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妃常兽心,邪王吃不消

半夏沐风 | 豪门世家 |
她是左都尉府受尽欺凌的废柴嫡女,她是成亲当日被拒之门外,新婚夜还要被强行验身的倒霉正妃,她是百纳国众人皆知痴傻无盐女…… “放屁!”某王拍案而起,“端茶递水都要收我银子的女人会是傻女?我的鸟骂她一句,她都会把鸟毛拔光的女人,她会受尽欺凌?穿着肚兜喝着烧锅子吆喝本王跳舞的女人,有她这样的嫡女正妃?” 众人:“……” 某女媚笑:不错!此倾城,非彼倾城! 她是现代身怀绝技的金牌驯兽师,通晓各种动物语言的异能人士。 一朝穿越,女汉子代替了草包女,除了玩转美男,还专干了几件大小事。 一、把冰山相公变成忠犬夫君; 二、将刁蛮婆婆变成贴心闺蜜; 三、破奇谋夺天下顺便混个皇后玩玩…… 红鸾帐里,某男眉眼如丝,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庞,“倾城,你果然值得一世倾城。” 她说:“陛下,我不止倾城还倾国,好好看住你的江山。” 某男邪魅一笑,视线流转在玲珑的曲线上,“皇后,你便是我整个江山……” *** 某女将一张写着歪七扭八字体的纸拍在桌上,“银子,王爷!” 某王“怎么又要?你又将王府输出去了?”某王拿起纸来定睛一看,只见那纸上赫然写道,“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爱你的小青青!” 某王青筋暴立,“这是什么鬼?有野男人给你写情书还来问我要银子?” 某女:“这是替你的鸟写的情书,它让我稿费找你要!” 某鸟不失时机的“咻”了一嗓子,某王咬牙,好吧,谁让咱听不懂鸟语。

国民王爷独占枭妃

沐景景 | 穿越奇情 |
  【这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国民王爷实力宠妻的故事,本文甜宠一对一,爽文,欢迎入坑】   苏紫嫣,天之骄女,蹁跹佳人;   论相貌,靡颜腻理,水灵讨喜;   论才华,年纪轻轻就是顶级画家,手指一动便是一幅名画;   论学识,二十岁的年纪手握双博士学位;   论出身,国际名家之女,全球隐形首富,名财双握,连ZF都得礼让三分;   种种优越条件加身,奈何二十年人生竟只遇一朵桃花,有朝一日真相大白时,还发现这朵桃花是个渣男!   东方有一国,国中有一王,霞姿月韵,俊逸无双;   三岁能诗,五岁赋文;   六岁一篇论国策,道尽工、农、商、兵、时局政策,其中惊人才干迄今无人能及;   十五岁,请兵应战卞夏,三万残兵对三十万敌军,大胜而归;   十七岁封镇边大将军,十八岁封王……   国民王爷,惊天事迹,名扬诸国。   ——————正经简介分割线——————   苏紫嫣偶然撞见父亲命定的“未来丈夫”和年轻后妈合谋算计自家财产,硬气下拉着“未来丈夫“一起跳崖,不想一朝穿越到异世。   初次相遇,他淡雅高座大殿,朝堂风云下,她被冤罪名加身,   然而,为她,一向不理朝政的他竟破格接下了她这桩“烫手山芋”。   众人皆知,他表面看似温雅亲和,二十年来,却从不喜女子近身,   然而,对她,他却像“随身珍品”一般,时刻携带片刻不离;   朝堂诡异难测,他一闲散王爷,虽得皇帝百般恩宠器重,却不喜涉政,   然而,为她,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甘愿深陷权利中心,   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他以雷霆手段和绝高武功,被江湖之人尊称为“王”,   然而,为她,他弃了尊身,喜闻乐见被世人称为“妻奴”。   终有一日真相揭晓。   她问:为什么?   他牵起她的手,十指紧扣,“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只因是你而已。”   ————日常小剧场分割线————   某日,气氛极好,男女主双双对视,桃心满屏,男主缓缓凑近……   一秒钟后,苏紫嫣瞪了瞪眼,“喂!喂!你知道怎么接吻吗?不是碰一下嘴唇就ok了,好嘛!”   某男:“初吻,有点紧张。”   苏紫嫣上下打量了一眼,略带怀疑的问道:“那你也是处男咯?”   “不信可验身。”   “……”   又某日,洞房花烛夜,良辰春宵(以下省略一万字)……   半夜,苏紫嫣想到一事,突然翻身坐起,将熟睡的人摇醒,“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某男睡得迷糊,“怎么会,你就是我的唯一。”   “你……你不是说你是处男吗,怎么看起来很熟练的样子?”   某男摸着她的头,面带微笑,“宝贝,你不知道有一种启蒙教育叫视频教学吗?”   ——————求包养分割线————————   力作新文,简介无能,内容精彩。   美人们,看伦家可怜的小眼神……新文各种求!   么么哒……   感谢,么么哒?(°?‵?′??)   

全能学神花式撩宠

夜舞月 | 青春校园 | 已完结
  三年前,她终于迎来了她的春天——混世小魔王终于出国了。   三年后,出了国还不忘在三更半夜时打电话催她起床上厕所的无耻之徒回来了,她的冬天到了······   同一所学校,她高三,他大二,他还是那个大了她两届的‘学长’。   开学不到两周,他便拿下外语系系花,两人谈笑间羡煞也气晕一众学长、学姐,学弟、学妹。   “这位,白珊珊,我的现任女朋友,这位,韩依依,我未来媳妇儿。”   如这种渣男,她韩依依宁死不要······   小剧场1:   夏侯沐:“你亲我一下我就收敛。”   韩依依白眼已经翻到天际:“麻烦你记住,你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别把这种渣男性质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   夏侯沐仍就面若春风勾唇痞笑:“她这不是没在吗?”   韩依依忍无可忍,一拳打在他的腰间:“无耻!”随后愤然离去。   小剧场2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熟睡的两人脸上。   韩依依悠悠转醒,惊愕的发现自己此时正舒适的埋在某人的怀里。   而某人更是将她抱得紧紧的,让她没法动弹······   “醒了?”   “放开我。”   某人还带着起床时略显沙哑的声音勾唇一笑:“俗话说一日之计在于晨……”   说完,夏侯沐就稳稳的擒住了她那红润而柔软的唇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