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天下第一地主婆

七味美人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诙谐种田风,男女双处,无小三,无初恋,无暧昧,无虐爆宠。   不知道上辈子遭了什么孽,她周云菲竟由一个貌美如花的主播穿越成农村一个十岁小女娃!   没爹没娘,还有一个傻大哥,两个双生小幼妹,一朝升级为苦逼的一家之主,天,一道雷劈死她吧!    幸亏天无绝人之路,家有百亩良田,外加青砖大瓦房,兄长虽傻却乖巧听话,双胞妹妹可爱聪明,外加她携带能量站,雷劈不了她,她却能劈了别人,一个字,爽!   既来之则安之,周云菲发誓要当好这个小家长,升级能量战,斗倒极品亲戚,训忠犬美男子,终成天下第一地主婆!   极品爷奶,大伯三叔,几次三番要夺走家产,满口仁义道德,我赐你们一个惊雷,劈得外焦里嫩冒白烟。   佃农人心不足,欺蛮霸主,略施小计让你们粮尽财空,乖乖干活没钱拿!   家人生病,不怕不怕,B超机,X光,各类高科技,瞬间病痛去无踪!   有钱有房有银子,日子红火幸福多,却是孤枕难眠,某男送上万亩良田,金屋银山,“娘子,为夫可以入赘吗?”   小剧场:     某男将圣旨随意扔到桌上,“状元我考上了!”   “恭喜,可关我P事,我要算账,闪开!”   “爷当年立下心愿,考上状元就入洞房,大小登科一起来!”   扛起某个女人直接扔床上,必须要验证下,他并非是读书的弱鸡,而是一只雄鸡!   ——————   推七味完结一对一宠文 《皇家嫡媳》http://www.xxsy.net/info/676558.html   

绝色庄主腹黑娘子

洛阳花嫁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她是21世界的天才少女,智商高到无法测试,画的一手好画,惟妙惟肖。 莫名穿越,差点命丧黄沙滩。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就算在古代,她也能自食其力,活的有声有色。 为了赚取银两,答应成为天下第一庄庄主的契约妻子。 从此走上各种“斗”的道路。 自以为是的姨婆天天登门狂骂。 来人呐!漱口水伺候! 姨婆估计这辈子都没有漱过口,拿个一坛子不嫌多。 高傲又偏心的奶奶,天天算计着怎么挪钱给长孙挥霍。 给钱可以,先算算账吧。 之前说好一年给多少,现在都超出那么多,怎么还? 还有待嫁小姑子欲求不满。 来人呐!赶紧去外面贴招亲告示,三月内给小姑子找到如意郎君,嫁出去! 人人都说大户人家也没什么好的。 看来确实是如此。 最最麻烦的还是她那个三不五时不见踪影的“美人”相公。 本以为他清冷无欲,应该可以合作愉快。 谁知道他腹黑无赖,根本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说什么庄里一切事情由她做主。 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怪了。还时不时扑上来吃她豆腐?! 喂喂,庄主大人!我们的交易里好像没有这一条吧? 她是不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片段欣赏一: “疯婆子,回来吧。从此以后,为夫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绝对会好好侍奉你的!” 叶芸双肩微微颤抖,偶尔还传来几声啜泣声。 慕容翎上前,拍拍她的肩膀,不忍地看了一眼她的神情,想安慰的话瞬间卡在了喉咙里。 只见叶芸咬牙切齿,手上的信纸几乎被她捏的粉碎。 原来她不是感动的呼气,而是气的牙痒痒。 好个“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摆明了就是“打要还手,骂要还口”嘛! 不回去!打死都不回去! 片段欣赏二: “娘子,当初立的字据可还在?”某人狼手不安分的缠上叶芸的腰,顺便在她身上轻拍。 没有藏在身上? “当然在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肯定收的妥妥帖帖的,相公放心。”叶芸皮笑肉不笑,一手拎开他的狼爪。 想将她留下帮他处理那一大家子? 如意算盘也打的太美了!

