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一醉芳休之公子莫跑

谢小朵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由当下最具潜力的新锐女星柳箐箐饰演的古装大片正在如火如荼地拍摄着。然而,一场意外却令其香消玉殒,成为世人眼中的遗憾。都说,因为柳箐箐出落得太美艳了,就连上天也要收了她。柳箐箐的死,最伤心的莫过于她的地下情人了,一次酗酒,他误打误撞地签下了一宗,卖身契约。自此,柳箐箐竟然意外重生了,而她的情人莫安生也穿越到了契约中的时代,随着时间的磨合,他们的记忆此消彼长,曾经的“男追女”竟然演变成“女追男”。爱情、欲望,重新上演……   醉生楼,专为女人寻花问柳、放浪形骸而开设的场所。以其别具匠心的花酿酒为招牌,吸引了无数女人为之倾倒。他是这酒楼的当家——莫安生,全城第一美男,有钱有权有势;   芙蓉楼,名满全城的青楼。她记忆缺失,误入青楼,成了一名绝色舞姬,改名换姓成柳若离,却被堂堂大将军看中,赎回府中,历经磨砺,终究恢复了记忆。可是待她再次与莫安生相逢的时候,她却发现,他把别人当做了自己来爱。而更诡谲的是,周围的人物都那么熟悉,而他看上的女人,竟然就是自己死前扮演的那个角色。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青楼风云不断,跌宕离奇,为他护住处子之身,谈何容易?   长伴君侧,伤别离,命悬一线之时,终究唤醒了他的爱,可自己却丢了半条命;伤心欲绝之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份竟然并不寻常,误打误撞又再次嫁于他,可奈何,为人妻的她却已经恨透了他。   浮生若梦,她以崭新的身份霸气回归,誓言要除去一切伤害过自己的人,可她却发现,原来,他竟是如此爱她和宠她。溺爱成伤。   小剧场一:   “醉生楼呀,嘿嘿……”清清一脸贼笑地说道,“醉生楼美其名曰是杨城最顶尖的酒楼,以其花酿酒闻名于世,可事实上却与芙蓉楼一般无二,尽是些长相俊美的小二在服侍,譬如那最得力的助手杜修寒,长得更为妖孽。去光顾醉生楼的,多半是女宾,许多女人都是慕名而去,想要一睹莫大当家的容颜。说到这儿呀,今日也算是对我清清的恩赐了,真没想到,莫大当家竟然会闯进我的屋子,而且……”   “而且什么?”若离不解,那莫安生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男子,竟让芙蓉楼的风尘女子都为之疯狂、失态如此。   “而且,我还偷亲了他一下!不过,莫当家的反应也挺奇怪的,有点像……未做过男女之事那般,青涩。”   “噗嗤”一声,若离一时没忍住,口中含着的茶水不由喷了出来,“咳咳咳……”   “若离,你没事吧?”清清赶紧拿来了丝帕来擦拭,她忘记了,若离也未做过男女之事,那般直白的话也难怪她会如此接收不了了。   小剧场二:   “啊?”柳若离被他突如其来的“冒犯”给吓了一跳,脸颊一阵滚烫,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羞赧地摇了摇头。虽为青楼女子,可她纯洁如白莲,空有一身曼妙舞姿,却对床上之事毫无经验,只是偶尔听见过一些姐妹夜里传来那隐隐的急促喘息和呻吟声。   