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公子囚之策妃谋天下

笙洛溪 | 穿越奇情 |
  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可侠骨柔情;   嗜血厮杀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阔。   乱世铁血贵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温润之玉;   现代机械设计师,没心没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败寇,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尽心智,拼尽全力,以血肉之躯,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权利之巅的刹那芳华。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绑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种新型武器的控制开关,中途遇到另一伙军火贩子,双方火拼之时,沐岑菀的车子坠崖,穿越到了珈兰大陆。   醒来之时,她变成了一个楚国仅有十岁的落难小公主。   鄢黎:晋国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来的现代单兵武器设计师兼战争理论研究博士莫岑菀。从此,强迫她女伴男装留在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小书童成长为权谋天下的策士。再后来,便是二人联手,在凶险诡谲、孤立无援的劣境之下,培养出一支优秀的特种部队,征伐天下,称霸七雄。   合纵连横的时代,不仅要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还要有过硬的战术值,鄢氏的黑鹰兵团,海陆空三栖神军,敌前敌后,所向披靡。   “既然没得逃,就杀出去;既然没得悔,就错下去。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错成一道风景。鄢黎,我莫岑菀都会陪着你。”   “我本来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装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说!”   “你,你这个流氓!”   “菀儿,你以前对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一直觉得这句话里满满的都是谋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细细品味,却只觉意境如此情志高远。”   “嗯,心里只有权谋,自然看什么都是权谋,可若是放下了,洒脱了,便看什么都是洒脱。”   “鄢黎,你若死了,我发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马上就嫁给他,去做秦国的王后。”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处心积虑争了这秦国的王位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不知道吗?”   杯盏破碎,只影伶仃,贵为王者又如何?错过,便是永远的失去。   醉卧花阴下,天高燕子轻;休言不爱酒,只是未伤情。   花开陌上、草色烟波,二人一马,是开始……也是结局……

