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媚妃涩舞,王爷别过来

17花 | 古典架空 |
一道圣旨让她南宫影心成为了万人艳羡的轩王妃。 没错,是被厌弃的轩王妃!人人口中失宠的可怜人! 初次见面她被自己新婚的丈夫抛进荷塘,进府不到一个月就被王爷贬成底层丫鬟,过上苦逼的生活。 狐媚上位,本以为王爷娶了个烟雨女子为妃就会放她一马。没想到那王爷却让她堂堂正妃去伺候“小三”? 面对蛇蝎美人的扮猪吃老虎,好!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南宫影心将计就计离开王府,踏上了自己认为的“康庄大道”,却不料那依旧是腹黑王爷设下的全套。 喂!王爷!咱们不是说好了这辈子再也不见的吗?! ※※ 【初见无情】 “既然王妃中暑了,那本王就亲自帮王妃解暑,如何?” 新婚之夜,轩王在烟花之地一夜未归,第一次见面那人就把刚娶入门的王妃扔进了荷花池。 那人低头看着一身淡绿色裙装的女子,嘴角微微扬起,那一笑连桃花眼都带上了笑意。就在南宫影心还没回过神时,那白衣的轩王已经一个跨步往前,轻而易举地一把抱起愣在原地的女子,直接将她抛进了往荷塘。 【再见试探】 “既然王妃姑娘会武功,敖某岂能错过与将门南宫之女切磋武艺的机会。”那人话音刚落,修长的手指就直接捏住了南宫影心的脖子。 阳光恰好穿过树叶落在银色面具上。宽大的红衣在风中轻晃,闪着银光的面具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没有束起的墨色发丝有些凌乱,却不失潇洒。 【一眼定情】 初入江湖,南宫影心冒着危险在色魔手中将“那人”救出,却不料真正的好色之人却是这位一灰一黑眼眸下带着泪痣的美人“姐姐”。 “如果我是男的!我一定娶你为妻!”当日她对那人说着这样的话。可那遗世独立的“美人”听了她的话,笑而不语,依旧低头,细致耐心地拿着画笔帮她画眉。

妖仙,独步天下

白月极熊 | 古典仙侠 |
悠悠忘川河,遥遥摆渡人。 她叫绀青,负命而生。 一朝净池初见,与那位轻浮仙尊初遇。 源他刻意撩拨,她同仙尊两口唾沫结缘。 后来,轻曲幽笛舞霓裳,日出星落共泛舟。 时渐漫长,绀青终逃不出墨御辞那双攫取一众芳心的墨瞳,一悬心湖后,最终映出的还是他的轮廓。 - 有诗道: 浮生树盛浮生落,浮生花碎谁堪敛? 忘川三千忘川水,忘川拾忆人渐远。 - 而后他戴麒麟帝冠晋升天帝,她着一身红袍艳惊六界。 一战过失,绀青二字却成众矢之的。 天谴之雷成咒,施于她身,避之不及;众生唾骂如诅,染上她名,洗之不净。 昨日良辰美景不复,换来一朝众叛亲离。 天罡牢前,仙帝松开那双素手纤纤,“对不起,千秋万载,我只等她一人回来。” 生命的流沙远逝,绀青自欺那只是一往戏言。 最后,迎得四面楚歌倾尽一切铩羽而来的,却终不是墨御辞。 “纵然当初你说多爱我,不过也是镜花水月中的一缕泡影。” - 一袭嫁衣落于肩头,绀青在生命末数的十日,嫁做天界最无用之仙的妻。 天雷过后,她抱着渐渐仙陨的夫君,泪眼斑驳。 “我爱你,穷极一生。” 此后,世间多了一位嗜血妖帝。 浮华三千气术皆尽,她终究是那个被操控的乱世之魂。 从洁白无瑕渲染到污浊不堪,终成了恶稔贯盈的那一个。 - 尘埃落定,鲜衣怒马,两人执剑相向。 她握着剑,神色淡然。 “先夫曾说过,人这一生很短,只要爱极我所喜,杀尽我所恶,才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利刃贯穿仙帝胸口,血色漾起了消失百年的笑意。 “上世你欠我一个白头,今生休想反悔。” - 所谓爱,三生三世,万劫不复。

