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逢时
共 36 万字
已完结
10 狐豆/千字
柏林初见,她孑然一人于酒色场所,孤立无援。 而他醉意盎然,一掷千金。 “三十万美金,陪我一夜……” 后来,她站在他面前,大言不惭,“娶我。” * 她如愿以偿成为云城巨擘薄临城的太太,可这个身份,却如同秘闻。 “时暖,算计我,就要做好被我算计的准备。” 新婚夜当天,他亲手撕破她一袭洁白婚纱,让她名正言顺的成了他的太太。 未曾耳语缠绵,凌晨一点,他驱车离开。 而后,他再不曾碰她。 后来她才知道,那些她见不着人的日子,他人在医院…… 只因,他的心上人,脑部受创,昏迷多年。 * 再后来,薄太太的身份被公之于众,他径直捏断她的手臂。 “时暖,你这么不乖,是会受到惩罚的,嗯?” 第二天,她出现在郊区一栋废弃的房屋里。 有人捏起她的下巴,“夫债妻还,天经地义。” 冰冷的匕首划破她的皮肤,滚烫粘稠的血液,遍布女人精致的五官…… 她的脸蛋被利刃划出蜿蜒的伤痕,如同树皮翻卷,丑陋不堪。 * 经年不遇,物是人非,她辗转归来,披着另一张美丽的面孔。 薄临城自然认不出那张面目全非的脸,目光轻垂,却瞥见她手上的玉镯。 是夜,男人潜入她家,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脸上。 他细细描摹,嗓音低喃,“你到底是谁?” 时暖醒来,不惊不闹,却只是明媚的拉长了声调。 “哦~那先生以为,我是谁?” 薄唇噙笑,嗓音低柔,“似是……故人来。” * 她名唤时暖,本是他命中最是明媚温暖的存在。 却在之后数年,得他唾弃,鄙夷,冷漠,羞辱。 后来,她只身在沙漠了住了三年,与黄沙狂风为伴,唯独遗憾,海市蜃楼里,没有他的脸。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加入书架
目录
共121章
查看全部目录
已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