见身下女子这般不知所措,莫安生也不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情况窘迫,只好说:“如若姑娘不会,大声喘气也可。”   柳若离微微颔首:“那……我试试看。”随即扭过头,不敢再看他。努力回想听到过的声音,她尝试张了张嘴,轻吐芳香,时而大声喘气,时而嗲声嗲气地来一句:“公子,不要呀!”   “不要?你的身体好像很喜欢哦。”   “啊——公……公子,你……讨厌!”   “讨厌?口是心非的女人,我看你是喜欢地欲罢不能吧!”   “啊……公子……用力!”   ……   一阵情欲缠绵的对话后,柳若离竟真切地感到心痒难耐,身子莫名燥热起来,尽管明知这一切都是弄虚作假的,可这纸醉金迷的夜里,依旧情不能已,忍不住用脚轻轻蹭了几下被褥。良久,屋外的黑影终于离开了。   小剧场三:   翌日一早,旭日东升、作作有芒,卧榻上的三名侍女不由蹙了蹙眉,回了意识,缓缓睁开眼帘,仍觉头痛欲裂。身上的五彩肚兜不知何时被扔下了床,三人交颈而卧,胳膊胡乱地摆放在彼此的胸脯上,酒气弥散。可唯独那安平王,却不知所踪了。三人以为自己被宠幸了,甚是欢喜,赶紧下榻穿了衣服,屁颠屁颠地赶往皇后寝宫去回话了。   而此时,莫安生正躺在偏僻别院的长廊上,酣睡。烈日当空,阳光从斜上方倾泻而下,筛过身侧曼妙的梨花树,落在他脸上的时候只剩下舒适的余温,不由令人愈加慵懒。恰好的光线勾勒出一幅绝美的五官来,那张漂亮的睡脸显得更加诱人。偶有小宫女经过,忍不住多看上几眼,便红了脸,嘴角浮着春意。清风徐来,若干雪白的花瓣翩跹飘落,其中一枚如蝶翼般在空中旋转舞动片刻后落在了他的鼻尖,一阵痒意袭来,冷不防打了个喷嚏,这才醒来。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莫轻寒 | 古典架空 |
  郝连宝珠生来就是个脑子一根筋的公主,她的母亲也是个脑子不灵光的废妃,可想而知她应该得吃很多苦,不过她有三好:颜好,父王好,夫君好,嫉妒得她几个姐姐直咬手指,其实这只是伪宫斗伪宅斗,因为郝连宝珠还有个别名:傻宝,就连她母亲都懒得跟她较真,每天把她喂得饱饱的,养的美美的,放出去,杀伤力堪比十万铁骑营。   精彩片段一:   苏世子:“媳妇,我都有你的孩子了,你还不能多陪陪我?”   傻宝:???“在哪呢在哪呢?”   苏夫人:“滚滚滚,老娘忙着带乖宝儿买铺子开酒楼呢。”   苏南侯:“你个兔崽子,越来越不要脸了,没看老子媳妇要你媳妇陪呢?你哪凉快哪呆去。”   苏世子,怒:“你自个没资格陪你媳妇,凭甚非要拿爷的媳妇去讨好?”   傻宝:“相公乖,有了宝宝先在家好好养胎,我跟娘亲出去给你买好吃的,给宝宝买好玩的。”   苏倾钰泪汪汪,不甘地揪过傻宝怀里的猴子:“那就让小皮子留下陪宝宝吧,我跟你一块去逛街。”   傻宝:???“它陪宝宝?宝宝不是在你肚子里吗?”   苏世子脸不红心不跳,回:“哦,我刚刚把宝宝塞到它肚子里了,现在归它陪,走吧走吧,咱们逛街去,听说又来新花魁了,咱们去看。”   小皮子用火红屁屁对准世子脸耀武扬威:我是公的,我不怀孩子,你个不择手段的骗子,变态!   苏倾钰满脸黑线,一把扔开猴子,傻宝心急花魁,立马把被欺负小皮子抛到脑后,拉着相公就跑,苏倾钰趁机踹了猴屁股一脚:哼,跟爷斗,分分钟玩死你。   小猴子:。。。卑鄙无耻的小人,拐跑小爷软萌哒主人,爷跟你没完,哼!   