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金闺荣华

姜京舟 | 宫闱宅斗 | 已完结
荣隆874年 慕容一氏,上至慕容丞相,下至三万精兵,世代忠贞大靖。 皇帝委以重任,一时权倾朝野,无人能与之争辉。 一朝睁眼,商界大鳄沈朝野成了四岁的女娃娃,因母亲早逝,她自小便养在慕容府。据说自她降生以来恶事连连,慕容丞相与帝妃有染;其大儿大将军遭人陷害,导致慕容三万精兵尽数命丧黄泉。 嘉靖帝大怒,下旨免黜慕容上下官职并驱赶出大靖,不召不得回京。 不仅财富权势成了黄粱一梦,还听说命中不详,克死了自己的母亲,还被亲爹取野字,名门贵女不过是个笑话。 女娃娃摊手,没钱没势不要紧,附赠复杂家世也行,但你要真拿我当笑话,那我先让你含笑九泉。 时隔十四年。 南湘王与京都第一才女沈朝歌,一见倾心,向皇帝请旨赐婚,俊男贵女,十里姻缘,传为一段佳话。 与此同时。 沈家嫡长女沈朝野因截获贪官有功,特令回京,乘宝马香车,认祖沈家,受封承宴翁主。 她携慕容一氏怨愤而归,内斗口蜜腹剑沈家,外抗虚伪皇亲贵胄,以命为棋,步步为营。 呵,你想安安稳稳风光大嫁? 先把债还了! 她玩转权谋,势要翻覆慕容冤案,还慕容一氏清白,让慕容三万烈士,铮铮白骨在黄泉之下得以安息。 吾名朝野,上承天恩,下宴山河,以权为谋,注定策写一场盛世荣华。 注:本文1v1,女强

捡个庄主做相公

飛雪吻美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传闻,冷府嫡女软弱无能、胆小愚钝;长相一般,性情冷淡;幼年失母,不受关注...   冷兮颜冷漠一笑,呲之以鼻——   胆小懦弱、迟钝愚笨?那只是她的保护色;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生财势力才是王道;   父亲不爱谁皆可欺?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母亲离世并非偶然?很好,那她也不用手下留情了;   又有传闻,伊梦山庄庄主神出鬼没、来去无踪;一张银色面具,遮住的是奇丑无比;冷情孤傲,身世成谜...   某庄主黯自挑眉,笑天下人无知——   杀人如麻、冷酷无情?可笑,对那些要他命的人难不成还好言相劝不成?   奇丑无比、身世成谜?万千风华,无需他人评价;   不近女色、取向有问题?他的真心只为未来的主母预留。 。   当传闻中的她捡了传闻中的他,又将是怎样的碰撞和精彩?   是多面的他邂逅了冷漠疏远的她,抑或是纯善的她忆起了坚毅雍容的他?   竹马弄青梅,曾将同心结。一诺姻缘拥笑眠,化作黄粱梦。 君赋满庭芳,妾歌蝶恋花。多情谁比痴中我,笑我痴情否?   静听那涓涓流水,那清风伴着落花飞舞;且听风吟,吟不完我一生思念; 细水长流,流不完我一世情深。与尔携手,尽此一生,洗尽铅华!   人生旅途风雨兼程,一切有你做伴不再一个人孤单!   且看举步维艰的两人怎样携手共济,在荡气回肠的岁月里,谱写一曲温馨纯美的恋曲!   PS:本文非宅斗,男女主身心干净,一生一世一双人。    无赖版:   “你究竟是谁?”恼怒。   “你,你不记得我了?”男子不可置信。   “我应该记得你吗?”努力寻找,   “娘子,我是你相公...”委屈、幽怨...   “...几...几时嫁人的?我怎不知?”惊讶。   “你说了,大了娶我...”继续哀怨,狭长的美眸瞬间水雾萦绕   “呃...”无语。   “为你守身如玉多年,我的初吻...”某男子语不惊人死不休:“你得负责。”  “......”石化的某人渐渐风化,轻轻一吹,消失尽矣   霸气版:   “谁若欺她,必将百倍还之!”   慕容墨宸将冷兮颜护在怀中,冷厉的眸子扫向心怀不轨之人。   那王者凌厉的气势瞬间让众人后退三步。   他们怎么就忘了,这个爱妻如命的男子,不仅是闻名天下的伊梦山庄庄主,更是至高无上权力的拥有者!      宠溺版:   “颜儿,尝尝我亲手熬制的羹汤。”“我要出去!”   “那看看我新做的画?”“我要出去!”   “我给你讲故事吧。”“我要出去!”   “那就弹琴给你听?”“我要出去!”   “要不我舞剑?”“我要出去!”   ......   “你现在有孕在身,要好好休养。”男人无奈,   “你不给我出去,我就不生!”某女傲娇,   “那...那就出去吧。”   男人妥协,赶紧吩咐下去,所到之地必须禁行!

