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染指腹黑小王爷

西年华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腹黑男主+深情+聪慧女主】本文一对一. 他相貌憨傻,是京城有名的傻王爷。 她惊才绝艳,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 一朝宫宴选妃,不想嫁入帝王家的她无奈委身于傻王爷,叫那些才华横溢的皇子们气红了眼。一个傻王爷,怎么能配上这样的奇女子。 当派去的杀手有来无回, 当埋下的暗桩个个拔除, 当偷袭的敌军惨烈败北, 众人才知,原来的傻王爷竟是个腹黑的主……… 她没想过无害的夫君会是个腹黑的主,挖下陷阱,叫她步步深陷,从此远离安逸,却甘愿腥风血雨。 他没想过突来的王妃会是个淡然的主,眸光转动,叫他万劫不复,从此放弃大业,只和她泛舟湖上。 【小片段一】 书房。 她惊呼着跑进来:“相公,我的护卫不见了?” 他气定闲神:“他去北疆会清雪姑娘去了。” 她惊喜:“真的?他终于想通了吗?” 他点头,把她抱在怀来。“所以,你不用再为他担心了。” 她闷声:“嗯。” 他嘴角微勾。 府中某个角落。 丫鬟:“管家,这几天怎么没看到小姐的护卫?” 管家:“他去北疆了,没有一年回不来。” 丫鬟:“啊?北疆那么冷,去那里做什么?难道是为了清雪姑娘?” 管家:“清雪姑娘如今在东夷。” 丫鬟:“那他跑北疆去做什么?” 管家:“………”还不是王妃整日里念叨着护卫,惹王爷不高兴了,说是让他去北疆替王妃寻什么传说中的寒玉床!其实还不是王爷自己胡诌的。不过,他是不会把这些告诉别人的! 【小片段二】 假山凉亭。 他过来时,她正看着躺在手心里的白玉发簪发呆,嘴角微扬。 那抹微笑刺痛了他的眼,凉亭里说笑的仆人见他乌云密布的脸立刻噤若寒蝉。 她疑惑的抬头,只见他欢喜地跑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好,手心打开,一脸讨好,“娘子,给。” 手心里赫然是一支木簪子,做工粗糙,与她手里的那支仿若云泥之别,看他一脸期盼的模样,她微笑接过,仔细端详。 半响过后,他撇嘴:“娘子,我给你送了礼物,你也要送我礼物才对。” 她微愣:“可是我现在没有。” 他指着她手里的白玉簪子:“这不是有一个吗?” 她想了想,看着他固执而倔强的脸,无奈的递了过去。 他接过,藏在袖里,眼神微眯。 夜里,一支白玉发簪化为粉末。他邪魅一笑,那些借着簪子在她心里留下影子的男人,他会一个个剔除,叫他们从未存在过。

掌上谋之女家主

福履 | 古典架空 |
  一场令她不屑一顾的刺杀行动,却因一时疏忽,香消玉殒。   世间传言‘微生女,天之弃子,命运多舛,不得善终’,   却在她降世之日,乌云阴雨骤然消散,暖阳普照大地,万里云霞。   静安寺太虚大师不请自来,留下“此微生女,乱世曙光,福泽苍生,天下归一”一席惊世骇语,飘然而去,从此不知所踪。   。。。。。。   他是神秘莫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寰宇城城主,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妖孽容颜,落魄时的命定邂逅,从此将她铭刻在心尖,做她独一无二的......跟屁虫。   谁若敢伤她,必叫那人生不如死,谁若敢欺她,打得他爹妈都不识,   “那若是谁喜欢我们小姑姑呢,你当如何?”几个孩子双掌托腮,调皮的眨着大眼问道。   余思一挑剑眉,沉吟片刻:“......直接抱走藏起来,喜欢她的人太多,还是这样最有效。”   。。。。。。   她清冷高傲,不可一世,面对喜欢之人却是柔情似水,霸道专制,终此一生独爱一人。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我钟情你,你若敢出轨......”   余思一把将她扑倒,狐狸眼狡黠的媚笑着:“出轨.......是为何意啊?不过小溦儿放心,本城主从心到身,保证纯净无暇,任你占有,随你处置.......”   。。。。。。   天下纷乱烽烟起,看她令人闻风丧胆,俯首称臣的现代第一帝国当家人,   如何在这陌生异世赚遍天下,统领微生家,成为名副其实的当今第一大富婆,   发展经济,拉拢民心,解救万民于水火,   牵着自己的绝美痴男,俯览秀丽江山,主宰千秋万世。   PS.本文一对一,纯洁无虐,宠溺无边,各位看官放心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