天才儿子坏娘亲

顾尘 | 穿越奇情 |
  开国将军之女遭人陷害,未婚先孕,残花败柳,不耻于世,炎炎冬日跳进池塘终结,棺葬于幽园林,五年后,倒霉蛋前去盗墓,被诈尸母子吓死,此后这事被当作一段传奇经历流芳百世。   ------以下才是正版简介------   她孟拂尘,21世纪杀手,特长懒,特点黑心,冷酷,高傲,睥睨,淡漠,幽默,偶尔神经大条,分裂的可以。   他当今太子爷,病躯深闺二十年,特长腹黑,特点黑心,无情,从容,风华,宛如神祗毫无瑕疵,完美的扯淡。   当逃命儿子遇上他。   “爹,他们打我!”小公子委屈抱个满怀。   “爹给你撑腰,把他们绑起来,让我儿子打回来。”   立竿见影也没这么快的。   当追儿子的她遇上他。   “爹,她要拐卖我。”儿子无耻的眼神闪露着狡點的精光。   好好好,好儿子!   “爹给你撑腰,把她绑了带回爷房间。”   小家伙一听眼神一变,一把推开某男子,掐着腰劈着腿仰视着怒气冲冲的指着人家,“我娘有男人了,不允许你对不起我爹!”   某女丢脸的摸摸额头,将架势摆的不错儿子揪到身后,“太子爷,我家相公应该还没死,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这样吧,等他死了,也不迟嘛。”   某男子同意的点头,“刚刚他是叫我爹了吗?”   -------------   -------哥保证,下面真的是正版-------   皇权更替,如浪淘沙,朝堂风云,诡谲多变,一场精心策划,究竟算计的是谁。   她锋芒展露,素手拨云,灭三城,收六部,夺帮令,毁九门,踏九霄扶摇直上,且看如何颠覆苍穹。   嫡女回家需要三跪九叩?就让你们三跪九叩迎接我。   王爷跟前巧妙设计让我死?就让你们看着王爷去死。   想让渣男玷污清白不耻于世?成全你们春宵一夜。   一件件反攻做的顺手拈来,为啥每次都被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看到?居然还把主意打到她儿子身上?   儿子,关门放狗!   ----------------------   他说:你颠覆一城爷夺一城,你颠覆一国爷夺一国,你颠覆苍穹爷踏平苍穹,爷要你知道,强大女人的背后总有一个了不起的男人,就算有一天你颠覆了轮回之路回不来了,爷也会为你开辟一条回到爷身边的黄泉路。   他说:我想要的无论如何也会得到,即使是你,一个躯壳我也要!   他说:命运颠覆,若你疲倦了所有,记得回头,我在。   他说:我不喜欢她,不爱她,但谁若敢伤了她,不管是谁,天涯海角,你都得还回来。   -----------小剧场---------   议和殿内。   “父皇,拂尘受尽了委屈,儿臣没有做到未婚夫的责任,内心实在痛苦,儿臣想恢复拂尘三王妃的身份,一来补偿拂尘,二来儿臣心中一直只有她一人。”   皇上点点头,“不知拂尘意下如何?”   还不等她回答,无耻腹黑的某男幽幽开口了,“三弟,如果不是哥哥失忆错乱了,你的未来三王妃应叫孟清歌,现在正灰葬于幽园林吧?”   三王爷脸色一变,“皇兄,难道你不知清歌就是拂尘,拂尘就是清歌吗?”   “爷不知,爷只知道你的三王妃叫孟清歌,爷的太子妃叫孟拂尘,拂尘是拂尘,拂尘是爷的命根子。”某男浅浅一笑,朝某女抛了一个媚眼。   孟拂尘淡笑,太子殿下,做您的命根子可真是不幸,我怕哪天忍不住自己把自己踹废了。   “皇兄,拂尘都认祖归宗了,你怎能说不知?”   “爷说不知就不知,因为爷有病,你有意见?”某男施然起身牵着某女离开,“三弟,别忘了去太子府接你的三王妃。”   “哪来的三王妃?”   “咱儿子不是在榕树下埋了只老鼠么,我让管家挖出来烧了,顺便给它做了个骨灰坛。”   某女扶额,无语问苍天。   ------------小剧场------------   一间破屋内,气氛有些古怪。   “旁人我不管,我必须跟她去!”   “还是我去吧,拂尘眼睛不便,出了什么事我也能照应。”   “不就是去捉奸吗,你们是不是饥渴了太久了,逮到个机会谁也不松手啊?”   众人闻言脸色一黑。   “你们三个陪拂尘一起去吧,我留下来。”一直沉默的某男终于开口了,看着四人离开,施施然的喝着茶。   一旁的侍卫撒急了,“爷,你就不怕夫人移情别恋吗?”   “移恋向谁?”   “风公子风度翩翩就像神仙一样,恒王爷气宇非凡天生霸气,笑公子魅惑的连男人都心思颤动,哪个都有可能啊。”   “反正她也看不见,无妨。”   侍卫木讷,爷,您的心不是一般的黑啊。   ---------小剧场-----------   “太子殿下,我来很你做买卖讲合作来了。”孟少爷看着某太子笑的狡點非常。   “什么合作?”某男放下手中的活,一本正经的对待这次合作。   “我新开的赌坊资金上遇到些麻烦,不过是些小麻烦,很快就能运转百倍翻转,现在给干爹一个赚钱的机会,你给我投资,我保你利润丰厚,怎么样?”   某男浅笑,“你知道你未来的爹就是不缺钱。”   小少爷撇撇嘴,思来想去拿什么打动这个腹黑的干爹呢。   “这样吧,一万两我同意你追娘亲,十万两我帮你追娘亲,这个条件够诱惑吧?”孟少爷神情专注的谈合作,完全没注意到门口那人黑森森的眼神。   某男笑着点头,看着门口那张黑到不行的秀脸顺着问,“那要让你娘亲嫁给我吃了我在给我吐出来一个需要多少钱?”   “这个无价!”   “整个云穹国都给你,够不够?”某男邪笑挑眉。   “娘亲,他要逼我做皇上。”孟少爷站着标准马步,委屈的看着门口女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架势摆好准备随时跑。   “谈合作都快把你娘谈卖了,我看你是皮痒了。”   “干爹,帮我拉住娘亲,不要钱免费给你入股!”   ------------------------------   节操分割线   ---------------------------------------------------------   这就是一个母爱泛滥的女人一时心软为儿子找爹卷入爹爹爹傻傻分不清最后扑倒与被扑倒还倒贴了儿子的故事。   男强女强,身心干净,一对一,哥也是有洁癖的人,哥也是玻璃心,哥也是节操不外带的人。   不喜绕道,谢谢点坑。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浮梦公子 | 古典架空 |
  她是夏国公主,携天命所生,承一国龙脉,身份尊贵,风华绝代。   可却无人知晓,父皇冷酷绝情,贵妃心狠手辣,皇妹尖酸恶毒,皇弟意欲谋夺太子之位……   他是楚国世子,拥天人之貌,富经世之才,气质淡然,举世无双。   可他虽为王府子嗣,却惨遭排挤,只能远走他国,沦为质子。   她于深宫之中且行且笑,步步惊心,除祸妃、杀奸佞、冷心冷血,惟愿守护幼弟,助他登上至尊宝座。   他在异国搅弄时局,一颗九曲玲珑心,算人心、算时局,算无遗算,策无遗策,谈笑间,运筹帷幄,屠城于千里之外。   ……   当他遇上她,是羊入虎口还是强强联手?   他以江山为聘,求娶佳人,本以为不过是一场政权交易,却无人知晓,他搅弄风云,挑起战事,举国一战,尸荒遍野,却不过是为了与她说一句:“云曦,从此,我来护你……”   世人皆道,世子爷机关算尽,恐意谋乾坤天下。   他却微微一笑:天下太大,乾坤太广,吾只骗过她一人足矣。   既然决定骗她,便要骗一生、欺一世,让她一生唯爱他一人!   小剧场(1)   冷凌澈:能娶你为妻,我很开心。   云曦:得蒙世子爷抬爱!   冷凌澈:你能嫁我为妻,也该是很开心才对。   云曦:……   蜜汁自信!   看着云曦一时沉默无语,冷凌澈不禁微微挑眉:我有很多优点,你捡了大便宜了!   云曦:比如呢?   冷凌澈:比如我善解人意!   而很久很久之后,云曦才明白,这位腹黑的世子爷,当真是极为“善解人衣”!   小剧场(2)   云曦哭泣的时候   冷凌澈:你若是再为了别人掉眼泪,莫要怪我把你欺负哭得更狠!   云曦微笑的时候   冷凌澈:这般模样合该只有为夫我能看,你若不想害人性命,日后还是莫要对着除了我以外的男子这般微笑。   云曦生气的时候   冷凌澈:你若是对别人生气,为夫便帮你去出气;可你若是对为夫生气,那为夫便只好牺牲色相来为你解气了。   云曦累了的时候   冷凌澈:膳食在桌上,为夫在榻上!