秘宠星妻太妖娆

许溪陌 | 豪门世家 | 已完结
  传闻,当红女星苏锦陌温柔可人,会说话,会做人。某男傲娇一哼:   扯淡,此女尖酸刻薄,没心没肺,无情无义。   传闻,封家三少风流倜傥,颜值高,桃花旺,某女嗤之以鼻:   桃花旺倒不假,可若是形容封墨辰的话,不要脸,很不要脸,非常不要脸。   封家三少的女人,有“四不四要”   一不准拍吻戏   二不准在外面留宿   三不准吃醋   四不准跟除老公以外的其他男人靠近   一穿衣服要上不露点,下不露腿   二要会挡酒   三要知进退。   四要服侍好自家老公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他用心调教了七年的女人,会是一颗毒药,沁入心脾,不可自拔。   阿锦,阿锦。   他时常梦中都唤着的名字,此锦非彼锦。   锦绣年华,陌上花开,她等一个人等了七年。   洗净铅华,养精蓄锐,他念一个人念了七年。   苏锦陌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年初夏见到封墨辰的时候。   一眼,惊艳了她整个青春,拯救了她的人生。   那个人的唇,是粉红的,鼻子是高挺的,他的眼睛就跟他的名字一样,一片墨黑,就好像是深潭,好像随时都能把人给吸进去一样。   那个人的衣服,是极其妖艳的大红,皮鞋锃亮锃亮的,腰背伸的笔直笔直的,纤长的腿也是笔直笔直的,骨裂分明的手轻轻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苏锦陌,以后就叫你阿锦好了。   【小剧场一】   “三少爷,今天苏小姐又收到了一捧玫瑰花。”   某男依旧看着自己桌上的文件,淡淡的说:“跟我昨天送东西的相比呢?”   “那当然是比不上少爷您送的。”   得,当他没说。   “三少,苏小姐说她今天不回来了,那你看这晚上的饭……”   “跟刘总打电话,把明天的会议提前到今天。”   助理再次叹了口气,想要抓住男人的心,还是得抓住男人的味。   “三少,叶公子约苏小姐晚上看电影。”   某男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封家的家训,不准跟老公以外其他男人靠太近。”   助理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可是苏小姐说,她已经跟您离婚了。”   某男面容有几分扭曲,突然想起来某人在她面前早就把老公这个称呼改成前夫了。   【小剧场二】   “这可是三少昨天送给我的,全球总共只有一根的项链。”   “我看看,真是好看。”   “这设计也太巧妙了,哇!真的非常好看。”   “好羡慕你啊。”   女子高傲的抬起头,得意的看着眼前的苏锦陌。   “怎么样?就说我跟三少的关系不一般吧。”   “不过是个次品而已。”   “你说什么?”某女面色一僵。   “如果全世界只有这么一条,那么,封墨辰只会带在我的身上。”   某女气极,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她一定要撕开苏锦陌的那张伪善的面具,将她给剥皮抽筋,狠狠地打,往死里打。   苏锦陌身着妖艳的红裙,踩着十公分的号跟鞋,优雅的走过去,然后将红酒给淋在了对方的头上,红唇一勾:   “感谢你用自己的青春,来调教别人的老公。”   他用了七年的时间,教她跳舞,教她演戏,教她做人,现在,她终于足矣成为跟自己并肩而立的女人。   闪光灯下,俊男配美女,红礼服配妖艳的西服,高跟鞋配锃亮的皮鞋。   众人惊叹:天作之合   本文【1对1】,男女身心干净,双强联合,欢迎入坑。   

