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医女有毒:世子病娇宠

红尘浮生 | 古典架空 |
  她是南燕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萧锦颜,是景溪太子极尽宠爱的同胞妹妹,也是名动九洲的怪戾毒医。   她一生张狂肆意,随心所欲,却在大婚之日被未婚夫下毒暗害,刀剑逼于颈侧,要求太子用皇位换她一命。   自此,南燕江山易主,血染锦绣皇城,万民拥戴的景溪太子,成了卖国求荣的罪臣,遗臭万年,长公主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女,人人唾骂。   犹记得,那一日,染血的皇城,父皇含恨的双眸,太后祖母慈爱的笑脸,还有,太子皇兄临死前仍旧挂念的不舍。   她双眸染血,从那千丈高的皇城上纵身一跃,毅然决然赴了黄泉。   南燕彻底湮灭成灰,而这一切,皆是因为,她心系一人,沦陷至深。   他是南燕昭王世子楚卿白,功勋将臣之后,三岁那年父母双亡,被太后接进宫养在身边,与她青梅竹马。   十三岁那年,西梧倾举国之力来犯,一纸诏书下,他随军出征,与她一别十年。   十年间,他以铁血手腕灭了西梧,横扫边境七个小国,战功累累威名远播,‘活阎王’之名横扫九州。   回京之日,他满腔深情欲与她说,岂知,十年时间,她已不记得他,还有了人人艳羡的未婚夫。   他满心爱意就此藏于心间,隐于昭王府经年不出,诸事不问。   直到,南燕被覆的消息传出,他匆匆赶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袭红衣从皇城上高高跃下。   至此,一别永生。   重活一世,她只想护家人一世安宁,哪怕不择手段,面目全非。   而他,只想护她一世安宁,哪怕天诛地灭,于世不容。

妖仙,独步天下

白月极熊 | 古典仙侠 |
悠悠忘川河,遥遥摆渡人。 她叫绀青,负命而生。 一朝净池初见,与那位轻浮仙尊初遇。 源他刻意撩拨,她同仙尊两口唾沫结缘。 后来,轻曲幽笛舞霓裳,日出星落共泛舟。 时渐漫长,绀青终逃不出墨御辞那双攫取一众芳心的墨瞳,一悬心湖后,最终映出的还是他的轮廓。 - 有诗道: 浮生树盛浮生落,浮生花碎谁堪敛? 忘川三千忘川水,忘川拾忆人渐远。 - 而后他戴麒麟帝冠晋升天帝,她着一身红袍艳惊六界。 一战过失,绀青二字却成众矢之的。 天谴之雷成咒,施于她身,避之不及;众生唾骂如诅,染上她名,洗之不净。 昨日良辰美景不复,换来一朝众叛亲离。 天罡牢前,仙帝松开那双素手纤纤,“对不起,千秋万载,我只等她一人回来。” 生命的流沙远逝,绀青自欺那只是一往戏言。 最后,迎得四面楚歌倾尽一切铩羽而来的,却终不是墨御辞。 “纵然当初你说多爱我,不过也是镜花水月中的一缕泡影。” - 一袭嫁衣落于肩头,绀青在生命末数的十日,嫁做天界最无用之仙的妻。 天雷过后,她抱着渐渐仙陨的夫君,泪眼斑驳。 “我爱你,穷极一生。” 此后,世间多了一位嗜血妖帝。 浮华三千气术皆尽,她终究是那个被操控的乱世之魂。 从洁白无瑕渲染到污浊不堪,终成了恶稔贯盈的那一个。 - 尘埃落定,鲜衣怒马,两人执剑相向。 她握着剑,神色淡然。 “先夫曾说过,人这一生很短,只要爱极我所喜,杀尽我所恶,才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利刃贯穿仙帝胸口,血色漾起了消失百年的笑意。 “上世你欠我一个白头,今生休想反悔。” - 所谓爱,三生三世,万劫不复。

