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盛夏我爱他

花祭颜 | 都市生活 | 已完结
【乱世美人,勾心斗角——夏颜汐】 出身贫贱的她,以华丽的歌喉,动人的外貌,阴差阳错的成了一代“艺坛天后”,她的出现,造成了整个世界的男人都为她神魂颠倒。她的眼神里,始终带着一点忧郁的悲伤。经历了多少次,她最终的下场却是无底洞,她爱的男人背叛了她,她怀着他的孩子,利用了爱她的男人。谁说分手的感情就可以忘记,谁说忘记就能忘记?你做的到吗?你又做的到吗? 【魅力董事,负心男人——盛宫枫】 记者会上他拽着她,大声的向世界宣告,他爱上这个爱他的女人。原以为能够在一起,却因为一次误会,造成了两个人多年的伤痛,以至于最后她不再原谅他。韩国深造,她华丽变身,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多次的请求她的原谅。人心是肉长的,她还是原谅了他,开始了美丽的爱情之路,可是,不幸的事情最终出现在他俩的婚礼上。 【痴情男子,责任当前——韩熙】 他和盛宫枫一样,爱着夏颜汐整整6年,曾经年少不懂,如今,他只需要她幸福,他也成家了,带着自己的妻儿,说幸福也不幸福的活着。其实他还是爱他,只是再也没有那个资格。最后的葬礼,一个男人的眼泪却流成了河。 【月下冷眸,守候一世——季翼殷】 她的出现造成他的世界无穷无尽的精彩,就像烟火那样。她怀孕,他自愿成为她利用的工具。不知道她的生命已经成为那样的不堪一击。他是爱她的,很爱很爱的那种,这一世,从没想过要放弃,也从未想过要背叛。只是,一个男人再怎么爱一个女人,最后的真相,还是被她利用。 ----------------------------------------- 你是不是忘了聚拢散在风中的誓言?今生今世,走的太匆忙,离开之前还是这么的爱你。 你会不会发现,我还是爱着你。 盛宫枫,我是夏颜汐。 我不给你道歉的机会,不给你说爱的机会,可是我比谁都爱你,比谁都想和你在一起。 我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要提及你,可是看到小小的盛夏,我就会想起你。 盛夏是我们的女儿。 原谅这么自私的我,只是因为我太过爱你。 离开你只是迫不得已,谁让命运捉弄了我。 我以为,这么做,是不成为你的负担的最好的办法。 如果有一个像我爱你一样爱你的女人出现,请你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我的心里装下了2个人,再也没有你的位置。 这2个人已经是我的全部,对不起。 请让我,再一次对着天空说一句话: 盛宫枫,我还爱你,你知道吗? -------------------

冰山校草PK绝美校花

浅夏月羽 | 青春校园 |
他!冷漠邪魅 从未对任何女生展露笑靥。 她!绝美清纯 从未对任何男生付出爱情 他遇上了她,知道什么是笑容,什么是温暖。 她遇上了他,知道什么是完美,什么是真爱 。 冷漠冰山VS休眠火山 “喂!难道你不是冰山吗?难道你不是对别人都冷艳的么?”他奇怪的望向她。 “诶!死冰山..你没见过休眠火山吗?”她亦是那么绝美微笑的脸颊…… …… 一句“我喜欢你”打乱她的世界 一句“我喜欢你”融化他的生活 巧遇 碰撞 阴谋 错过…… 颠覆整个世界—— 只为找到你 放弃我的一切—— 只为守住你 他的辛辛寻找, 他的苦苦守候, 最终—— 她的归宿又是谁? 她以为,离开他,可以换回安宁,忍着爱离开他,一年后,他苦苦寻找,她又以为,离开他,可以得到他们各自的原点,她错了!真的错了!他恨她了,多年后,他是名副其实的伊氏总裁,他看似不经意的为上官氏出主意找到她这个二小姐,尽管这是险棋,可是,他知道,只要走了这一次险棋,她会再度回来,因为他从来都了解她…他费尽心思了解的女人只有她…亦如多年前那么的了解她…… 他狠心的拿他们的婚姻作羁绊,毫不怜惜的指控的竟是她的狠心……他以为看到她的眼泪可以得到报复的快感,但是他未曾发觉,他一直爱她,一直那么爱那个自己恨的她,但他永远不知道,现在倍受他欺凌的她,当年是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染指腹黑小王爷

西年华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腹黑男主+深情+聪慧女主】本文一对一. 他相貌憨傻,是京城有名的傻王爷。 她惊才绝艳,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 一朝宫宴选妃,不想嫁入帝王家的她无奈委身于傻王爷,叫那些才华横溢的皇子们气红了眼。一个傻王爷,怎么能配上这样的奇女子。 当派去的杀手有来无回, 当埋下的暗桩个个拔除, 当偷袭的敌军惨烈败北, 众人才知,原来的傻王爷竟是个腹黑的主……… 她没想过无害的夫君会是个腹黑的主,挖下陷阱,叫她步步深陷,从此远离安逸,却甘愿腥风血雨。 他没想过突来的王妃会是个淡然的主,眸光转动,叫他万劫不复,从此放弃大业,只和她泛舟湖上。 【小片段一】 书房。 她惊呼着跑进来:“相公,我的护卫不见了?” 他气定闲神:“他去北疆会清雪姑娘去了。” 她惊喜:“真的?他终于想通了吗?” 他点头,把她抱在怀来。“所以,你不用再为他担心了。” 她闷声:“嗯。” 他嘴角微勾。 府中某个角落。 丫鬟:“管家,这几天怎么没看到小姐的护卫?” 管家:“他去北疆了,没有一年回不来。” 丫鬟:“啊?北疆那么冷,去那里做什么?难道是为了清雪姑娘?” 管家:“清雪姑娘如今在东夷。” 丫鬟:“那他跑北疆去做什么?” 管家:“………”还不是王妃整日里念叨着护卫,惹王爷不高兴了,说是让他去北疆替王妃寻什么传说中的寒玉床!其实还不是王爷自己胡诌的。不过,他是不会把这些告诉别人的! 【小片段二】 假山凉亭。 他过来时,她正看着躺在手心里的白玉发簪发呆,嘴角微扬。 那抹微笑刺痛了他的眼,凉亭里说笑的仆人见他乌云密布的脸立刻噤若寒蝉。 她疑惑的抬头,只见他欢喜地跑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好,手心打开,一脸讨好,“娘子,给。” 手心里赫然是一支木簪子,做工粗糙,与她手里的那支仿若云泥之别,看他一脸期盼的模样,她微笑接过,仔细端详。 半响过后,他撇嘴:“娘子,我给你送了礼物,你也要送我礼物才对。” 她微愣:“可是我现在没有。” 他指着她手里的白玉簪子:“这不是有一个吗?” 她想了想,看着他固执而倔强的脸,无奈的递了过去。 他接过,藏在袖里,眼神微眯。 夜里,一支白玉发簪化为粉末。他邪魅一笑,那些借着簪子在她心里留下影子的男人,他会一个个剔除,叫他们从未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