重生:朕的二嫁皇妃

左悠云 | 古典架空 |
  本文虐渣男,踩恶女,男强女强,有宠有虐,结局圆满,欢迎入坑。   前世,欧阳青萱下有幼弟要护,上有蛇蝎要斗,疲倦一生,结局凄惨。这一世,重生后的她再无束缚,喜怒无常、心狠手辣,成了人人忌惮的疯子。   可是却有人偏偏不怕,跟在她的身后,怎么也甩不掉。   小剧场一   欧阳青萱:“你为什么总跟着我?”   某男回答:“因为为夫刚刚向老天许愿,赐我个媳妇,然后你就出现了,所以我们的姻缘是天定的,娘子你就从了为夫吧。”   欧阳青萱:“很好,其实刚刚本姑娘也向老天许愿,赐我张人皮来做屋里的装饰,然后你就出现了。”   某男深情不悔:“若能在娘子的屋中与娘子夜夜相伴,为夫这副皮囊,娘子拿去便是。”   欧阳青萱:“谁说是我的屋子。”   某男:“?”   欧阳青萱:“是阿宝的屋子。”   然后,某男顺着欧阳青萱的目光看到了院中角落里的狗窝。   小剧场二   某年某月某日的重逢,某男捧起欧阳青萱的脸,含情脉脉地开口:“我知道是你,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会认出你。还记得当初竹林中的那一面吗?我记住了你为我痛心的眼神。相信我,我永远不会忘记。”   欧阳青萱面无表情,一脚踹开某男。   某男抚胸做心痛状,面露不解:“为何这般对我。”   欧阳青萱冷笑:“本姑娘记得,你当时是个瞎子。”   某男:糟糕,装瞎的事露相了。   *****正式版简介*****   北琉国帝君大婚,宴请各国使臣,婚礼声势浩大,奢华无比。   琼浆玉露,玉盘珍馐;丝竹声声,歌舞不休。   席间恭贺声此起彼伏,喧闹处笑意盎然。   在无人留意的角落,却有人硬生生捏碎了手中的玉瓷酒盏。   垂下的墨发掩盖眼底的猩红,指间滴血的伤口隐隐作痛。   可有人知道,那帝君身旁坐着的凤冠霞帔、风华绝代的凤后,曾是他的妃、他的妻。   --   初次相遇,他满身伤痕,蜷缩在墙角,倔强地不肯落泪;而她巧笑嫣然,沐浴在月光下,飘飘若仙子。   他们互不相识,却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邻国质子。   她天生神眼,无意中预见了他的命运,多次致他于死地,却又每回救他于水火。   他忍辱负重,只为有朝一日,能血洗前耻,一掌天下。   一次次的交锋,一次次的接近,终是心的沉沦。   她助他得了国,覆了天下。   而他却灭了她的国,弃了她。   --   冷宫一场大火终是了结了多年的羁绊,意外的重生给了欧阳青萱新的生命,在崎岖的路口,欧阳青萱选择前行,可是过去却在一个个阴谋的交织中成一张巨大的网,她深处其中,逃脱不得。   一个个形色各异的人物,一张张诡异虚假的面具,一个个浮出水面的秘密,逼迫她不得不反抗。   “我不喜欢别人掌控我的命运,既然你们逼我,那么,就由我来做决定你们生死的恶魔好了。”   本以为复仇的路上孑然一身,漆黑的深夜,唯一人独自舔舐伤口。   却不料,有人十年谋划,倾心相等,只为她回眸一眼;生死相博,血洒夕阳,只为给她一方休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如今,他贵为北琉天子,万人之上,尊贵非凡。   可是有谁知道,多年前他不过是街头流浪的小乞丐?   又有谁知道,他愿用现在的一切去换当初的那段岁月。   那段岁月不堪,痛楚,可是--有她。   “如果先前所有的折磨,一切的痛楚,只是为了能与你相遇。那么,我甘之如饴。”   *******

毒医娘亲萌宝宝

苏晴儿 | 异世大陆 |
  苏若汐,凤舞大陆,凤天国苏王府三小姐。天生废材,颜丑,人傻,从小就被欺凌,最后被两个姐姐下药之后推下山崖致死……   再次醒来,灵魂交替,当强者之魂,进入弱者之躯,凤舞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波澜!   修炼?她拥有逆天的体质,躺着睡觉都能吸收玄气!   炼丹?带着宝宝随便在森林里逛了一圈,契约一只萌兽,吃了药草就能拉出丹药!   炼器?在路上,随便救了个呆萌的路痴,竟然是炼器天才,萌萌的认他为主,只因她愿意为他带路……   他,容貌妖孽,风流无双!表面上是凤天国冷酷的凤王,实际上则是神秘势力的背后主子……   初见,她将他压在身下,当成了解药,却不曾看他一眼,只是顺走了他的钱,更不知他是谁?   再见,她在他的赌坊,再次赢走了他的钱,等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人去钱空了……   六年后   她,掀开了神秘面纱,露出了倾城容颜……   她,血洗了泱泱大国,绽放了万千风华……   有个人,心伤成殇,为她三千墨发变成雪……   有个人,默默守护,为她血染黄土身先死……   女主强大、清冷、绝色、腹黑。不惹是非不是害怕是非,只是讨厌麻烦。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斩草除根。   男主腹黑、强大、冷漠。结局一对一。 【苏晴儿唯一粉丝群:154856.】