韶华有女初长成

公子郁鞅 | 异世大陆 | 已完结
  【贱走偏疯的倾世大叔VS天真呆萌的傻白小萝莉】   【甜文,只宠不女强。】   **   一个名“西冥”的神族,一场暗藏玄机的战役。   她,清河羽族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小少主,在战役爆发之初,阴差阳错落入死敌冬之月族的圈套。   于是她被带到东之月族的王面前。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生杀伐决断的他,对她的折磨毫不怜香惜玉,令人闻风丧胆,让她生不如死。   “脱衣服。”   “我怕冷……说好的,是贴身丫头,不是侍妾……”   “侍妾是什么?”   “……”   “你可能对我这边的岗位编制不太清楚,我跟你简单介绍一下。我这边没有诸如侍妾、厨娘、绣娘、舞娘之类的称呼,统称为贴身丫头。侍寝贴身丫头,侍膳贴身丫头,侍服贴身丫头,侍乐贴身丫头,等等。明白吗?”   “……你没说让我侍什么。”   “那就是什么都侍!”   但她对他的回报,很快就让他意识到女子难养,拐回来的人质女子更难养。拆他的梁烧他的房,内裤扔满议事堂。   斗到心醉神秘时,一场意外沉入幻境,前世种种一一展开,她慢慢看清自己的前世今生,也看清这场战役的真正目的。   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她们清河羽一族,会成为他达到目的的牺牲品。   更重要的是,他设计的这个大局,竟然还包括他自己。他一开始就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掀起一场战役,以自己为最终祭品。   于是往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废材小少主,不得不静下心来细细思考,怎样挽救她所有的家人,挽救挨千刀的他。

