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一品拽妃,本王给跪了

纳兰汐梓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 我死不瞑目,如若成为厉鬼,我将拉你们下十八层地狱。 如若再投胎做人,我便让你们生不如死!” 她是二十一世纪王牌特种部队女皇,生杀予夺,权倾天下。 一辈子大鹰反被啄了眼,想她一代女皇竟然憋屈而死? 她是玄北国出了名的废柴软蛋,性格懦弱,任人欺负。 被绿茶婊抽经断骨,被贱男扒皮掏眼,就连腹中胎儿也被灌了水银,她发誓,若可以再生,她必将血杀一切! 她命不该绝,竟然穿在赫连珏楼的身上,仰天大笑:“哈哈,天不负我啊,赫连珏楼,你的一切屈辱将由我替你一一讨回来。” 拳打绿茶婊,脚踢渣男,她女主就是蛮横不讲理,什么规矩规则,在她这里,她就是王! 只是,有一个人的悄然潜入将她彻底颠覆了。 “你要锦绣河山,我便赠与你一片江山,你要仇家性命,我便将他抽筋剥皮送到你面前。”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你想要而我不能给的。” 他是被从南蛮之地捡回来的受宠谋士,皇上喜爱封为锦澜王爷。 世人皆知,锦澜王爷生的妖孽之貌,看过一次,便终生不能对其他异性动心。 众人皆叹,锦澜王爷有着盖世奇才,年方十岁,便带着南蛮国的滔天财产投奔玄北。 无人不奇,锦澜王爷不会文武,甚至不曾入过学堂,却能够在十岁那年打破南蛮大国。 锦澜王爷是一个神话,只是被赫连珏楼给抹黑了。 * “我非你不娶。”某男信誓旦旦。 某女打个哈欠从他怀里起身:“我可不是非你不嫁。” “错!”某男迷惑众生的小脸儿凑了上来,不怀好意的一笑,“除了我,可没人敢娶你。” “除了我还没人敢嫁给你呢!!!” “那你就是答应咯!”某女气节,却发现某男一脸奸笑。 说好的陌上公子温如玉,原来这块玉是块黑心玉石。

毒宠恶妻:老婆,你真坏

苏幕遮玥 | 豪门世家 |
  【纪云涯死在了十八岁,死而重生,化魔归来】   *   人人都道纪家女温婉秀美,聪敏高雅,蕙质兰心,品学兼优,第一名媛名不虚传。   “纪云涯你就是个魔鬼,为什么会有你这么可怕的人存在,你个黑心烂肺的贱人,你怎么不去死……。”祖母的义女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因为,我已经死过了啊,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前世为你做嫁衣,今生,我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顺带,把你狠狠的踩到泥地里去。   “你出生的时候,我就该掐死你,因为你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你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亲生父亲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弄死她。   因为,她的存在,是父亲人生中最大的耻辱,可是怎么办,她无法选择出身,却能选择怎样活下去,像钉子一样,狠狠的钉在你的心脏,如果我是肮脏的,那么缔造了我的你,又是什么?   “你就是个变态,我要报警让警察抓你,把你关到精神病院里去……。”不小心看到真面目的小朋友义愤填膺。   嘘,真正聪明的人看破不说破,因为我会忍不住、杀人灭口!   父亲道貌岸然,祖母伪善,小三儿恶毒,连小三儿的妹妹都凑上来作死,来来来,前世今生,咱们账一起清算!   她是有口皆碑的高贵名媛,她是智商爆表的学霸女神,她是才貌双全的终极偶像,她是冷静睿智的医学天才……她完美的演技足以欺骗全世界,然而恨透她的人最清楚,黑心烂肺,虚伪变态,自私霸道,偏执疯狂,看,这才是最真实的她。   *   晏颂,市长公子,气宇轩昂,矫健惊华,是每个女孩都藏在心底的翩翩少年,美如冠玉,烈如骄阳。   人前他英姿飒爽,俊美阳光,人后他刻薄毒舌,冷傲邪肆。   篮球场上的一张扣篮照火爆网络,他被网民奉为国民校草,众多迷妹抱着他流传出的唯一一张模糊半身照舔屏,男神老公叫的不亦乐乎。   有一天,一向神秘低调的国民校草突然注册了微博,瞬时大批迷妹疯狂赶到。   ——本少就是上来说一声,本少有指腹为婚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男神老公神马的不能乱叫,因为那是她的专属,你们乱叫会惹她不开心,她不开心本少就不开心,本少不开心谁都别想开心。   迷妹不干了,嘤嘤嘤,男神竟然有未婚妻?男神竟然很爱他的未婚妻,男神的未婚妻霸道的没天理了……   纪云涯:没错,本小姐就是霸道,要做我的男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身体到名义都必须干净,连头发丝都只能独属于我一人,要不然,我会忍不住毁了……   晏颂:老婆的洁癖没救了……不过,本少喜欢!   从此,江州流传着一句话,晏少宠妻如命,惹谁都别惹晏夫人,否则晏少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   1vs1,本文基调,宠宠宠,作者洁癖党,你懂哒,喜欢请收藏。