苏南侯&苏夫人:。。。说好的逛街呢?夫妻两个一块逛青楼是什么鬼?   精彩片段二:   “世子,不好了,延国和大辕合伙起来,已经兵临城下,目测人数是我们的十倍。”手下匆匆来报。   苏世子咬牙切齿:“莫名其妙!”   手下:“?”什么莫名其妙?“世子还是先想应对之计,虽然他们是来的莫名其妙。”   苏世子气势汹汹地跑回家,进门就气沉丹田大吼一声:“莫名其妙!都给老子蹲墙角去。宝宝,快收拾家当准备跑路!”   傻宝问:“相公,不就是莫名其妙烧了御书房摔了玉玺嘛,做什么像是天塌了。”   苏世子:“宝宝,我知道这不是大事,问题是烧的不是家里御书房,摔的也不是家里的玉玺,人家延国和大辕都不依啊。”   甲乙丙丁:驸马你才莫名其妙,大好的时光你不在城头晒太阳,跑回来莫名其妙让人蹲墙角。   小剧场:   作者:采访一下,你们眼里傻宝是什么样的?   承业帝:我家傻宝最傻了。   丞相:我们六公主最能折腾了。   太师:我们六公主最有福气了。   元帅:俺们家六公主最有钱了。   二宝:姐姐最笨了。   娴妃:傻宝狗屎运不错。   苏夫人:我家傻宝最呆萌。   苏南侯:我们家傻宝最能收拾兔崽子。   苏世子:爷的媳妇最威武雄壮!   傻宝:???你们在说什么?我的石头不好看吗?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浮梦公子 | 古典架空 |
  她是夏国公主,携天命所生,承一国龙脉,身份尊贵,风华绝代。   可却无人知晓,父皇冷酷绝情,贵妃心狠手辣,皇妹尖酸恶毒,皇弟意欲谋夺太子之位……   他是楚国世子,拥天人之貌,富经世之才,气质淡然,举世无双。   可他虽为王府子嗣,却惨遭排挤,只能远走他国,沦为质子。   她于深宫之中且行且笑,步步惊心,除祸妃、杀奸佞、冷心冷血,惟愿守护幼弟,助他登上至尊宝座。   他在异国搅弄时局,一颗九曲玲珑心,算人心、算时局,算无遗算,策无遗策,谈笑间,运筹帷幄,屠城于千里之外。   ……   当他遇上她,是羊入虎口还是强强联手?   他以江山为聘,求娶佳人,本以为不过是一场政权交易,却无人知晓,他搅弄风云,挑起战事,举国一战,尸荒遍野,却不过是为了与她说一句:“云曦,从此,我来护你……”   世人皆道,世子爷机关算尽,恐意谋乾坤天下。   他却微微一笑:天下太大,乾坤太广,吾只骗过她一人足矣。   既然决定骗她,便要骗一生、欺一世,让她一生唯爱他一人!   小剧场(1)   冷凌澈:能娶你为妻,我很开心。   云曦:得蒙世子爷抬爱!   冷凌澈:你能嫁我为妻,也该是很开心才对。   云曦:……   蜜汁自信!   看着云曦一时沉默无语,冷凌澈不禁微微挑眉:我有很多优点,你捡了大便宜了!   云曦:比如呢?   冷凌澈:比如我善解人意!   而很久很久之后,云曦才明白,这位腹黑的世子爷,当真是极为“善解人衣”!   小剧场(2)   云曦哭泣的时候   冷凌澈:你若是再为了别人掉眼泪,莫要怪我把你欺负哭得更狠!   云曦微笑的时候   冷凌澈:这般模样合该只有为夫我能看,你若不想害人性命,日后还是莫要对着除了我以外的男子这般微笑。   云曦生气的时候   冷凌澈:你若是对别人生气,为夫便帮你去出气;可你若是对为夫生气,那为夫便只好牺牲色相来为你解气了。   云曦累了的时候   冷凌澈:膳食在桌上,为夫在榻上!