宠妻有毒

妖柒柒 | 宫闱宅斗 |
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不只是造化弄人,更可能是人为的精心策划!            ——题记 “姐姐,你不要怪我,这都是相公的意思。” 爹爹去世,本以为回到家中会有栖息的港湾,不想,等待她的却是一杯毒酒。 而那个被她唤作‘相公’的男子只是他冷漠而厌烦的看着她—— “童子期,不要怪我心狠,只能怪你投错了胎!” 心痛到麻木,只剩下无尽的恨与眼眶流下血色的泪。怨气在胸腔翻涌,她仰天狂笑。 “哈哈...四年同床共枕,我竟没发现身边睡着的是个畜生!是我笨,我傻!我童子期对天起誓:若有来世,我定不会放过你们,不会,绝不会!” 重生归来,男人绝情的话语,冷冽的目光;小妾满足的微笑,幸福的表情,都成为折磨她的梦魇,让她无法逃脱。 这一世,她定会保护爹爹,手刃血仇,让他们不得好死! 而这一生,她要找到‘他’,更要让‘他’爱上她! 片段一: “公子,少夫人与柳姨娘在后院吵了起来,柳姨娘倒地昏迷不醒。” “少夫人呢?” “少夫人没事,不过下令让柳姨娘‘好好静养’不得出柳香园半步。” “去告诉少夫人,咱们家不差棺材钱。” 片段二: “公子,少夫人放了三少爷刚抢的小妾,惹得三少爷勃然大怒。” “那还不快去保护少夫人?” “公子,少夫人没事,不过三少爷的子孙根废了。” “去告诉少夫人,宫里最近正好招太监。” 片段三: “公子,少夫人晕倒了。” “什么?快带我去!” “公子,大夫说少夫人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砰’ 侍从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嘀咕:他现在是不是应该去告诉少夫人,公子也晕倒了? ………………………………………… 这一生: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重生+家斗+独宠=此文,小虐只怡情,77是亲妈,比任何人都爱我的孩子们,不喜者勿入,喜欢请收藏,77定不会令亲们失望。】

一世盛宠:魔女太嚣张

姑苏不是城 | 都市异能 | 已完结
  苏明月穿越了!苏明月重生了!某女看着自己白嫩嫩的爪子,捏捏自己的脸蛋儿,内心崩溃!!!   苏明月,未来世纪里的天才一枚。外表女神,内心魔女。举止优雅,内在神经……身为一名在未来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然而,她居然被一道雷劈了,居然还穿越了!还重生了!   这也就算了,但为何是一个如此……的时代!她的飞船啊!苏明月仰天长啸!   但幸好某女的异能还在,不然,某女真的要找块豆腐再死一次死了。   于是从此,鉴宝,赌石,写文,策划案,矿脉……财富疯狂聚敛,权力高握。没事就环游世界,品尝美食,顺便再撩撩妹,来一段美丽的“艳遇”。只是……这个男人是肿么回事!!!   作为一名总裁,他可以在京城呼风唤雨,无人不避其锋芒;作为某女的青梅竹马,他温柔浅笑,步步紧逼。   一个是女神中的女神,魔女中的魔女,温柔如此,冷漠如斯;一个是总裁中的总裁,贵公子中的贵公子,温润如玉,清俊矜贵。   在这盛世之中,阴谋潜伏,爱情的甜蜜,事业的建立,生死的存亡。   在这个最好的时代,在这个最乱的时代,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小剧场   ---------------------------------   幼时篇   幼时的某女与某男初见。某女笑的无害,某男笑的温和。   在两位家长的见证下,某女用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天真无邪”的说:“小姐姐,你真好看!”瞬间,某男的笑脸崩裂。   初见,某女完胜!   --------------------------------   少年篇   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一枚的某女,每天都会收到各种情书。   某天,阳光明媚,某女在路上被校草拦住。少年的脸微红,手上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某女暗想:来了。果然,下一秒,少年递过来了一个信封,红着脸说:“明月,我喜欢你!”某女眨眨眼,业务熟练的接过信封,女神级别的微笑。于是,少年晕头转向的走了,带着傻笑。   不巧,某男路过,目睹全程,温润的黑眸深邃。于是某女眯眼,唇角弯起,梨涡浮现。某男略微失神,但下一秒脸瞬间黑了。“言言,你说那校草怎么样?你看要不我就答应了吧!可怜我一大把年纪了还没谈个恋爱!”某女叹息。   问他!?呵呵。某男勾唇,长臂一伸,勾住某女的细腰,唇轻轻印下……   某女一脸懵逼,我操,老娘前世今生的初吻!!!   第二回,某男完胜!   -------------------------------   婚后篇   自从被某男拐进婚姻这座坟墓后,某女整个人都不好了。夜夜笙歌,某女深深的怀疑某男是不是几辈子没开荤……   某天,某女看着自己最爱的肉,突然有些想吐。某男眼神微紧,下一秒某女就被带进了医院。然后在下一秒,某女看着自己手中的B操单,脸色变来变去,而某男则是欣喜若狂。   某女看着某男,弱弱的说:“老公,我怕痛……”生孩子,妈呀,救命!!!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男强女强,欢迎入坑!   