美夫缠上榻:娘子,用力点

三木游游 | 穿越奇情 |
  【坑货版简介】   靳辰觉得自己穿越之后的人生处处都是深不见底的巨坑……   天命煞女一枚,出身高贵却必须吃斋念佛,美其名曰为驱煞?靳辰表示念佛可以,吃斋那是万万不行滴!于是无肉不欢的靳姑娘凭借一只烤鸡,收获了一个世外高人当师父。   然而,师父是个更大的坑……直接导致靳辰从一个将军府嫡女沦落为小厨娘之后,又沦落成为一个废物王爷的女护卫。   异世女护卫是什么样子的?靳辰表示,本姑娘的人生信条是:能动手的绝对不吵吵,想跟本姑娘吵吵的,分分钟气你吐血都是家常便饭灭哈哈!   武力值爆棚的女护卫顶着一张眉眼弯弯人畜无害的小脸,杀人如切瓜,强悍无比地把最凶残变态的杀手头子给虐成了乖乖小弟,煞气四溢,彪到飞起,圆满完成了一年的保护任务。   “任务完成,滚了。”靳姑娘背着包袱,潇洒地对某废物王爷挥了挥手准备回家。   有着天下第一美男之称的某废物王爷笑容荡漾无比:“小丫头,你都把本王吃干抹净了,打算抛夫弃子么?”   靳辰小脸一黑:“草!能要点脸不?”   【正剧版简介】   特工靳辰穿越异世,成为夏国将军府嫡出的五小姐,同时也是人人避之不及的天命煞女。   靳辰吃过斋,念过佛,拜过坑货为师,还当过某废物王爷的女护卫。   一朝归家,所谓的亲人一反常态,热情欢迎煞女归来,还义正言辞地说给靳辰找了一个好归宿。   踹过父亲骂过母亲揍过弟弟妹妹,靳家人眼中的恶魔煞星靳辰姑娘眉眼弯弯,浅笑吟吟:“我嫁。”瞬间惊爆了一地眼球……   那一日,他墨衣银发,浴血而来;   那一日,她指天为誓,非他不嫁。   天煞孤星,天命煞女,一场煞气冲天的婚礼,一条荆棘遍地的浴血之路……   因为有她相伴,他从不惧;   因为有他作陪,她永无悔。   **小剧场**   【坑货师父篇】   师父:小徒儿,这是为师花了所有的积蓄给你买的漂亮衣服,喜欢咩?   靳辰:我要出门的盘缠。   师父:这就是盘缠!小徒儿你穿上,遇到劫财劫色的,把他们抢得毛都不剩一根,然后就要啥啥都有了,灭哈哈!   靳辰:……   【妖艳贱货篇】   二师兄:小师妹,你救师兄一命,师兄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来吧!   三师兄:小师妹,师兄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求包养!会暖床!   靳辰:(仰天长啸)我大师兄一定跟你们这两个妖艳贱货不一样!   某男:(笑容愉悦)原来在小师妹心中,我是最好的,我心甚喜。   靳辰:(晴天霹雳)啊啊啊啊!混蛋!你怎么是我大师兄?!   ***   本文男强女强,游游出品,不虐男女主,不坑~   ***   【推荐游游自己的三本完结文】   《冷王绝爱之女驸马》;《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