莫家捡了个小哑巴

玥野兔 | 豪门世家 |
  莫野从矿区捡回来一个“假小子”。   之后发现“假小子”不仅耳朵听不见,还不会说话。   但是她却有一双如日月星辰般的大眼睛,灵动闪耀,仿佛会说话。   也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再后来,“假小子”的头发长长了,长发飘飘的她美得让跟在莫野身后的那帮小子都动了心。   莫野不干了,冷着脸说:“老子捡回来的丫头,你们这帮臭小子别想打她任何主意。”   再后来,莫野对丫头说:“你乖,好好听医生的话,等你能听见了,我有话对你说!”   ———————————   谈淼被遗弃了,因为家里太穷,她是负担。   但是她遇上了一个“好心人”——莫野。   他把她带回家,给她吃好吃的,给她买漂亮的衣服,为了能跟她顺利的交流,这个男人还偷偷的学哑语。   谈淼那颗对世界冰冷的心渐渐融化了。   然而,等她能听见了,能说话了……   那个叫做莫野的男人却从她的世界消失了。   谈淼低声骂他:“你这个大骗子!”   —————————   原本以为是街霸实际上却是某国王子的少年×被家人抛弃实际上却美若天仙被人替换的富家少女   男女主都很聪明,深藏不露的类型。   背景架空!   大家看文图个开心就好!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娇妻

紫恋凡尘 | 豪门世家 |
【完结】沐欢,柏城数一数二的美人。曾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一夕之间父母双亡,财团破产,只剩巨额债务和一副好皮囊。 为还巨额债务,她只能出卖自己的好皮囊,而莫司爵,就是她的买主。 沐欢以为自己只是他掠夺版图中的一小块,得到,新鲜度一过就会弃之。 可结果…… 她之于他的保鲜度长到她不耐烦…… “你什么时候厌倦我?” “等你能不把我咬这么紧的时候。” 她听话想松开退离时,他用一贯的强势凶狠逼迫她把他咬的更紧…… 莫司爵宠她,宠的在别人眼底毫无底限。可沐欢知道,他不是没底限,唯一的底限是不能离开他。 都说沐欢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能成为莫司爵身边唯一的女人。 听的多了,她从最初的不屑,到潜移默化的相信。 相信自己是他身边唯一的女人,相信他对她的宠真的是因为爱,相信的愿意放下心底芥蒂去接受时…… 一段曝光视频,莫司爵半夜抱着一名大肚女子面色紧张的奔进医院…… 隔天,她坐在沙发上隔着电视屏幕看着采访。 “莫先生,请问昨晚你抱进医院的女子是你什么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是!” 当真相揭开,所谓的‘唯一’不过是一场笑话…… 推荐老文:→_→ 《总裁的妻子》:http://www.xs8.cn/book/134550/index.html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http://www.xs8.cn/book/169246/index.html 《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http://www.xs8.cn/book/94672/index.html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http://www.xs8.cn/book/25945/index.html 我的新浪微博:紫恋凡尘xs8

豪门重生之驭鬼千金

白苏子 | 都市异能 | 已完结
  她是第一术法世家族长之女,天生魂魄不全,无法凝聚法器而受尽白眼。   某夜,她追着一只提灯笼的疫鬼,结果双双落水……   魂魄归位,她重生于现代的身体,同时拥有了两人的记忆,终于能使出最强的术法。   诛恶鬼,驱邪祟,大小鬼闻之无不胆颤心惊,乖乖臣服!   白日,她是日渐闪亮的莫家千金。   晚上,她是驭鬼除恶的暗夜女王!   魑魅魍魉,听吾召唤,受吾之命,莫敢不从!   什么?   收服男人不能用驭鬼这一套!   谁说的,没听说过男人等于色鬼么!   既然都是鬼,就没有她收服不了的存在!   ☆   【初遇时——】   唐瑾眸子发沉,语气嫌弃,“警告你,最好别碰我!”   莫希眼波流转,舔了舔唇,仰着头贴近他的唇,邪恶的说道:“那你求我,求我放过你。”   唐瑾挑眉,“我这辈子就没求过人!”   莫希朝他身后瞥了一眼,似笑非笑,“是么,我的鬼奴说想你……”   唐瑾嘴角僵住,“凡事都有第一次,我求你!”   ☆   【一段时日后——】   莫希拉起滑落的衣领,用手抵着他的胸膛,“打住,不能继续了。”   唐瑾欺身而上,手指轻轻抚摸着她娇嫩的唇瓣,邪笑道:“那你求我,求我放过你。”   莫希眨眨眼,“求你……唔!”   嘴唇被狠狠地压住。   半晌,莫希喘息道:“你再这样,我要关门放鬼……唔!”   呜呜,这男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莫少追爱之娇妻拒收

