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至尊庶女,逆天毒妃要休夫

半缕阳光 | 穿越奇情 |
咋么就穿越了。 咋么就成了阴年阴月阴日生的总克了。 咋么忽然就变成了全府上下联合欺负的对象? 十二姐推她入湖?当她跆拳道白练的不成? 大娘给她喂毒药?‘不小心’把她推进屎桨子里泡泡。 公主骂她‘丧门星’?‘教教’她啥叫嫂嫂如母。 父亲大人一怒之下把她嫁给了传说中不能人道的废王墨离殇。 据说废王是个受,府里美男无数,他是被玩儿坏了,恕她思路太快想太多… 啥?墨离殇这厮英俊少年郎就是那废王?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这废王只是名号废了点,其余全都… ~ 邪教教主黑无涯拿她当心肝宝贝。 万事通的无情坊坊主裹童仙把她当唯一挚爱。 … 美男呀…一个两个三四个,五个六个… 她可以表示,被各路美男追捧的滋味真的很美妙吗? ~ 据说夫君大人一直在寻找上古十大神兵守护人,目的为救人。 作为噬魂鞭的守护人,她当然义不容辞。 可是等一下,谁能告诉她,为毛夫君要救的人是个女人。 还是跟21世纪的她有着相同容貌的女人… 这两人有故事? 果断退货。 这女人跟她有关? 那也不行,姐要休夫。 ~ 文中各美男提前亮相: 墨离殇:冷面废王,十年隐忍 卫青城:温柔教主,精通八卦 步惊尘:面具示人,出谋划策 步非尘:毒舌无比,武功高强 穗 寒:铁面将军,善用奇术 黑无涯:杀人无数,独爱千瑶 裹童仙:世间万事,略通点墨 浮 屠:医术惊人,唯姐是尊 本文美男多多很养眼,爱美男的妞儿们,等啥呢,快进来收藏捧场吧,好戏开幕~

奇剑空花之黑风劫

红粉飘零我怜卿 | 传统武侠 |
  明末清初,剑侠白无念路遇正被清兵追杀的刀马旦桃叶,于危难之际,桃叶将其与闯王李自成所生的遗腹子阿龙托孤,并将一金锁同时交托。而白无念正在重返师门太一山途中,正遇山寨人起义与清兵激战,白无念出手相助,却不料将阿龙丢失,在寻找中误入虚幻的歧途,得识实为其女的慧皎,由此卷入一场为争夺藏有重大秘密的金锁而起的血雨腥风,并因此被表面上为慧皎师奶的老尼玉佛爷,困于其师父广明真人圆寂之奇穴之中。   阿龙和金锁被白无念的旧情人,疯女人紫姑所盗后,又被至阴武功尊者之一下尸贪狼所掳,并因此而获至尊武功的根基,后阿龙和慧皎被玉佛爷索回,但又在后来走失,成为深山梦龙部落的头人。而慧皎却被玉佛爷所迷惑后驱使,以至成为江湖上人人闻之胆寒的雪山神女,却因抢夺金锁而在迷乱中杀死为帮助阿龙的生父白无念,阿龙战胜慧皎,慧皎自刎而亡,阿龙保住了那个会祸乱江湖的秘密,并率领山寨人,举起了抗清的大旗,成为人们所传诵的英雄……   情节曲折离奇,多重线索交织,既有真实的历史事件为背景,又以丰富的想象力,构筑了生动、奇异的故事,以极富诗意的语言,描绘了堪称处处可入画的武功击枝,而在与真实历史事件的背景相融合的过程中,又具有一定的现实主义意义,该作品取义积极向上,足以称之为新时期武侠小说的开拓之作。

情深刻骨,腹黑夫君

蔷薇鸢尾 | 穿越奇情 |
【我不善言辞 却想为你情话连篇】) 她手掌乾坤,深藏不露,却是世人眼里那个娇蛮无礼,喜好男色的月落长公主。 曾经,爱一人十年而不得。 心死,情绝。 一盘倾世棋局,换异世一游。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遇见他,主动勾引,挑拨,却发现引火烧身,情难自控。 他,世人眼里的质子皇子。 暗地里却是冷酷邪魅的暗帝修罗。 十余年的棋局,韬光养晦,望颠覆北漠,一血母族被屠之恨。不料,被她撩拨的分寸尽失。 人人道他只是吃软饭的驸马爷,谁又知道这个男人正是只手遮天的黑暗王者,暗夜至尊? *【调戏篇】 “你调戏过多少女子这么驾轻就熟毫无违和感?” 诸葛沐皇似笑非笑的看着皇甫云轻,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缓缓道:“真是不巧,你是第一个。怎么,我很有自学成才的天赋?” “少来,和别人比,还差的远呢。” “别人?”诸葛沐皇的语气忽然变了一个调,而后轻笑起来,微微坐起身来,靠向面前的女子,漆黑的眸子里流光暗涌:“别人的嘴,很甜?”“恩,比你甜。” 皇甫云轻摩擦着手中的瓷瓶,触感甚妙,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吃醋篇】 “你以前眼光不好,该治。” 良久,男子凉凉的说出这话,让正在品茶的皇甫云轻一个机灵,差点把茶都喷了出来。 “还行吧。”低声轻喃了一句,眼角还瞥了一眼马车外的霸气男子,凤表龙姿,器宇轩昂,身材又是一级棒,这么帅的掉渣的男子,扔到现代活脱脱的一个顶级男神。 “还行?”诸葛沐皇妖娆的眼线微微眯起,邪魅的脸上浮现冷酷,靠近皇甫云轻的,漫不经心的语气,却是让人感觉一股迫人的阴寒。 【抢亲篇】“主,主子,有人抢婚。”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给本尊全数灭了。” “……灭不掉。” “恩?”“咳咳,四国九州爱慕夫人的人全都来了,说是……夫人才倾天下,绝代美人不该配一个吃软饭的质子。” 某男黑眸中燃烧着熊熊烈火,一夜之间鏖战群雄,名扬天下。至此,天下传言。诸葛三皇子是靠武力压迫的月落长公主下嫁。 【宝宝篇】 “爹爹,我想娶娘亲。” 某男美眸一眯。 翌日,年仅三岁的诸葛轻狂被放逐塞外,自生自灭。 “娘亲,爹爹……爹爹帅,想,想嫁。” 某男咬牙切齿:“我才是爹爹,那是你娘亲。” 诸葛轻舞眼泪迷蒙:“不系,娘亲骗人。” 隔月,咿呀学语的诸葛轻舞被许了人家。 * 新文—佣兵皇后,妖王擒妻忙~开坑,欢迎收藏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