神医毒妃:九爷追妻忙

泡芙姑娘 | 古典架空 |
  她本将门之女,一夜之间家门惨遭屠戮;   再世为人,她誓手刃皇室,宁可倾覆天下!   九爷?谁都不可成为她前进的绊脚石!   *   “本王要你。”   “民女草包一个,天命犯煞,克母克兄,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无妨,本王不信命。若真有命,本王愿与天一斗!”   一日,她亲手将刀架上他脖——   “不怕我杀了你?”   “怕,”他不眨半下眼睛,“人总要一死。愿本王一死,换你一世心安。”   *   “爱妃,何日幸本王?”   “拔尽你彩旗飘飘之日。”   几日后,后院女子尽散;他爬上她榻,媚眼如丝:“爱妃,来嘛……”   下一刻,只听床下某人狼嚎一声:“嗷——谋杀亲夫啊——”   于是乎,爬上她的床,便成了某人不学无术帝王的终身目标!   满朝文武汗颜,这还是当初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吗?明明就是妻控嘛……   *   忽一日,下人来报——   “九爷,李公子不小心碰到了王妃的手……”   “知道了。”某人头也不抬。   下人小心抬眼:“不——惩治一下?”这可不是九爷的风格。   “不必,他的爪子留不到明天的。”某人悠闲得意。   片刻后果然有人来报:“九爷,吏部尚书李家公子的手被皇后给砍了!”   某人一挑眉,越发得意:“本王的爱妃就这点让人放心,本王都近不了身,谁敢往前凑?谁能往前凑?”   然他得意未满,又一下人来报:“九爷,一个自称是王妃师兄的人,已经进了王妃寝殿了!”   “寝……”   下一刻下人们只见一道黑影闪过,书案前早已空空如也……   ***   1、本文=【架空+重生+男强女强+医妃+萌宝+宅斗+宫斗+权谋】又名《神医毒后》《盛宠医妃》,每天十二点准时更新,欢迎跳坑。   2、推荐泡芙旧文《倾君策之帝妃有毒》,《高冷国师诱妻入怀》,都是暖宠到不要不要的,坑底结实,欢迎入坑。

神尊宠不停:九世狐妻太磨人

草重 | 古典仙侠 |
  {本文爽文甜腻}   她生而为最尊贵的九尾狐妖,望尘莫及,可却唯独粘着他,撒娇卖萌耍无赖,怎么撵都撵不走。   直到她离他的秘密只有一步之遥,从而引得天地骤变,天界,妖界迎来万年浩劫。   看似冷漠的他却毫无怨言,默默出来替她收拾残局。   当家族变故,她落入人间,看尽苦难,饱受折磨。   从云霄跌入尘土,抽经剥皮,被断狐尾,被夺内云珠,受尽欺辱。   可殊不知,天生尊贵如她,最后一世浴火重生!杀尽天下欺她人!   而这一世,换做他,紧跟其后保驾护航,可她却无动于衷,从以前的软萌机灵转变为腹黑高冷,让他束手无策。   无奈,他只能放下神尊的颜面,强撩强吻强绑回家。   小剧场一:   他冷冷走进宫殿,不顾脚边一直蹦来蹦去的一团毛绒,:”夜已深,本王就寝了。“   小狐狸马上跟了跟去,不满嘟囔:”你那么厉害,把黑夜变白天,我们继续玩嘛。“   他:。。。。   她扑腾小爪子,眼眸狡黠:“不变也行,夜深更好行动,嘿嘿。”   他无奈叹了一口气,将她抱了出去。   可是早上醒来,一团毛茸茸窝在他怀里,尾巴舒服地在他胸膛上扫来扫去。   小剧场二:   最后一世,人间。   他用力抓住她的手腕,愤怒道:“你以为你扮成太监我就找不到你了么。”   她漠然:”这位公子好重的口味,连公公都不放过。“   他双眼猩红,“本王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公公怎么样。”   便倾身霸道吻住。   ****   小剧场三:   她双眸冷漠地扫了他一眼:“公子,我已是人妇,请自重。”   他无奈服软:“灵儿,你不要再骗我了。”   她面无表情。   他委屈:“我的寝殿以后你随便进。”   。。。   他再让步:“我的床榻你随便上。”   。。。。   他急了:“你以后说白天变成黑夜,我马上就变。”   她挑眉,“都听我的?”   他立马颔首。   她勾唇一笑:”可是没办法,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他眼神黯淡。   她笑嘻嘻勾住他的脖子,眼眸闪烁:”不过那个夫是你。“   九生九世,至始至终都是你。