当往事不如烟 | 豪门世家 | 已完结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绝非虐文,放心跳坑   十八岁花开的年纪,路遥从天堂跌入地狱,因为一个叫莫家奕的不羁坏男孩儿。   堕胎,辍学,忍受流言蜚语,她消沉,只因他留她一人永浸地狱。   二十八岁成熟的年纪,十年光景她从地狱重返天堂,因为她要所有人明白,她路遥不是谁都能爱的起!更不可以认人抛弃!   当渐行渐远的命运再次有了交集,她狠狠一个耳光赏过去。   “莫家奕,我大度,不要利息,但这是你欠我的!”   爱了、恨了、发泄了,一切就真的该平息了吧,十年一梦,了去无痕,可为什么那个如同阴魂不散的恶魔,誓死要拉她共赴地狱!   “因为于我,你便是天堂。”十年,在地狱中沉沦的从不止她一人。   一个爱过也伤过的女人,重新追求需要付出百倍努力,可他无怨无悔。   因为命中注定!   因为唯你钟情!小剧场   “今天我店里的货色都是上上乘,给你挑俩?”好友极力推荐店中精品,女人本来就是水做的,必须滋润。   “我不喜欢睡别人睡过的男人,更不喜欢睡花钱买的鸭子!”路遥看着灯光下各有千秋的男人,波光潋滟的双眼没有丝毫兴趣。   “这世道还有处男?禁欲傻了吧!”好友不屑。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没有!”一旁鸭子群中一只姓莫的鸭子皱眉说道。   “莫家奕,你到底想怎么样?”路遥一脸震惊的看着鸭群里格格不入的莫鸭鸭,恼火愤怒,刚刚怎么就没发现他!   “既然你要嫖,嫖我吧,至少我们彼此熟悉有经验。”男人说的淡定从容,可包夜、包年、包一生,最主要的是永不收费!

豪门重生之珠光宝妻

寒子夜 | 豪门世家 | 已完结
  两年恋爱,九年婚姻,   换来的是背叛与利用。   昔日推心置腹的好友爬上了丈夫的床,   站在她面前,   跟她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姗姗,这句话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说过。”   一朝重生,   她望着镜中年轻的自己,缓缓勾起唇角,   她跟自己说:“莫姗姗,这一次不能再走错路咯。”   她不再相信那虚无缥缈的爱情,   可是却在那一天,遇到了他——   一个能将她宠上天的男人。   【片段一】   莫姗姗无语的看着眼前堆成山的美食,断然拒绝:“我在减肥。”   他微笑:“健康最重要,乖,再吃点。”   “然后胖成球好给你嫌弃的理由吗?”莫姗姗冷笑。   他想了想,将桌上剩余的美食拢到自己面前,说:“那我也吃成比你还圆的球,你胖了男人嫌弃你,我胖了女人嫌弃我,我们两个被嫌弃的就凑成了天生一对。”   莫姗姗:“……”   【片段二】   生产前,她忍着疼痛问他:“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我……”   “别跟我说只要是我生的你都喜欢,我不信。”她打断他的话。   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儿子。”   “你果然重男轻女。”   他望着她,说:“是儿子,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打他屁股,谁让他这么折腾妈妈?如果是女儿,我舍不得打。”   莫姗姗被他逗笑了,“说不定就是女儿呢?”   他说:“女儿可是父亲的小情人,我舍不得让老婆吃醋,所以,还是生儿子吧。”   其实她肚子里揣了两个——

