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妖仙,独步天下

白月极熊 | 古典仙侠 |
悠悠忘川河,遥遥摆渡人。 她叫绀青,负命而生。 一朝净池初见,与那位轻浮仙尊初遇。 源他刻意撩拨,她同仙尊两口唾沫结缘。 后来,轻曲幽笛舞霓裳,日出星落共泛舟。 时渐漫长,绀青终逃不出墨御辞那双攫取一众芳心的墨瞳,一悬心湖后,最终映出的还是他的轮廓。 - 有诗道: 浮生树盛浮生落,浮生花碎谁堪敛? 忘川三千忘川水,忘川拾忆人渐远。 - 而后他戴麒麟帝冠晋升天帝,她着一身红袍艳惊六界。 一战过失,绀青二字却成众矢之的。 天谴之雷成咒,施于她身,避之不及;众生唾骂如诅,染上她名,洗之不净。 昨日良辰美景不复,换来一朝众叛亲离。 天罡牢前,仙帝松开那双素手纤纤,“对不起,千秋万载,我只等她一人回来。” 生命的流沙远逝,绀青自欺那只是一往戏言。 最后,迎得四面楚歌倾尽一切铩羽而来的,却终不是墨御辞。 “纵然当初你说多爱我,不过也是镜花水月中的一缕泡影。” - 一袭嫁衣落于肩头,绀青在生命末数的十日,嫁做天界最无用之仙的妻。 天雷过后,她抱着渐渐仙陨的夫君,泪眼斑驳。 “我爱你,穷极一生。” 此后,世间多了一位嗜血妖帝。 浮华三千气术皆尽,她终究是那个被操控的乱世之魂。 从洁白无瑕渲染到污浊不堪,终成了恶稔贯盈的那一个。 - 尘埃落定,鲜衣怒马,两人执剑相向。 她握着剑,神色淡然。 “先夫曾说过,人这一生很短,只要爱极我所喜,杀尽我所恶,才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利刃贯穿仙帝胸口,血色漾起了消失百年的笑意。 “上世你欠我一个白头,今生休想反悔。” - 所谓爱,三生三世,万劫不复。

强宠辣妻:狼性boss别太坏

路北北 | 豪门世家 | 已完结
  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昔日的甜言蜜语终归演变成今日的口蜜腹剑,数十年的青梅竹马,到头来不过一场镜花水月。   被废去她的双手,八十多层的高楼坠落。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高楼上的坠落,时空的错乱,竟然回到了三年前即将大学毕业那年,一切……重头再来……   倾城的容颜,凌厉的黑眸,红唇微微勾起,她笑的无比的妖娆妩媚,如罂粟般含有剧毒。   安绍忱,这一世我傅清欢定要将你拖入地狱的深渊!   重来一世,她费尽心机的勾搭上了安绍忱的死对头,一个她前世今生都招惹不起的男人。   ***   精彩片段一   一夜的极致缠绵,翌日清晨——   将地上破碎不堪的衣服甩到她的身上,凝视着她满身的痕迹,以及床上那朵盛开到极致的红梅,男人的脸上满是阴鹜,“你想要什么?”   “慕少已有未婚妻,姐自认战斗力不足,挤不掉正室,那只好做情妇喽,两年之后,你我再无瓜葛!”   “情妇?”   “怎么?慕少不愿意?”皱着精致的小鼻子,女人看上去有些不悦,“既然你不愿意,我大可以在换个人,只是便宜了你一晚,算了,就当被狗啃了!”   被狗啃了?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睡了你的人,是该负责!”黑着一张俊美的脸颊,男人笑的无比的诡异,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亮的惊人!   精彩片段二   【独家访谈】   记者:“傅小姐,请问你和慕三少,是谁先追的谁?”   勾起红唇,某女笑的格外的妖娆,“美色当头,三少若不为所动,岂不是性无能?”   众人齐齐雷倒!   记者:“据传闻傅小姐是小三上位,踏足慕三少和叶小姐的婚姻,不知是否属实?”   某女撇嘴,精致的眉眼间满是理直气壮的神色,“叶小姐占着茅坑不拉屎,姐不过是替天行道,破了这万年处男罢了!”   众人大惊,嘴角抽搐倒地不起!   (ps:此文是一个弱小女子重生归来,勾搭男主狂揍渣男,最终被吃干抹净一点不剩的励志爱情小说,不喜勿喷,谢谢!)