庶女为妃之王爷请绕道

素素雪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苏珞行事,欺我者,老弱妇孺必还之,负我者,不择手段送地狱!   一招穿越沦为人见人踩,没人疼没人怜马上嫁个老爷爷做继室的内宅小绵羊?苏珞握拳表示很兴奋(o`ω′)那谁谁谁,都给姑奶奶洗洗干净,我苏珞的时代到来了,准备接招受宰吧!   斗,斗,斗着斗着一不留神引诱野兽三五只。排排站,挑一只,安个窝。夫狠戾来,妾毒辣,双双来把戏儿唱。夫妻嘛,不是你压我便是我压你,努力要从洞房开始!苏珞狐眼闪光表示很期待╭(╯3╰)╮   于是,龙凤喜烛燃香,芙蓉暖帐遮春,她强骑美男身,臀蹭美男腹,媚眼如丝,“夫君威猛,妾心欲醉,唯一事需言明……”   扭扭水蛇腰,挺挺傲人胸,男人喘息如恶狼,她满意勾唇,吐气如兰,“夫君国之栋梁,三从四德要懂得,妾的脚步要跟从,妾的建议要听从,妾说错了要盲从,妾若生气要忍得,妾的心思得懂得,妾若撒娇要受得,关键是拈花惹草要不得,洁身自好需记得!”   男人瞪眼,翻身压上,声暗若哑,“娘子,再不灭火,命休矣,三从四德何以谈?”   小剧场1   靖王府花园中,男人一袭玄衣姿态随意坐于阶下,动作专注擦拭着手中寒剑,冷剑寒光反射得俊美容颜愈发清隽无筹,无人注意他的耳根却红了一片。   “你知道吗,狼的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狼,不轻易相信人;也不轻易承诺于人;一但承诺了就认定一辈子。”   男人的脚边儿,一匹皮毛深灰的大尾巴狼傲娇地抬起幽绿的眼眸昂了昂头,男人抬手抚摸着狼头,目光倏然盯向亭子中佯装看水的女人,如电如火,沉声道:“我乃狼群哺育长大,我的一生会和狼一样。”   亭子中璎珞装不下去了,回过头来,瞪大眼睛盯着大尾巴狼啸月,惊呼道:“真的吗?狼原来这么忠诚专一啊,啸月有伴侣了吗?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男人豁然而起,瞬间扫到了面前,手掌灼热撑住女人的下巴,一字一顿道:“女人,你再敢装傻信不信爷现在就办了你!”   璎珞抖了抖,舔舔干涩的唇,“我是庶女,可我想做正妃,能行吗?”   “爷说行就行!”   “我最爱金银财宝,你的财产能都给我管着吗?”   “可!你若嫌少,爷可出征四国,为你打劫八方!但首先,你最爱的得是爷!”   “可我最最爱的好像是喜新厌旧呢,要是哪天我看上别人怎么办?”   男人瞬间冷笑森森。   小剧场2   “苏珞,你有什么好的,清高自大,目下无尘,虚伪自私,根本就不懂温柔体贴,根本就不懂爱人,你只会爱你自己!为什么前世萧启言爱你,今生明明我才是嫡女,为什么所有人都爱你!我不服!”女人的尖叫声凄厉而不甘。   璎珞掏了掏耳朵,眨巴眨巴眼睛,“呃,也许因为我的运气比较好?”   璎珞满不在意的态度激怒了女人,女人扑上来就欲去掐璎珞脖颈,璎珞侧身躲开,神情冷厉起来,“高莺莺,前世我不屑于杀你,怕赃了我的手,今世你仍不配做我的对手,我依旧怕杀人脏手。”   言罢,她笑着回头冲那一脸宠溺的男人道:“不是说我的毒辣最配你的嗜血吗?要不你来帮我将她断手除眼做成人彘?”   男人撇嘴讥笑,“你的手要干净,难道爷的就能随便赃吗?!”   璎珞无奈扯嘴,望向地上不甘的女人,耸肩,“你怎么能混成这样呢,啸月,还是你上吧。”   大灰狼啸月:无良夫妻!我是一匹雌性狼,不喜欢吃女人!   这是一个女主和小三一起穿越滴故事,小三的存在绝逼是为了衬托女主的高大上,美强智,一对一爽甜文,亲们放心跳进素妈的怀抱吧!   