公子囚之策妃谋天下

笙洛溪 | 穿越奇情 |
  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可侠骨柔情;   嗜血厮杀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阔。   乱世铁血贵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温润之玉;   现代机械设计师,没心没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败寇,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尽心智,拼尽全力,以血肉之躯,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权利之巅的刹那芳华。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绑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种新型武器的控制开关,中途遇到另一伙军火贩子,双方火拼之时,沐岑菀的车子坠崖,穿越到了珈兰大陆。   醒来之时,她变成了一个楚国仅有十岁的落难小公主。   鄢黎:晋国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来的现代单兵武器设计师兼战争理论研究博士莫岑菀。从此,强迫她女伴男装留在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小书童成长为权谋天下的策士。再后来,便是二人联手,在凶险诡谲、孤立无援的劣境之下,培养出一支优秀的特种部队,征伐天下,称霸七雄。   合纵连横的时代,不仅要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还要有过硬的战术值,鄢氏的黑鹰兵团,海陆空三栖神军,敌前敌后,所向披靡。   “既然没得逃,就杀出去;既然没得悔,就错下去。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错成一道风景。鄢黎,我莫岑菀都会陪着你。”   “我本来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装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说!”   “你,你这个流氓!”   “菀儿,你以前对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一直觉得这句话里满满的都是谋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细细品味,却只觉意境如此情志高远。”   “嗯,心里只有权谋,自然看什么都是权谋,可若是放下了,洒脱了,便看什么都是洒脱。”   “鄢黎,你若死了,我发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马上就嫁给他,去做秦国的王后。”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处心积虑争了这秦国的王位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不知道吗?”   杯盏破碎,只影伶仃,贵为王者又如何?错过,便是永远的失去。   醉卧花阴下,天高燕子轻;休言不爱酒,只是未伤情。   花开陌上、草色烟波,二人一马,是开始……也是结局……

悍女重生:莫少的心尖宠

包浆豆腐 | 婚恋情缘 |
  【大宠+小虐+爽文+HE,双强,欢迎入坑】   排名顶尖的女杀手被一枪爆头?醒来后却重生在一个不受待见的豪门女身上,而这女人惹谁不好,偏偏惹了他!   他说恨她,要用余生折磨她。   她说,好啊,不如我们先做个交易吧!   他没有食言,折磨她、利用她、让她出丑,甚至伤害她的朋友和亲人!   好啊,相互伤害呀!谁也没有在怕的!   能动手便动手,绝不多说一句废话!   她说也不能让他的日子好过。   他说,好,用这一辈子还你。   【片段一】   半夜三更的,堂堂莫当家竟然翻墙入室,就为了和她一起看第一场雪。看完雪还不走?直接钻进她的被窝!   凌湛无奈地裹紧被子,翻着白眼,“莫老大你自己没有家吗?半天别墅住着不舒服?不舒服让给我住啊!”   “你喜欢?”   “当然喜欢”   “跟我结婚,半山别墅都是你的。”   “我明天就去安防盗窗,省得小偷小摸地爬进来。”她恨恨地说。   他笑:“我会开锁。”   【片段二】   “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凌湛问。   “你在暗示我求婚吗?”莫君昊问。   “……求什么婚啊!神经病!”   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来,转过来望着他:“你会求婚吗?”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   