逆天驯兽师,至尊魔妃

晴若有云 | 古典仙侠 |
古武世家女北宫绮穿越到太初创世妖魔横行的年代,第yi家族直系大小姐身上,她天生的白发蓝眸妖孽女,被人奚落唾弃,醒来即被族人丢弃在红名村的魔蛇洞沼泽之地,旁边几条粗壮黑白的大蛇口吐信子对她垂涎三尺,几只老虎虎视眈眈的围绕身边转,莫名的肚子里还带着个大皮球,人家生孩子都有奶妈月嫂伺候,她可怜的娃,一没奶水二没水源,宝宝吃着虎奶喝着虎水被养活。 *************** 修真之路天命所归,潜伏五年,横空出世,一世迷离,异界灵魂携带全能魔法生成,天赋异常身怀绝技,势做天下第一魔法师,当她再次回归,横扫神武大地,她从一个人人敬而远之的白发妖女,变成了一个令原本几百年来安逸的大陆板块变得都动荡起来,乃至都闻风丧胆的魔女,拈花一笑,杀人于无形之间,妖,魔,鬼,都怪来当道,欺我者必欺,凌辱我者必辱,顺我者昌,逆我者必亡。 灵山碧幽泉水使之白发变黑发,容颜聚变一代绝色美女,天下各路美男追着跑,红娘月老庙里排队等求婚。 某小魔君来挡道,天降绝世奇才小童,神兽撼天灵虎当宠物坐驾骑,手持上古神器嚣张下着宣战书。“要做我妈咪的夫君,先过本公子这关” 一群男人头顶一片乌鸦飞过,看着撼天灵虎面露自惭愧色,追娘子的道路条条都是千山万水。 某沙皇两面腹黑男张狂道:“本城主的女人都敢想,自挖双眼,得罪我娘子者,自残静脉,死!”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女主强大男主张狂腹黑。 *********

纵宠金牌妖后

虚妄浮生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她尉迟妍姗,乃月华国护国大将军之嫡女,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与第一天才少女之称。    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赋信手拈来,最重要的是,她的练武资质亦百年难得一见。 热力推荐:http://www.xxsy.net/info/454595.html 嗜宠——相门毒女 宰相府嫡系大小姐天生痴傻蠢笨不如猪,貌丑无盐赛鬼魅,半面天使艳惊天,半面鬼刹吓死人。   亲娘不在,亲爹不爱,姨娘欺辱,庶妹迫害,下人践踏,人可打骂。   被丢弃于乡下老宅苟延残喘,却不想仍旧有人不甘寂寞,一朝毒计出,傻女魂归西,却因而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异世灵魂。   她,是二十一世纪世界级S级赏金猎人,一手玩儿毒,一手耍暗器,出道至今从无败绩,却不想某日一觉醒来竟魂穿千年。    如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裙下之臣自然多不胜数,上至王孙贵族,下至草根黎民,而她,却偏偏瞎了眼错将狼人当良人,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亦毁掉了自己的一生。    为他,她不惜含泪凤冠霞帔嫁与他人为妻,亲手将那个爱他如命的男人送入地狱,只为帮他除掉他此生最大的敌人。    为他,她不惜忍痛亲手将自己的庶妹推入他的怀抱,只为能免除她不在之时他的空虚寂寞。    为他,她不惜褪下红装换铠甲,四处征战十载,将一个女人最绚烂的年华留在了血流成河尸骨成堆的战场,只为满足他的野心为他打下这天下!    却不想    十年前,他便亲手喂她喝下了绝子汤。    十年后,他更与庶妹一同亲手将她推上了黄泉路。    天可见怜!    蚀骨恨意、冲天怨气得以保她灵魂不灭,重生一世,一切皆刚刚开始。    身为讨债人:欠了我的,我尉迟妍姗誓要你们百倍奉还!    身为欠债人:前世债,今世偿;前世情,今世还。   【精彩一】    八抬大轿抬入王宫,却不见新郎相迎。    洞房花烛夜,新郎却与宠妃云雨不休。    天下第一美人,瞬间沦为天下第一笑话。    谁料翌日宠妃登门挑衅,新郎冥王的一句“断其四肢,拔去舌头,打入冷宫”却惊呆了所有人。    一时间,阴晴不定的冥王对王后的态度似乎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唯有尉迟妍姗自己心里清楚,他对她是爱之深恨之切。    尤记得上一世他临死前曾说过:若有来世,我还会娶你为妻,却不会再爱你,因为我对你的爱,早已被你挥霍殆尽!    既然如此,那么今生便换我来爱你吧。    【精彩二】    “唔······好热······”    皇甫雨泽忙将她凌乱的衣裳拉好,扭头对暗一冷声命令道:“退下!”    “王,您不能和王后······还有一个月您就要大功告成大成了,若是今日······那王您这十八年来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啊!”    “这是孤王的事,不用你多管,退下!”    “王您请三思啊!一个女人而已,王您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为了她······”    “世间女人千千万,除了她,孤王谁都不要!”    “王······”    “砰”的一声,皇甫雨泽袖子一挥,一股强劲的劲风将影直接打了出去,房间的门也随之紧紧闭合了。    一室旖旎春色,十八载苦修,一夕破身,功力尽散!   【精彩三】    万丈悬崖边,一身功力尽散的皇甫雨泽被一掌轻易打飞,朝着悬崖下方直直落去。    “雨泽!”撕心裂肺的哭喊,誓死与共的痴狂。    “谁允许你跳下来的?!”    尉迟妍姗嫣然一笑,“雨泽,别丢下我一个人,若是没有了你,这个世界于我来说也不过就是人间炼狱。今生惟愿,与你碧落黄泉不离弃,天上人间永相随!”    血色红裙空中飞扬,如墨秀发随风起舞,如此妖艳,如此美绝人寰。   那一笑,倾尽这乱世浮华悲与喜。   【片段四】   “贴出告示,谁若能献出千虫万蚁散的解药或是天山雪莲,孤王便许其任意一个愿望作为交换。”   “这任意愿望是不是太······”万一对方要这王位,甚至是要他的命岂不糟糕?   “只要能救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孤王都在所不惜!”    “另外,命人秘密打造一口双人棺柩。”既然生不能继续同床,那便死后同穴吧。   ······    “雨泽,快起来啦,你已经好几日未曾上朝了。”    “一寸光阴一寸金,清晨可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娘子乖,不要浪费时间了,快陪为夫晨练。”    “不要啦!再这样下去你的那些大臣们可就要骂我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了!”    “谁敢?孤王砍了他的脑袋!”    “忠奸不分?你就不怕我真的祸害了你的国家?”    “想怎么祸?都依你。谁若说你的不是,那便是奸,该杀!”    “你莫不是想当个遗臭万年的昏君?”    “为了你,也未尝不可。”   