女相重生:毒女归来

叶染衣 | 古典架空 |
  【强势虐渣+宅斗+权谋+萌宝+女强+男腹黑,一对一治愈系绝宠文】   重生之前,夏慕是西秦的传奇左相,也是西秦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相,身揽大权,傲立朝堂。   翻手反排命格,覆手复立乾坤。她用三年的时间把一个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多病四皇子顾乾送上太子之位,举世皆惊。   受封当日,顾乾却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皇帝求娶右相府上继室所出的三小姐景宛白。   苦等顾乾多年未嫁的夏慕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了笑话。   随后,顾乾联手右相拿出了左相图谋不轨的种种证据,将夏慕彻底打入地狱。   聪明腹黑的她最终落得个全家被抄,身首异处的下场。   一朝借尸还魂,夏慕重生成为右相府未婚生子的嫡出大小姐景瑟——原身因为身子不好自小被右相送去忘忧谷调养,回府途中被继母算计与人有染怀了身孕,右相大怒之下又将她送去外边庄子上自生自灭。   夏慕醒过来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明明轮廓精致流畅,却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面黄肌肉的五岁儿子,发誓定要替他讨回一切!   *   重活一世,景瑟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虐渣、复仇、赚钱养儿子,却无意中捡了个谪仙似的“痴傻”徒弟,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叫师父。   世人都说景瑟走了狗屎运,竟然捡到这么个家世显赫的大靠山,从此衣食无忧,富贵不愁。   “呸!”景瑟愤恨咬着牙。   天下人都只知道此谪仙貌美外加脑子有些不好使,却不知某人在晓得他便是孩子生父之后突然不傻了,翻身而起要做主人,腹黑霸道得如同一头喂不饱的饿狼。   挑着景瑟的下巴,他笑得温润和煦而情欲渐浓,“乖,一日为师,终身为妇。”   【精彩片段一】   白雪飘飞的冬日刑场,景瑟依偎在某谪仙怀中,凤眸微眯,看向刑台上奄奄一息的男子,红唇绽放如花:“太子殿下,可曾记得当年权倾朝野,腹黑无双,算无遗策,助你一步步入主东宫,最后却被你狼心狗肺亲手送上黄泉的女相夏慕?皇天不负,我借尸还魂,重活一世,踩着你的脊梁骨步步往上攀爬,终于大仇得报,怎么样?这双臂被斩,双眼被油炸,双膝被挖的滋味与你当日亲眼看着夏慕被斩的感觉相比,是不是更爽?”   【精彩片段二】   景瑟被某谪仙成功拐进府以后。   某天,婆母来找她:“阿瑟,京中众位世家公子都在外面等着镜之去赛马呢,你去催一下。”   景瑟颓然道:“已经催过了。”   婆母问:“如何?”   景瑟正色道:“他说了,赛马什么的太过幼稚,不符合他的高冷形象,不去。”   婆母追问:“那他在做什么?”   景瑟一本正经:“在陪小宝玩泥巴。”

衔枚忘春归

风舞竹馨 | 穿越奇情 |
五代十国后期,天下纷争久。百姓困苦,民不聊生。   墨家弟子叶一枚,应谍入南唐后宫;拨弄风云,斗智斗勇,波光诡异,谍战献力献策。   皇帝两弟弟心仪她。   威赫霸气晋王赵晟义,正妃侧妃美人在侧,还想娶她入府。自入樊笼,无甚有趣。   七王爷赵良笙与女主,情投意合共患难,想一生一世一双人。无奈,亲娘耿太妃太难搞。   姑娘叹一声:男人都靠不住,本姑娘要搞事业! 大小姐带领青木堂,在东京汴水河畔,开商号钱庄布庄茶楼戏楼,走华丽丽的挣钱养家之路。 晋王不入军营不勤朝政,右将军不专心金吾卫值;抢着去见叶大小姐。兄弟俩争风吃醋,为她大打出手。 皇帝盛怒:“兄弟反目因她起,此妖女不可留!” 木掌门:“皇上,你杀她不得!她不能享滔天权势,却有资格享富贵荣华!” ———————————————————— 版一: “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完全不顾颜面,想怎样就怎样?” “喜欢我?你屠我兄弟姐妹,欲将墨家铲除;是什么道理?护我敬我的亲人,你下得去手?” 版二: “不做宋室王爷,不拿宋皇俸禄,可好?” “好,是好;……没有俸禄,拿什么过活?” “现成的饭,你不想吃?” “真的?……”某公子大喜;“这软饭,吃定了!”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