重生太子狠勾人

成珍珍 | 穿越奇情 |
  曾经,她是现代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殇家大小姐,看似风光无限的外表下隐藏的是坚硬如冰的心。   如今,她是殇国懦弱病重的太子殇无心,看似大权在握的表面下是步步难行。   当那个懦弱的殇无心的死去迎来的是一个崭新的灵魂,殇无心,无心也无情,残忍如魔。当她变成她,当懦弱变成残忍,当无知变成智慧,当善良变成杀戮,这样的她迷了谁的眼?偷了谁的心?当她站在高峰之上,又有谁来执她的手掩她一生寂寞与荒凉?   幻莫澈,京城第一公子,翩翩公子,文武双全,是所有女子的梦中情人,却对太子一见倾心,一生宠爱。   冷羽枫,殇国赫赫有名的战神将军,杀伐果决,武功高强,征战沙场让敌人闻风丧胆,却甘愿追随太子无怨无悔。   寒轩浩,隐秘的第一杀手,倾城之貌,性格诡异,却情愿身穿女装只为留在那冰冷的太子身边。   夜逸哲,人人敬仰行踪莫测的神医,邪魅腹黑,富甲天下,遇到太子是在意料之外但却成为了他戒不掉的毒。   南宫谦,南宫国冷血无情的王爷,似妖似魔,强势霸气,为了那殇国太子愿倾覆江山只为换得一个回眸。   情境一:南宫谦想着心中的“男子”:我不在乎皇位,不在乎天下,惟愿心儿相伴。本王只愿护心儿无忧,谁若伤心儿一毫,本王必让伤心儿之人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情境二:夜逸哲看着痛苦的“男子”:伤心儿者,死;夺心儿者,死无葬身之地!哪怕散尽财富,哪怕白骨如山,本神医只求并肩携手,看心儿一世欢颜!   情境三:寒轩浩抚摸着比女子还要美的“男子”的青丝:本尊不在乎纲常伦理,不怕流言蜚语,更无惧世人眼光,只愿在心儿身侧,不言不语看心儿浅笑安然。   情境四:冷羽枫与身边“男子”比肩站在那里:地狱天堂、刀山火海,本将军都愿意和心儿一起闯荡,这江山他愿意为心儿征战,这山河他愿意为心儿守护!   情景五:幻莫澈看着总是远离自己厌恶自己的“男子”:心儿若想要搅乱这天下,本公子愿意生死相陪,心儿若想着天下安平,本公子愿入朝堂安天下!   推荐珍珍的文文:《重生溺宠冥王妃》   

拐个皇子当老公

蓝影梦凝 | 古典架空 |
她是一个冷漠孤傲的女子,在她充满血雨腥风的短短二十年的人生中,从来没一个男子能打动她的心。 可是,自从她莫名穿越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不再平静了…… 被流星泪侵体,她穿越到玥辽王朝,李代桃僵,成为冷宫的侍婢。 为了自由,她想出条条妙计,令失宠的菀妃重获恩泽,却因此认识了九个秉性各异的男人,从此被卷入夺嫡的斗争中! 九皇子是一个可爱率真的少年,他对她的爱既执着又真诚,他曾坚定地对她说,“莫言,本王可以等,等到你爱上我的那一天!” 可她却只对八皇子有感觉,初次见他,她的心就有了轻微的悸动,只是他总压抑着心底对她生出的莫名感觉,就因为他不想跟兄弟抢夺一个宫女! 她以为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她以为她可以不在意哪个男人的心中是否有她。 只是面对着九皇子深深的爱意,她的心会疼;只是面对着八皇子刻意的疏离,她的心会痛! 当夺嫡的阴谋全部展开时,她不知道自己是该为了心爱的他去奋斗,还是该为了深爱着她的他去拼搏…… 这是一个越往后越精彩的夺嫡故事,这是一个先暖情后虐心的爱情故事,勇敢的亲,就入坑吧,十万字入VIP——(本文结局一对一,完美唯美型) 亲们给力【收藏】【推荐】【留评】蓝会给力更新!群:74407001 推荐连载古文《恨嫁王妃,杠上宝宝亲爹》 http://www.xs8.cn/book/69746/index.html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