绝世医妃,病娇王爷太腹黑

菲菲木 | 穿越奇情 |
传言她是天煞孤星命,出生就克死了娘亲,亲生爹爹视她如怪物,将她丢弃山林。 老天垂怜,二十一世纪的苏瑾月重获新生,得高人相救,十五年后,她寻亲归来,誓要将昔日害死爹娘、抛弃她的坏人一个个解决掉! 刚进府,庶姐就要来给她个下马威?好啊!也不看看这相府到底谁是当家嫡女! 姨娘们千方百计赶她走?那她就让她们一个个净身出户! 相府没落,空有万贯家财,太后觊觎,亲自召见要给她许一门亲! 好啊,嫁人就嫁人,不过,不是她嫁,要男方嫁! 老奸巨猾的太后,居然给她配一个毁容的麻风病人,听说这位麻风王爷病入膏肓,面目皆毁,浑身恶臭,从无人敢靠近! 好啊,麻风病人是吗?看姐一根银针,保你针到病除! 当麻风病人变身为绝世美男,还要以身相许?哎呀呀,这个玩笑开大了! 她逃,他追,为了躲他,她不惜亮出自己的底牌,堂堂魔都圣主! 他唇角一晒,笑容勾魂夺魄:“为夫也有一个底牌,想让娘子看一看。” 什么?他是玉堂门老大?那个整天跟自己作对,专抢自己生意的人称辣手无情地狱修罗,她恨得牙痒痒的天下第一美——风如雪? *** 威逼篇: “娘子,这是父皇刚下的圣旨,命我们一月之内造出一个娃出来,你看……”某男端着一卷明黄布帛,半夜三更守在她房间门口,苦口婆心。 苏瑾月扫了一眼,淡淡道:“一个娃而已,我有银针在手,直接人工授……” 话未说完,某男已经急了:“娘子,娃娃是爱情的结晶,为了证明为夫对你情比金坚,这件事情,必须身体力行!” “……” *** 温馨暖文,一对一