重生之王者归来

长生门 | 豪门世家 | 已完结
他是贵族圈中人人膜拜景仰的帝王,尊贵高傲,霸气凌人。她是萧氏第一操盘手,手控财运,业界翘楚。 三年恩爱,他转身就对她弃如敝履。外公被逼当众跳楼,脑浆迸裂。下一刻,她被汽车横街撞死,灵魂出窍。 再醒来,她身世不凡,容貌极品,形同妖孽。 望着杂志封面上那个曾将她打入地狱的绝色男子,她眯着滟滟双眸,冷然一笑,王者归来! 入主财团,创建公司,晋升国际MUSE; 跨界投资、运作集团、在金融风暴中开创股市神话,剽悍阻截商界帝王………….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她自硝烟弥漫中强势起家,眼底深沉似海、笑容讳莫如深。 杀伐决断、算无遗策、滴水不漏,让无数故人胆战心惊,求死不得。 不过,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复仇之路走得越来越春光荡漾? 到底哪里来的顶级男人,为什么一定要和她纠缠不休!    【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她向来知道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别有一番情境。 但眼下,月光皎洁,星光点点,映着这人的一张脸上。心中只一个感觉——月下美人,面如冠玉。 神一样的男人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朦胧难辨,影影绰绰。 她摇头再摇头:“这人当真满足了世界上所有女人的最终幻想。” 他微笑再微笑:“上来躺着,我来满足你的一切幻想。” 【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萧氏能做到现在的这个地步,可以说是叱咤商界,无人匹敌,我想请问一下萧总,您有什么秘诀?”   萧然墨黑的一双眼,轻轻一荡,看着这个大声提问的大学生,良久,勾了一抹诡谲的笑容。   “同学,你提问的前提有点逻辑问题,我想我得纠正一下。”   所有人皆惊讶地看着他,提问的那个大学生更是睁大了眼。   他却依旧优雅从容:“众所周知,萧氏的确业绩不错。但是说到‘无人匹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几天,萧氏确实是被一个人终止了不败的记录。”而这个人,正是在座的某位冷家小姐!   他眼神一转,似俯视平原的雄鹰,一双别有深意的眼,直直地盯住坐在下方的冷云溪。   冷云溪眼帘慢慢掀开,犹如尘封了数十个世纪的宝藏终于缓缓开启了封闭的石门。石门后,那一双神色平静的眼眸竟是光华缭绕,幽冥毕现……。   整个百年讲堂突然静的落针可闻,众人只觉得一抹深切的寒意自脊梁骨深处往上窜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