谋妃入瓮,戾王替宠下堂妻

顾叙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顾叙开新文啦,搜索【妖妃火辣辣】奉上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1441570/ 一朝穿越,她成了摄政王身旁风光无限的王妃。 醒来发现,自己竟遭遇毒打,被白莲花暗算,还被自己心爱之人囚禁地牢?这就是所谓的摄政王妃? 呵,既然她来到这异世,就要把这王妃坐实! 倒腾倒腾王爷身边之物赚点零花钱,欺负欺负白莲花,小日子不是也过得蛮滋润的吗? “王爷!不好了!王妃把您的迟暮朝霞瓷瓶给拿到黑市拍卖了!” “靳凝兮,你居然敢动我的瓷瓶!!我不管你用什么代价你必须把它给我赎回来!!” 而她媚眼一挑“王爷,此言差矣,你我夫妻,本是一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卖了大价钱,我们九一分成~” 她轻佻的笑颜中包含淡淡的情愫,随着二人朝夕相处肆意滋长。 而直到那男人的剑指向她的心脏,地牢之内,他黑色的长袍一尘不染,而她浑身伤痕,奄奄一息,再没有力气与他争辩。 骄傲如她却还是泪如雨下,原来所谓的夫妻不过是镜花水月。 “若有来生,不要再让我遇上你...” 可没有来生,她被人所救,假死于地牢之内,从此世上再无靳凝兮。 再一转身,一滴泪痣画上她的绝色容颜,风光大嫁,嫁衣如火,却再也不是他的妻。 “靳凝兮...” 在他错愕的眸子里,她盈盈一拜,抬眼是那夺目的光华与仇恨。

盛宠之双面嫡女

随岚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世人皆知,相府嫡女沈夙安柳絮才高,冰雪聪慧,确然性格温婉,风姿绰约,乃是天下女子之楷模,习者众多。可因一场意外,她变得不再是她。她在暗夜中的性子阴狠凌厉,不似人前良善。可向阳处,黑暗处,哪般都是她!   她熟读女戒,同样遍通兵书;她善识人观色,同样善策划谋略;她不出闺阁半步,却同样知晓天下秘闻!她不是将养在闺阁的娇娇女,而是登高控局的帝相!   沈夙安的这一切都深深落入了另一人的眼中,那位被称作是“抚扇浅笑惑红尘,玉颜珑心质天生”的倾权国舅宋临渊。   若说起这后凉除了皇帝,地位最尊崇的男人,非宋临渊莫属。他的才行谋略,远超人许多,引得诸闺阁小姐,将其视作理想夫婿。不仅如此,他的胞姐,曾是新帝之后,且薨后被追封为“定国皇后”。帝后情深,一时间传为佳话。   可这一切只不过为镜中花,水中月,沈家受迫,宋氏被胁,他们终是入了这纷乱的时局,挣不脱,逃不开。那么,他们不再将那些谋略束之高阁,藏之名山,他们要当的,就是那执棋之手,画山之笔!   【精彩抢先看——】   正经版某男:   皇宫内苑,一片寂静,似乎空气都被里头的情景惊地不敢流动。   “你的胆子真是愈发大了,囚吾妻子,伤吾下属?”宋临渊用一柄轻如蝉翼的冷剑指着他对面身着黄袍的男子,神色讥诮。   宓邯年笑了笑,竟是没有半点惧怕:“你要杀便杀吧,这天下,本就是朕从你手中骗取来的。”   静,又是无边的静。一丝穿堂风勾起窗边的帘角,在外守着的锦衣卫见到里面的场景,就要冲入其内。却忽然瞪圆了眼,无力地软倒在地上。   一女子从那推门而入,立于宋临渊身旁。他便偏头对她一笑,瞬间眉眼中染上了温柔的风流:“别急,你且等等,这便带你回家。”   ***   间歇抽风版某男:   “夙儿~”男子这一声叫的万分婉转,仿佛是在喉间经过了无数次的辗转。如同一坛尘封许久,刚刚打开后,散出醇香的酒。   “嗯。”沈夙安抬手在一本小册子上标注着什么,淡淡应了他一字,却并不抬头看他。   “夙儿,夙儿~”宋临渊不放弃地接着唤她。   沈夙安干脆是不发一言了。   “夙儿......”他的声音开始哀怨了。   “……”   “夙儿,我的夙儿……”宋临渊撑着下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沈夙安终是无奈地叹口气:“国舅大人,您到底想要如何?”   岂料,宋临渊的眼睛闪过点点亮光:“夙儿,你承认你是我的了?”   “……”   ——————————————   岚岚能够持之以恒做的事情并不多,惟愿你我皆能莫失莫忘,不负初心。携新文来访,万望支持。   本文为男强女强互宠文,请喜欢的宝宝们【收藏】+【留言】,你们的支持是岚岚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