傲视群雄之冰冷王爷

日辰睡莲 | 穿越奇情 | 已完结
新文《控天》http://read.xxsy.net/info/223085.html男装惑人,风云天下。   江山美,仿若如诗画。   持剑举天破,睥睨天下,襄王虽有心,本是无怜成说。   美人透,似水惹人怜。   伊人已消瘦,愁绪笼眉,抚曲遥相寄,寸肠柔情谁诉?   沧海桑田转成空,逝水流年忆旧梦。   犹记当年,风清云淡,弹指间恍惚隔世。   青丝三千,缠绕谁的心?   胭脂泪坠,相留间之醉。   多少豪情壮志,终敌不过那抹依恋。   梦,一霎千年。   蓦回首,倩影断空。   三生盟誓,情终难携;百世羁绊,轮回续恋。   风儿轻吟幽香叹,   雨滴散落叶浮萍。   无言庭院,寂寞锁深秋。   孤枕无眠月上梢,   残烛泪湮夜疏影。   恍然天上,晚暮扰思愁。   宿命何时尽?   魂梦相依,爱语千年。   浮生尘世缘,相逢只在一笑间。   花落人亦醒,终于明了。   携手眷侣游天下,   欢声,笑语。   何妨相见已千年。   爱思,缠绵。   千年之恋,终身不悔。   千年的等待,终于是否会实现?   千年的纷扰,是否到此结束?   千年的爱恨交织,剪不断,理清还乱……   冰烈,如冷冰般的烈性,拥有冰的冷然,拥有火的烈性。   她是令世人惊愕的王爷,是群雄皆畏惧的将领。   冰王,所谓冰,即无情无意,冷情冷心。   从来都是冷眼世间风云的她,最后,她是否依旧能如此的孓然一身?   不被世俗的情爱羁绊?   她,本应是世人眼中嘲笑的痴儿,却为何在一瞬之间,性情全变?   她,本应是朝臣口中的懦弱王爷,却为何能够在朝堂上舌战群臣?   她,本应是全国男子都讨厌恶心的对象,看见男子就流口水的白痴王爷,却为何把她所有的妾侍都逐出王府?   她,本应是一看到血就晕厥过去的王爷,却为何原因而领兵上战场?   她,无情,冰冷,嗜血,霸道。   金银珠宝?在她看来,不过就是可以摆饰的东西。   美人如玉?抱歉,她不感兴趣,相反,她很是讨厌。   她,本应是群雄都应不屑一顾的哑巴王爷,而却因她的出现,战场都开始变动。   视频:   http://www.56.com/p25/v_ODY3MTM1NDI.html?pstyle=1   霸世雄曲之二:《权倾天下之淡漠丞相》   一朝穿越,竟为丞相。   一人之上,万人之下。   以前的她,本是宽容大量,为何此般不再留情?   以前的她,本是懦弱善良,为何此般冷心淡漠?   以前的她,本是生性简单,为何此般复杂难懂?   她手握重权,权倾朝野,叱诧风云,无人能及。   她为护幼帝,毫无犹豫,斩杀隐患,暗建势力。   她为了护国,身披重甲,亲自上阵,退敌千里。   她一双淡眸,看穿所谓,至高权力,只是过眼。   她一启薄唇,道世间事,沧桑云海,都成定律。   一手翻云覆雨,淡看世间险恶。   一面谈笑风生,冷看勾心斗角。   传言的她,虽然是封为丞相,却只不过是一个被人控制的傀儡。   传言的她,虽然是贵为丞相,却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傀儡。   于是,人们理所当然的忽略了她,忽略这位虽然是丞相的女子。   她懦弱,在这个世界里是尽所皆知,都被当成一个笑话。   可是,当一个全新的她的出现,又是否能够再次的忽略?   当她在这世界上大放异彩,一跃成为最有能力实权的丞相,成为世界上最热门的丞相,那些对她忽略的人,又会是怎样的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