玄天逆转之帝妃太妖孽

君玖 | 异世大陆 |
  她从异世而来——   五年前的灭门之恨,塑造了五年后立于颠覆的她,当威名传遍异世却不曾想一日竟遭受背叛,九天炎火涌来吞没了一切也包括她,险些魂飞魄散!   当她重返七岁——   埋藏心中的恨定当百倍偿还她的敌人!她要让所有欺她辱她的人知道,将恶魔看做病猫的想法,有多么的幼稚。   ……   帝都有传闻,风家之女风无忧天生痴傻愚钝,更是难得一见的绝顶废材体质,被视为风家难以洗刷的耻辱而受尽世人嘲笑。   初来乍到。   上一秒还在火海里烘烤,下一秒就场景秒换的差异,让她思维瞬间陷入了死机,当脑海里忽然涌入一股极为陌生的信息时,一脸茫然的人儿这才恍然明白,她这是撞上重生的末班车了……   至此,大陆上少了位让人贻笑大方的风家废物,多了位祸害苍生一刻也闲不住的风家妖孽!   惹她?   唇角微勾扬起一抹冷艳,一言不和便素手一翻,大白天的也不见乌云就是一道天雷从天而降,笔直地劈在某个倒霉蛋身上。   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以及……一个浑身抽搐不停的人,哦对,还有围观群众的一地眼珠子~!   说她废物?   风无忧陷入沉吟,再把人劈焦么?   不不不,整人得换着花样来才有新鲜劲嘛,于是乎——   府中狂风大作,草木飞卷而起沙尘肆意腾起,街上一众路人眼睁睁地看着两道在空中凌乱的身影,手舞足蹈地……‘啪嗒’一声重重摔在风府门前久躺不起。   当猖狂如她随心所欲地在帝都横着走时,一场梦一句话,一个人一句赌约,将她拉回现实的残酷!   但,那又如何?   从睁眼起的那一刻,‘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话就不再是说说而已,要杀?可以!但要先看谁先杀谁!!   一次追杀,只愿不牵连他人,远赴千里一路逃亡。   亡命之路亦是血流成河,眼看步入绝境穷途末路下,却不曾想失足一不小心跌落峡谷裂缝后,竟是这块地方隐藏的真实面容!!!   俗话说,有时仅需一眼或许那颗死寂多年的心脏,便会因这一次而触动。   风无忧咋想都想不通,她不就多看了一眼么……这男人至于那么小气吗!?得,拦她,但总得有理由吧,没事在她逃命的时候截胡还能友好相处么?   ------------------   一日。   风无忧问道:“你老实交代,当时干嘛拦我去路?”   夜纤墨挑眉,轻笑:“有吗?”   风无忧磨牙:“难不成还是我拦你去路不成?!”   夜纤墨叹息。   伸手一把逮过身旁就要离开的女人抱在怀中。   眼中流露出丝丝醉人的宠溺与无奈之色,附在她耳边轻语,平缓的语气难掩其中不平静的情绪:“拦你自然是怕你跑了就再也寻不到,擦肩而过了一次岂能再有第二回,遇你,便是我毕生之幸。”

盛宠名门表小姐

彦泽 | 穿越奇情 |
  因为被外放岭南,陶静轩将长女托付岳家晋阳侯府照顾,刚刚十三岁的陶梦阮挥泪辞别了父母北上,却被一场风寒要了性命,让陶梦阮顶了上去。寄人篱下的表小姐不好做,好在外祖父母疼爱,舅舅舅母关心,然而,表姐妹们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大表姐嫁了定了一门好亲,看人的都是高高在上的眼光,好吧,她忍,谁让人家夫君是当朝太子。二表姐脑袋被门夹了,对她一个寄居表小姐阴阳怪气的,算了,跟白痴计较还能变成花痴不成?三表姐心直口快,闯了祸还不自知,好吧,看在她热心肠的份上拉她一把。四表妹阴险狡诈还想让她顶锅,这个不能忍,必须教会她什么叫做不作不死。   没想到最后被一只大灰狼抓进了狼窝,狼窝里一群张牙舞爪的小怪兽,作为嫡长媳还需要忍吗?不需要,有意见的,关门放狼!   初相遇时:司连瑾早就发现有人进来了,只是他一贯不爱理人,心道园子里布了阵法,来了人也走不到这边来,没想到手里的一笔还没画完,前面就多了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个姑娘家懂得阵法还挺少见的,也不知是不是误打误撞,却没想到人根本没看他,光顾着对着满树的梨花流口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司连瑾自小就被人捧着,头一回被忽视得那么彻底,虽然不至于为了这个跟人计较,但手顿了顿的功夫,一滴墨就落在纸上,活像一颗大梨子。   陶梦阮察觉到别人的气息,一回头,对上司连瑾微微带着怒气的脸,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司连瑾不大高兴地问道:“看你那馋样,想到梨花糕还是梨花酥了?”   陶梦阮见到大美人就要呆一呆,何况司连瑾这样冰姿雪骨、气质出尘的大美人,听司连瑾这么一问,就顺着答道:“梨花酥,梨花糕淡了些。”   再相见时:陶梦阮白生生的手抓着司连瑾的衣襟,司连瑾脸色一黑,道:“松手!”   陶梦阮得寸进尺抱住司连瑾的脖子,“不松,松开会摔死的!”   司连瑾脸色更黑,那一截木头也不知经了多少的风吹日晒,看得出很快就能断一断,他没本事抱着陶梦阮飞上去,只得抱着陶梦阮借着岩壁上面的凸起跳下去。   陶梦阮吓得抱紧了司连瑾,哭喊道:“你别跳啊,我表哥马上就追来了……”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