千里江山只为卿

墨语烟雨 | 穿越奇情 |
男人望风而逃的女汉子警花相亲N次后风水轮流转穿成了个女贼,一不小心得罪了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稷王爷。 某女: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间! 某男百思不解:昔日跟在屁股后面吵着要嫁给自己的女人,长大了竟把他忘的一干二净,整天屎尿屁挂在嘴边,凶悍生猛如女匪 传闻北邯公主赫连卿城不仅容貌倾城,且从小就擅奇门遁甲,乃逆天改命之人 某女:过奖过奖!只是略懂刻章,办证,开锁,通下水道!至于容貌……呵呵 当她遇上他,便誓要做天下第一旺夫女。献计谋,造火器,择贤臣,选良将,舌战群臣,屈辱为质……只为把他送上帝位 当他爱上她,争储夺位,满手血腥,只为护她一世周全,千里江山为媒,十里红妆为聘!胜者为王,她为后! 当赤裸血腥的真相被揭穿,是爱是恨?是退是进?是仇是情…… 他说:即便毒如砒霜,我亦甘之如饴! 她说:今生只愿与你生同寝,死同穴! 情敌篇—— “这个男人是姑奶奶我的,你们这些妖艳贱货有多远滚多远!” 侍寝篇—— “管家,娘子已歇下了!” “……” “管家,娘子身子不便!” “……” “管家,娘子请您别处留宿!” “特么后宫都遣散了,朕还能去哪?来人,撞门!” 本文诙谐幽默,专治各种不开心。每章题外话就是小剧场,不怕长皱纹的,尽可一观!

农家一品女猎户

墨雪千城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她,末世赏金女猎人,一朝穿越农家女。   娘亲是软包,弟弟是病秧,还拖着个半大傻儿子,吃了上顿愁下顿,真真穷鬼一家子。   穷,滚粗!   上山打猎,打出个猎户女英雄。   开荒种田,种出个富足地主婆。   开门做生意,做成了天下第一女首富。   提亲之人踏破门槛,爷奶眼红,叔伯揩油,堂姐妹陷害,党兄弟伸出咸猪手。   来来来!牛鬼蛇神排好队,老娘挨个来收拾!   从此村里首个女猎户化身“悍妇”声名远播,无人再敢踏足提亲。   正好,老娘想静静。   某男曰:“小娘子,在下就是静静。”   ★   小片段:   某男:花儿,我不想再一个人了,我想要个媳妇儿。   某女:媳妇的事包在我身上,我们村里有个姑娘还不错。   某男:我跟她在一起,你不会心痛么?   某女:你放心,我跟她没什么。   某男:……   ★   某男:花儿,我喜欢你。   某女:好巧,我也喜欢我。   某男:……   ★   某男:花儿,听说你经水不利,少腹满痛?   某女:关你屁事!   某男:花儿,我年逾二十还未娶妻。   某女:关我屁事!   某男:花儿,我娘说你腰细屁股圆,最适合生养,她想抱孙子了。   某女:关你娘屁事!   某男:花儿,听神医说生个孩子就不会痛经了,不如生个孩子吧!那样就关你屁事,关我屁事,关我娘屁事了。   某女:……

朕的皇后少根筋(全本)

