了的作者,无奈摊手!不过正剧也好,爆笑文也罢,好看才是正理,收藏才是王道!   另外推荐我其他几部已经完结的同系列作品:   http://www.xxsy.net/info/621278.html《一生一世笑苍穹》(又名: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http://www.xxsy.net/info/528162.html《一生一世笑繁华》(又名: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   http://www.xxsy.net/info/470554.html《一生一世笑红尘》(又名: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重生嫡女不好惹

小酒儿 | 古典架空 |
  【此文男强女强,结局一对一,宠文/非虐,欢迎跳坑】   上官凝从没想过自己倾尽一切换来的竟是大雨之夜被恩爱夫君亲密表姐联手斩于刀下的结局。   再次睁开眼睛,时间回到自己九岁的那一年,屋外桃花盛开岁月静好,倚窗而坐上官凝目光幽深:“老天爷送来的机会,断断没有浪费的道理,这一世只管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对我好的我必舍命相护,欠我的我必讨还誓死不休。”   小小的将军府后宅,风云变幻血雨腥风,上官凝素手执棋从容应对,没人知道如何一个年方十岁的奶娃娃竟会狠绝的如同地狱罗刹,受宠姨娘转眼沦为阶下囚、天之宠儿瞬间身败名裂、美艳表姐突嫁寒门为妾……   这一世不信情爱不问红尘,却偏偏邂逅霸道男子一枚:上官凝,这一世我护着你,谁若伤你一毫我必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颜慕殇   原以为这世间浑浊不堪孤寂荒凉,争名逐利无趣放浪形骸无趣便是登顶九五也是清淡寡味,怎知世间还有上官凝,一颦一笑绝代风华,既是如此从今后放手江山相忘江湖只与佳人为伴。   司冕   久居陋室衣不能暖体食不能果腹,有理想支撑从不觉得卑微,而在那样一个容颜如花光芒万丈的小女孩面前,才突然渴望自己也能华服覆体光鲜艳丽,不过无妨拥有此刻的瞬间已足够一生回味。   莫幺星   从没一刻如此盼望长大,盼望可以长过她的头顶,可以让她将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也像那人一样轻拍她的肩头,能与她比肩而立是渴望长大的唯一的理由。   单素羽   百万雄兵有何用?傲视群雄又有何用?家国天下江山社稷都不及她唇边的一抹微笑,即便今生无缘也要守在你身边,不言不语只是看着你浅笑安然幸福美满。   唐紫炎   唐氏一脉的祖训就是维护天道,无心无欲,深入骨髓的信念却在那女子淡然的笑意中渐渐消散,修为退化面貌巨变,违背祖训的结局就是身成枯骨万劫不复,可看着她心痛不如我入地狱。(因为酒儿写文很想把人物刻画的更细致,把场景描绘的更真实,所以前期的文铺垫的会多一些,亲们多谅解。PS:小酒儿坑品极好,绝不弃文,欢迎跳坑)

相公好惑人

凤骨扇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本文也可名为《相公好诱人》,可惜萧湘不准用“诱”字。         一朝穿越林宛瓷变成了陵宛瓷,成了盛都盛王爷的王妃,她说:“我不是你的妻。”    他——盛王朝的绝色王爷,倾城的容颜,狭长的凤眼勾人心魂,夺人神魂,魅惑着众生芸芸。他说:“你是我妻,我是你夫。”然几何时,曾今的柔语思情在他绝然转身之际,一切都变了,他漠然而说:“你是——谁?”    他——凤者,至当遨游四海,悠然于世。他笑靥如花,踏月旖旎而来 ,深深吻上她的额,他说:“悠此生定不负宛瓷。”然,从几何起,他的情,他的意变得如梦似幻般虚无,抓不住,他含笑嫣然,“此生我注定只能唤你丫头,而不是——娘子。”      他——盛王朝一代铮铮铁骨大将军,霸道狂野,就算脱离战场,依旧刀光剑影,血影丛中过,他霸道的对着唯一触动他心扉的女子宣誓:“盛王朝江山是我的,你更加是我的。”然,几何时,他持起她的柔荑,轻颤脆语,“女人,你的心中可有我的——一席之地。”    他——如一幅水墨画般,静雅优美,如琉璃般透明通彻,一曲青花瓷,让他失了心,动了情,“我是你朋友。”然,几何时,他暗垂眼帘,喃喃而思,“我们可以做朋友之外的——夫妻吗?”    他——心怀慈悲心,琴演绝代风华,红尘滚滚,他愿堕入地狱,普渡众生芸芸,他睁着灰蒙双眼,郎朗而说:“凡尘俗世,不过似那苍穹天间游过的云,虚无飘摇的风,等一切过后还是那片蓝天绿水。” 然,几何时,天变了,黑暗笼罩天下江山风云,他黯然而叹,“我已追不上云的脚步,抓不住风的衣角。”       ...............     她蓦然回眸瞭望,那来时的路早已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掩住,只余两髻春风拂面,撩起缠绵思意,到底谁才是她此生的唯一?或者他们谁都——不是?    一场穿越,到底谁倾了谁的心?谁缠了谁的情?谁负了谁的心? 谁断了谁的思?谁乱了谁的意?    谁又能说清谁是谁的劫?      本文男主妖孽,女主并不是万能的。  第一次写文,喜欢的话就收藏+推荐+投票+留言 嘻嘻,先谢谢各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