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魔女冰罗刹

依然涟漪漩 | 都市异能 |
  21世纪,神秘精神力者颜筱宸一次无法原谅的带人空间转移失误,竟然带着两大美男穿越了时空,于是!   看转世女皇冰漩依,如何傲世疆场,并以罗刹宫主冰罗刹身份,抵抗邪教,阻止灭世劫难,玩转五国收尽极品美男!   当代表生命与守护的图纹隐现,那些尘封的白色记忆注定将要被一一震撼开启…   黑色的异世转轮继续轮转,有着未尽的职责,苍茫太古的护神灵族终要一一揭开神秘面纱,转生的记忆苏醒,重握介于人神之间的强大力量,永生不死的等待只为所爱之人傲世归来。   雪色樱花逍遥路,道不尽相思付梦郎…   梦夕遥——沉眠万年,他是梦之翼国比飘雪更绝美无暇的小皇子,撕裂空间,颠倒世界,只为今生再一次的邂逅,怎料一朝银华蜕变,飘雪祭台,成就万民尊崇的雪绫皇,纯美笑靥,凝眸间慵懒倾华,令世人疯狂迷恋,却无一人知晓,这倾魅绝代的少年郎,永生永世都只是专属于她的小狐狸……   官场和江湖,仰或是战场与绝地,甚至那飘渺前生的苍茫太古,他都誓死追随,看她笑颜如花,看她金戈铁马,看她巾帼英姿飒爽,她的一句永不负卿,万年的岁月刻入灵魂,成了他永生永世不灭的唯一!   她……便是他的英雄!   黎秘纱——国师府条条廊道,飘荡的琴音牵引着宿命而来,花雨翩飞之中,花海紫影摇曳,如画少年自青丝间绵绵的抬眸,一眼万年,散尽一世尘埃。   她是国师之女,皇命御封的渺渺郡主,春夏秋冬的朝夕相处,金兰姐妹的情怀深处,无可阻拦的情丝萌动,国仇家恨,抵不过心上之人撒娇的笑靥,只是当她在飘雪中踏上女皇之路,她却早已在那一夜的星辰下被泯灭成空……   银色月光泄透进紫色琉璃窗,谁的眉间忽然溢满璀璨悲伤。   冷星语——因为她的一句话,他成为澹夏国建国以来最贤德的圣君,却没有想到……等来的竟然是她的背板,他愤怒!他真的想杀了她!原本以为就此永不能再见,可那夜夜纠缠着他的梦魇却始终不肯放过他……这份爱,怎能就此作罢?!   于是江山送于他人,策马万里,他终要与她相守一起……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生生世世永相依……   澄烟岚——以绝色容颜倾尽世人的他,早已习惯了那些爱慕的目光,君王万金难求一笑,七国混乱,为他挑起纷纷战事,人人皆道是他蓝颜祸水,妖媚惑主,可谁又知道他苦苦等待了几多时光,一直一直等待着能再见到梦海里白衣如风般的女子。   倾绝天下又有何用,世人皆是为了他的容颜,如此的贪婪,没有一人是真心的,除了……恍若天人般绝代傲世的蓝衣魔女,执子之手,今生今世,他再不会孤单……   西火银雪——红枫落霞,美人如虹。   菊辽国最残忍嗜杀的影月轩轩主,红衣绝代,魔魅倾城,他是苍合大陆的魅美魔君,绝色容颜可倾天下,少时那朦胧的一眼,注定了人海茫茫百转千回亦要追随她天涯海角……即使她身畔已经有了良人,即使他们初始时候有着血海深仇,只是若是她,他便是自己死亦只想要与她终生相守。   血颜:蛹鬼面具覆盖了面容的神秘大陆武林总盟主,充满不公的童年让他恨死了那个无情的皇族,他的国家,一定灭掉!他的民心,全部毁掉!他爱的女人,那就用最残忍的方法在他生命里抢走!   只是,那个女子是那样的自信,如此绝艳的冰修罗,还有那份隐隐约约的熟悉感,竟让他对她迟迟不能放手。   水纯曦:他是羽桑国受尽国民疼惜的十四小王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笑的是姐姐居然想要将自己送给那个名满天下的澹夏国傲世魔女,这怎么可以!他一定不要“嫁”给那个前一秒流里流气的调戏他,后一秒又冷的像块人冰的大魔女的!   要不然,也得是他娶她,而不是他“嫁”给她做小!!   夜九悠——这世间之人皆虚伪,生于帝皇家,他从小便尝尽无情之痛,连同情都不曾被人施舍过,远离晦暗宫廷,他身入男斯府,成为风华绝代的倾城男魁,看尽人前人后的残忍,他原该早已撕裂了心肠,只是不知何时起,倚楼独酌的蓝衣少年那似轻风般淡静的眼眸开始蕴绕在他的心海里,那份心悸,他渐渐发现,就算要死,亦无法割舍。   鬼七杀——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像杀手的王牌杀手,绝色而稚嫩的容颜,单纯到掉线的神经,总是惹的她哭笑不得的另类理解能力,一离开她就会迷路,找不到她就会哭鼻子,总是腻在她身边像是可怜的小猫咪。   可是在她遇上危难的时候,他总会是她的依靠,能令她相信有希望的奇迹,然后,便是谁也不能再离开谁……   倾翼寒歌:拥有银翼龙神血统的异族少年,生于苍合大陆创世时期,无数轮回永远保存着每一世的记忆,出生,忘记时间,死亡,然后再次轮回,万年时光孤独而过,神之下、人之上的身份令他无法拥有七情六欲,没有笑容,没有痛苦,没有眼泪,没有感情,只是可笑的是最后却有了寂寞,也许正是因为有了寂寞,所以才会在爱上一个人时变得疯狂,想要独占她所有的感情,却总是伤害她、他、他……最后在一场阴谋中作为工具再世为人,可是所爱的人在眼前,他却竟然会认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