齐新颖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她,齐思颖,为了救一只受伤的小狗,被一道粗粗的蓝紫色的雷击击中穿越了。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不小心到了一个高级牛郎馆,而不是穿越。 皇上是牛郎馆的头号红牌,与皇上红牌争风头的魔宫宫主是二号红牌。 病美人王爷也是其中一员。 可爱小正太,更是正在培养中,下个红牌的接班人。 可是她,不小心被头号红牌骗身、骗婚。在结婚当天,却又神秘失踪。没多久又出现在二号红牌的的身边,继续与她玩着牛郎游戏。 “小颖儿,他们要我准备接客,如果做不好会挨打的。你会不会帮我训练一下啊。”当天,在所谓的帮助他人的时候,迷迷糊糊失身了。 “小颖儿,他们答应我,只要有人愿意嫁给我。就放我离开。你会不会帮我演着一出戏啊。”但在婚礼上被二号红牌劫走。 “你说皇上是头号红牌,本宫是二号是吗? ”萧寒卿漂亮的丹凤眼闪过一丝的复杂。 “可是我认为,我应该是头号红牌啊。” “你认为呢,颖颖宝贝。别说你不知道啊。”邪魅的双眼轻轻向上一挑,形成一种妖异的魅惑。 ···· “那我的孩子岂不是跨空间的吗?那也太帅了吧。”我夸张的大叫。 “什么,你怀孕了。”旁边的两个男人相视一眼,然后一起跑到我的身边. 新坑《七人行,必有我夫哉》http://novel.hongxiu.com/a/346763/ 一次丢人的事件穿越,到了天下第一庄。碰到了性格完全相反的两兄弟 长相超级可爱,性格内向,小害羞的弟弟,单纯可爱的武林萌主。但没想到却被他当成替身。 冷酷犹如冰山,一张千年不变的扑克脸的哥哥,却是挣扎在兄弟之情和爱情之间,即使在一起,最终还是选择背叛。 俊雅痞子气的神偷,不停徘徊。 一个完全没有威胁力的表妹。却将简单中带着无比复杂的事情变得更加繁琐。一直不停的刺杀,是因为何事,突然取消的武林大会又有何内幕。 “若相逢,莫相识,情断相思崖” 一句话,一纵身,一回眸,一倾城,忘却烦琐的一切,从头再来。 五年后,带着可媲美英国特训的管家,严肃呆板小八股,却在严肃中给妹妹出点子的儿子,还有看似纯真可爱,却一直惹祸不断的女儿,背着长得一脸妖孽的“娘子师兄”偷偷溜出谷,和凡凡一起开了个宜男宜女的青楼,拐着皇上、王爷天天来,甚至客串牛郎,却不知,桃花少年翩然而至。

宠妻上瘾:劫个相公太傲娇

十二玥 | 古典架空 |
  她是城外一土匪头子,传说中,嗜杀成性,穷凶恶极,无恶不作。   他是大梁国首富,天下第一美男子,好金银,好美色,姬妾成群,纨绔风流。   一场抢劫,将本平行的两人撞在一起,如此两人成亲,会碰出怎样的火花?   然而火花还没碰出,七大姑八大姨,庶母、亲表妹、舅表妹、得宠的、不得宠的侍妾全部想上来将她这个远嫁来的正夫人踩死!   却不知,弱猫非弱猫,真虎却是真虎,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才是本性。   虎和猫共同的天性就是,抓到食物,玩够了再吃   然后,爪子一伸,天下太平!   第一次见面,她躲在人群里偷看她未来的相公,男人一身雪白貂绒大裘,墨发如缎,缓步自车上走下,刹那日月无光,全城女子尖叫。   第二次见面,她正同手下一帮人喝酒,一只脚踩在桌子上,一只手抓着手下的衣领,面如恶煞,“你到底喝不喝,不喝小爷现在就打死你!”   他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她,以为进错了地方。   第三次见面,洞房花烛夜,她一身红衣,貌美如花,他一身红衣,俊美妖娆。   “娘子,天不早了,睡吧!”   窗子外,她的手下正苦大仇深的商量,   “让爷睡了吧,睡了以后好行事!”   “不能睡!如果被睡了,事情也没成,岂不是白睡!”   “还是睡了吧,免得被起疑!”   “坚决不能睡,睡了以后,万一以后在生了娃,小爷还怎么跑?”   几人争的热火朝天,面红耳赤,就见天降一物。   穿着红衣的男人落在众人中间,雪肩半露,肌肤白皙如玉,俊美如皎月流光。   手下吞咽了一口口水,提议道,   “要不,我来睡?”   1v1女强男妖宠文欢迎入坑!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