盛宠之毒后归来

贰四 | 古典架空 | 已完结
  濒死之际,继妹得意洋洋道:“才满京华又如何?而今便为皇后,还是匍匐在我脚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一刻,宁玖才知,原来她一直是继妹的眼中钉,肉中刺   *   山河平,朝堂定,携手良人,荣登后座   原以本可一世无忧,谁知竟是黄粱一梦   所谓姊妹,却是杀子弑父,毒害骨肉的蛇蝎心肠之人   所谓良人,却是虚情假意,屠戮族亲的狼心狗肺之人   满腔热血痴付,最终换来一场空   *   再次睁眼,重回命运伊始,她仍是那个才满京华的名门贵女   宁玖扬唇轻笑,笑这天道轮回   前世剧本由旁人来写,今生命运必由她亲自来掌。   杀子之仇,灭族之恨……害过她的,一个都别想逃   还有上一世,她手中被夺走的东西,这一世,必叫人十倍来偿!   *   步步为营,苦心筹谋,千算万算,却唯独漏算了自己的……心   她本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可那腹黑霸道的薛家郎君,偏生要来搅乱她这一池宁静。   “上穷黄泉下碧落,阿玖,这一次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手心。”   -------------------------------------------------   【最初】   她掩面轻笑,面带不屑,“楚王薛九身份虽贵,却无半分实权,空有一身盛宠,不过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后来】   单手支额,斜倚于塌的人笑得肆意,修长手指自她腰上划过,“阿玖,本王这银样镴枪的滋味如何?”   被坑得渣都不剩的她娇喘连连,扶着酸疼的腰身苦不堪言,只能怒目而对,”滚……“   -------------------------------------------------   ——他的霸道,“我薛九的女人,自当享尽世间荣华,受尽万人膜拜。”   ——他的宠爱,”有我在,她只需春日赏尽万花,夏日荷塘戏莲,秋日琼台赏月,冬日踏雪寻诗,旁的一概无忧。我就是要宠她,爱她,让她眼中只容得下我薛九一人。“   ——他的深情,“便是这她要那九天之上的皎皎明月,灿烂星河,我都能满足于她,遑论这区区利用?她若乐意,我薛九心甘情愿让她利用。   【食用须知】   1、男女双C,身心干净,82年狗粮日常虐狗   2、强强联手,宅斗虐渣,爽文不解释   3、简介供参考,正文更佳,收藏最棒   欢迎入坑,比心么么哒

蚀骨情深,聿少请离婚

夜凰凌 | 豪门世家 |
一巴掌的代价让简爱成为了聿寒轩的猎食目标;为了姑姑她不得不向他低头妥协;他对她宠到极致也伤到极致;温柔、霸道、嗜血;最终简爱还是沦陷在他的爱情幻境里。原以为这就是幸福的开始,于是她义无反顾的飞蛾扑火;一场婚姻,换来的是身心俱碎;一句“不要孩子”,又将她彻底推入地狱;当最后一道伤口被撕开的时候,当简爱看着他与怀里的女人时“聿寒轩,即便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你们永远得不到幸福”简爱带着两行清泪,满脸狰狞的看着眼前的人,墨发四散像暗夜里的怨魂一般,冲向火海“聿寒轩,你是我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却是黄粱一梦的空欢喜一场”时光流转,五年后,当她浴火重生以最华丽的姿态站在年度金曲奖的领奖台时;台下男人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更让他觉得刺眼的是她身边的男人“简爱你竟然没死!既然没死那就回来我身边,我可以给你所有的一切”“聿寒轩,你以为你是谁?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我...是回来复仇的”他看着她满眼的怒意,可是自己却再也狠不下心来“来吧,我欠你的我会全部还给你”在这场爱的博弈中,仇恨与煎熬不断撕扯着,永远没有输赢“聿寒轩,我想我是恨你的,可是比仇恨更深的又是什么呢?”“简爱,只要你爱过,我对你便永不放弃”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